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行刑
    “湖中有亭,谓之水榭,激流落水,称之瀑布,林中裹水,唤作天池,其实这文字之间,亦是涵盖着画意的,”赵端阳饶有兴致的道,眼前山、水、林、木,均雅致清秀到了极点,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不愧有江南八百亭,独水榭小林最佳之美称。

    “好了,莫要贫嘴了,就算是要作画,也得先填饱肚皮再说,”亭中的何氏温柔的笑道,她与这赵端阳可谓是青梅竹马,大小就一起长大,对方的授业恩师,便是己父,感情自然极为深厚,也深知对方的秉性,一旦有入眼之景,那什么都不顾了。

    “好好,听夫人的,先填饱肚皮,填饱肚皮,”赵端阳哈哈一笑,坐下来与对方一齐享用糕点。

    “蕊儿,不要忙着磨墨了,让这懒货自己来,坐姐姐的旁边,一起食一点吧,”何氏拉过一个绝色少女,亲密的道。

    她倒也不是个善妒的性子,只是一直无孕事,自觉对不起自家夫君,倒是不介意对方纳上一方妾氏,只是这赵端阳是个深情种子,一直没有同意。

    后来这何氏做了一梦,梦中百花齐放,万蕊盛开,花海中结了一果,醒来后百般不解,尔后出门拜佛,便碰上了这卖身葬父的蕊儿,顿时醒悟,或许这便是老天爷的意思,这蕊儿乃赵家传宗接代的关键,是故强压着赵端阳纳了这一房。

    也许真是老天垂眼,这蕊儿不仅容貌绝色,身带异香,而且知书达理,乖巧可人,这赵端阳纳了对方后,日久难免生情,自然而然的就有了爱意,只不过偶有错觉,好似在哪里见过似的。

    见对方低眉顺眼的走了过来,便笑眯眯的牵过了蕊儿的手,拉坐在自己的身旁,还挑了一块兰花糕,送到对方的嘴边,温柔的道:“尝尝你姐姐的手艺。”

    蕊儿羞涩的看了对方的一眼,倒也没有拒绝,轻轻的张开了嘴,不知有意无意,小舌还轻轻的划过对方的指尖,形似调爱。

    二女一人磨墨,一人涂色,迎着山水美景,满池春水,颇有红袖添香,举案齐眉之感。

    赵端阳刚刚做出一副游春图,想要请二女品鉴一下,忽的奇怪的道:“蕊儿呢?”

    “咦,刚刚还在这里的啊,”何氏也是愣了愣,完全想不起来,对方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而与此同时,这蕊儿神情慌张的出现在了竹林深处,提裙小跑,时不时的回头观望,仿佛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百花仙子,你想去哪里,顺路的话,贫道可以送你一程啊,”道士的声音忽然回荡在林中,竹不动、风不动、叶不动,但这只坚持了一刹那,就又恢复了原样,只是眼前却多了一个道士,一个女娃。

    “你们在说什么,妾身听不明白,”蕊儿吓的连连倒退,只是袖中的手指轻轻动了动,在脚下的草丛中,一朵彩色小花正悄悄的长了开来。

    “没用的,百花仙子,这方天地早已被贫道用法天相地之法冻住,你想借助花遁逃开,貌似也不大可能,”道士看了看对方又羞又怕的模样,咂咂嘴,“还真是每一个女强人身后,都有一颗少女心,六公主,你怕也没想到,做为瑶池女仙之长的百花姑,会是这幅模样吧。”

    这阿蕊顿时面色一变,柔弱的气质瞬间变的强大起来,“你是六公主?!”

    “没想会在人间碰上你,百花姑姑,”小女孩笑嘻嘻的道,眼神之中满是揶揄。

    “公主,谁允许你私自出瑶池的!”阿蕊,也就是百花仙子厉声呵道,随即醒悟自己是什么状态,表情顿时一阵难堪。

    爱情的力量真是强悍,居然让这么守规矩的女仙都偷偷下凡,看来道爷当年的想法是对的了,还真是给人做小三了,幸好这年头,小三还是合法的,不然分分钟给人扒衣的节奏,不过这仙子做三儿,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良心价。

    当然,这种明显会被人打死的话,道士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只是干咳了两声,道:“大哥莫说二哥,既然二位都下凡了,就不要再互相抓着小辫子不放了,而且我们这次来,主要是人命关天,是来求百花仙子来救人的。”

    随即,道士就把那吕氏父子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不过略去了那吕翁的魔门身份,至于为什么帮他们,主要是他李道爷心底善良,看不过眼。

    谁料听了此事,百花仙子断然道:“这不可能,为了此事,王母娘娘可是把最心爱的水瓷壶都砸碎了,谁去求情都没用!”

    “仙子别忙着拒绝嘛,”李道士笑眯眯的道:“硬顶着去求,自然是犟不过那老太婆,不对,是王母娘娘的,但咱们可以去引导啊,王母娘娘之所以这么生气,主要是此事犯了她仙凡不可相恋的禁忌,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看呢,仙女完全不知情,那少年更是痴呆,至于那老翁,完全是爱儿心切,舐犊情深,跟相不相恋的,没有半点关系。”

    “若不是爱子女太深,怎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做这等注定天打雷劈、世人都不理解的大坏事,我相信在这一点上,娘娘应该会感同身受才对。”

    说到这里,李道士下意识的看了六公主一眼,果然,这位公主殿下满脸的不自然。

    做为一个重度女儿控,虽然这个老太婆拆散了众多良缘,但是从初衷来说,她都有一种我是为了子女好的错觉,哪怕别人都不理解自己这一番好心。

    要是有贴心人这般劝说,这位三界第一丈母娘或许会感同身受,免去这砍头一刀也说不一定,虽然可能性依旧不高,但到底有了希望。

    “就算是这样,犯下这般大罪,压去十八层地狱也是必然,”百花仙子面色稍缓,又道。

    “那就不劳仙子挂心了,此事贫道另有安排,就是不知道,仙子能不能看在人命为重的份上,救一救这可怜的父子。”

    百花仙子不知是身份被识破,还是被道士可怜巴巴的语气所感染,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此事我倒是可以说上一说,但是六公主,你必须随我回瑶池!”

    六公主顿时左摇右看,一副听不到,听不到的表情,而就差吹口哨了。

    “好了,好了,先解决此事为主,剩下的,都可以日后慢慢再说,反正二位不都是在下界嘛——”李道士连忙打圆场道。

    …………

    三日很快就过去了,那洛都城隍庙中,道士缓步走出,浑身上下还带着未曾消散的阴气,被日光这么一照,顿时直冒黑烟,午时的日光真不是一般二般的毒辣。

    “怎么样?”六公主满脸期待的道,小脸鼓鼓,这位公主殿下之所以对此事这么热心,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自己几个姐姐妹妹的遭遇,有一种特殊的感同身受。

    “其它的都好说,最最主要的,还是上面那一位的意思,只要她缓了口,一切都好说,她不同意,一切也都是白费。”

    李道士指了指上面,耸了耸肩,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也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六公主也没了办法,失神了好一会儿,才黯然道:“当年姐姐们出事的时候,要是你在的话,或许就不是那个结局了。”

    “当然了,道爷是什么人物,想当年,不对,是上一世的时候,有一个女朋友,按现在的说法,也就是未过门的妻子,那丈母娘问我要房要车,硬是凭借着咱的三寸不烂之舌,变成了送房送车,连礼金都免了大半,”李道士牛气哄哄的道。

    道爷可是从那个丈母娘统治的世界穿过来的,这才哪跟哪儿啊。

    那六公主顿时被道士的搞怪模样弄笑,忽的神情一紧,道:“坏了,灵空仙界和人间的时间流逝可不相同,万一百花姑还没来的及劝说,就有天兵天将下凡来斩人——”

    “放心,你当道爷没有准备吗?”李道士指了指天上的那一圈青色光圈,道:“早就用本门真法将整个城池设下禁制,无论是那家神仙,只要踏入此地,都会被我现,而且我也在上面找了熟人,在四天门都设下眼线,只要一有兵将调动的迹象,马上通报。”

    “退一万步说,哪怕对方真的过来了,大不了就斗将一场,你也知道的,就算是有字号的天将,道爷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大不了就拖着呗;我小小李给人办事,什么时候不妥帖过!”

    由白天等到黑夜,哪怕道士这种没心没肺的人物,也不免有些紧张,毕竟对方可是三界共主的女人,真要是起怒来,那可真是能顶半边天的。

    别看他现在说的天花乱坠,要是那百花姑真的劝不了王母娘娘,他跑的保准比谁都快。

    开玩笑,那可是连亲生女儿都能狠下心来收拾的人物,对付道爷这个无关人等,那都是想也不用想的事。

    “不对啊,怎么到现在都没来,难不成王母已经改变了主意?”

    道士自言自语,心中急转,虽然天条天律他都能背下来,但是这种类似的事件可真是少之又少,没有能够参考的,最相似的,貌似就要属魏征斩龙吧。

    坏了!魏征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