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颠倒
    ?u?r???,k????va ?x0t?yb?/z????o??7???>?cv?1?l??四亩的地界儿,寒雾缓缓蒸腾,给附近那干瘪的稻苗抹上一层白霜,越往内,霜气就越重,冰棱枝桠,晶果乱结,隐约之间,好似有一颗桂树高高挂起。\r

    “难不成有什么天才地宝从天而降?”李道士飞到这团寒雾笼罩之处,自言自语,手上提着的谷中鬼也好奇的将脖子伸长三尺,大眼珠子凸出。\r

    “风,”李道士掐了个法诀,平地顿时‘呼呼’声响起,将这层寒雾吹了个通散,露出层层的冰雕,做仙女雕花、童子取水状,在一众冰雕之中,就见得一团寒光流质,正在来回转动,翻转着滚滚的寒气,受其影响,附近居然飘起了细小的雪花。\r

    “难道真的是天降异宝?”虽然道士不相信自己的人品会好到这种地步,但是宝贝就在眼前,那信不信就不重要了,忙准备去取宝。\r

    “宝你姑奶奶!”\r

    话音一落,那附近的冰雕顿时露出本来面目,千百记寒刀风剑,连同无数的冰雹一齐打来,劈头盖脸,冷雾同时从地面卷上,一层寒气迅速从脚底蔓延其上,将整个人都冰封住,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r

    好半晌,那团寒光流质才幻化出一道三尺大的女童,叉腰道:“哼,恶道人,我以真身做饵,再布下这百寒千幻之阵,看你还死不死,不过那道人的模样好似与先前的不大一样啊,年青一点、要高一点——”\r

    “是不是也帅一点?”\r

    女童猛的转头,就见刚刚的那个道士,脑袋从后面探过来,满脸好奇,小眼顿时瞪大:“你、你,你怎么会……”\r

    “你说的那个啊,其实贫道也会一点凝冰的本事,所以提前凝了一座雕像,你差一点点就打到我了,真的,就差一点点!”\r

    上古人躯对于天地元气的感应,是如今三界的神邸,都难以媲美的。\r

    雹神哪还不明白,对方是在揶揄自己,顿时娇喝一声,冰封再卷,奈何身上神力在布下此阵之时,已经耗去了七八,小脸顿时一阵苍白。\r

    倒是李道士并没有动手的念头,他能看的出来,对方百分百是认错人了,而且这种熟悉的气息,上下打量对方之后,忽道:“散雹神女,你不好好的下你的冰雹,没事偷袭人做甚,贫道还一直以为,风雨雷电、水火瘟斗八部之中,脾气最不好的应该是雷部和火司,没想专门出漂亮仙女的雨司也是这般。”\r

    散雹神女者,雹神是也,主司降雹之职,归于雨司,在诸多舞云弄雨的女仙之中,算是难得带点攻击性的职业,所以一般担当此职的天女,多多少少有点暴脾气。\r

    “你胡说,那些个憨货如何能与我们相比,”被道士不着痕迹的捧一下,雹神敌意顿减,只是仍有些戒心,“你与那两个恶道不是一伙儿的?”\r

    “当然不是,贫道可是个好人,对了,天女,你认不认识毛天将,贫道与他可是至交,听说他最近调了部门,算是升职了吧——”李道士的套路一般是先拉交情,谈不成再打架,上来就斗法多low啊,这是病,得治。\r

    “毛天将,你说那个经常到我们雨司门前晃荡,总想搭讪的傻大个?”雹神好奇的道。\r

    呦呵,老毛还有这种光辉历史啊,李道士决定把这个记在自己的小本本上,以后找他办事的时候再拿出来,顿时笑嘻嘻的道:“就是那家伙,这是不是可以证明,贫道也是个好人了?”\r

    “好人谈不上,但应该不会那么坏吧,哼!可怜我怜惜那些劳作百姓,特意不让他们收成受损,如今反倒是成了我的责任了,可恶,太可恶了!”雹神看着道士好歹也有八十分以上的颜值,终于彻底消去了戒心,只是依旧余怒未消。\r

    道士心中一动,问道:“你是说,有人想要借此诬陷你,所以才这般做,他们是朝廷的人?”\r

    “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的人,不过言语中,好似提到了一个叫做玄都司的,哼!气死我了,本来还想着把线索告诉他们的,现在想都别想,我马上就回雨司,让雨师为我出头!!”\r

    李道士暗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果然刷好感才是王道啊,不过没等他继续发问,天边忽然飞来一道红色烟气,还未近身,那附近枯萎的麦穗就已经烧起了青烟,无风自燃,附近瞬间烧成一大片,火光层层,热浪滚滚。\r

    “哼,你想往哪里逃!”那道烟气直往雹神身上罩去,连带着把道士也给涵盖在内。\r

    李道士虽然有时候脾气很好,那也得是分人的,主要是以性别、颜值为标准,很显然,眼前这一位,并不包含在内,也不动用本门手段,将邙山十宝中的皂黄珠一抛,化作滚滚黄云,裹住了己身,那燥火烟气便完全射不进去。\r

    除此之外,手中又多了个葫芦,葫芦口一开,顿时就有上百支短箭射出,借火生火,几乎就在一个瞬间,就把那团火焰烧成了火云,闷哼声顿时响起,很明显吃了不小的亏。\r

    邙山十宝做为痴汉曹的家底,无论是哪一件,那都是上品法宝的水准,道士虽然没怎么用过,那主要是因为他的攻击手段更加剽悍,而不是法宝无力的原因。\r

    那颠倒上人一时不察,本以为这些不起眼的短箭无甚威力,但只这一下,就把他幸苦凝练出的燥火阴神给烧开。\r

    有道是天火得人火而化,若是能够修炼到杳杳冥冥,火中生神的境界,自然能够消减箭上毒火的威力,但是很显然,这颠倒上人到底还差了不少,空中火云乱飞,费了近四成的元气,才将这毒火给镇压下去,但想要彻底抹去,只能百日苦修或者是回南疆,请那红发老佛出手。\r

    这颠倒上人知道自己走了眼,地上那年轻的道人是个厉害的角色,但对于抓捕这雹神,仍有几分不甘心,暗道:‘这道人也许只是法宝厉害,我这颠倒八步乃是从玉清罡斗中演化出来,又经过老佛的指点,只要欺身,抢了这雹神就走,甚至要是抽空给对方一下,未必不能反败为胜!’\r

    一念及此,颠倒上人便下定了决心,表面上则是将那条燥火阴神收入体内,落了下来,质问对方:“阁下是何人,为何要阻止我奉皇命办事!”\r

    李道士打了个哈哈,他可不愿意暴露自己身份,自从当了玄都司的官儿,月俸和年俸可都没少过自己,不管事也就算了,也不能明着给对方找茬啊,这般想着,便道:“贫道唤作长眉真人,至于为什么出手嘛,有十个理由——”\r

    未等道士胡扯下去,那颠倒上人瞬间踏了八步,他这罡步踏的很有意思,并不像普通的道家罡斗,以辅助施法,或是降妖除魔之能,更是接近于佛家的足神通。\r

    一步踏出,浑身上下的龙象虫仿佛都在蠕动,所以身形像是沙尘,接近于聚散、有无之间,几乎在一个刹那,就出现在道士之侧。\r

    左手抓雹神,右手则将那根玄铁打造的宝棍劈头砸向道士,踏步、砸棍、抓人,似乎都只在一刹那间。\r

    “不知死活!”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炸雷般的声响,震的他脑袋发晕,浑身发颤,而不知何时,铁棍业已被折成两段,左手更是像是麻花一般的扭曲起来。\r

    道士可以相当不客气的夸上一句,论起近身的战斗力,在座的,不对,是整个人间在座的,无论是你们道士也好,和尚也罢,都是垃圾,不好意思,不是特指,我是指你们所有人。\r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想着和他玩近战,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天真,这种人物,道士都不好意思下狠手了。\r

    那颠倒上人倒也不真是战五渣,只能说是运道相当不好,先是大意之下,燥火阴神受伤,连一半的威力都没使出,二是在不知道士底细的情况下,跟他玩近身。\r

    所以他现在只能滚倒在地,蜷缩如虾,条条赤气想从五官中钻出,却始终凝不成形,在隔绝五行元气的方面,上古之气再一次显出了奇效。\r

    “你真厉害,只三两下就把这恶人给打倒了,我这下可以报仇了!”雹神兴奋的叫道,看向道士的眼神多了几分认同,朋友的朋友并不算什么,仇人的仇人,那才是铁关系。\r

    “天女妹子,这报仇完之后,能不能顺带把你知道的线索告诉贫道?”\r

    “能能能,你先等一等,”雹神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小手一拉,拉出了个冰刀来,看的道士头皮发麻,这姑娘不是打算玩凌迟吧,雨司的仙女口味这么重?\r

    “请稍等一下,”一声长啸响起,玉真子现出了身形,先是一个长长的作揖,道:“见过青城道长,大家同殿为臣,何必要赶尽杀绝,不如老道做东,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如何?”\r

    “别听他胡说,就是这个恶人在背后偷袭我的,”雹神赶紧在背后打小报告,表明这个一本正经的老道,不像是表面上的那般好心。\r

    李道士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扬了扬眉,道:“老道你想做东,拿什么来做东?”\r

    “比如说这个,散雹天女的另一半身子,”玉真子将手一张,露出一团冰雪身影,见道士面色不变,又补充道:“日后京师水陆大会,说不得还有互帮互助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