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章节目录 第11章 一朝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色昏沉沉的,临安城里,一处隐秘的阁楼之中,先后走进去两个披着斗篷的身影。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查出来对方是什么人没有?”

    “属下已多方查探,临安附近并无此人踪迹疑似初到,江湖上在录人物也并无此人。”

    “那就继续给我查,主上的计划马上就要展开,这时候任何的风吹草动我们都绝不能忽视,我绝不允许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的差错!”

    “属下遵命,小人这就回去开始加派人手,保证临安城里飞进只苍蝇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线。”

    “嗯,那你退下吧,对了,不到最后时刻你们绝不可以轻易出手,那一边的人可不是吃素的。”

    “是,属下告退。”

    ……

    与此同时,秦湛与‘公子哥’分手之后,就在客来轩这间客栈安然地住了下来,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夜色漫漫,星河浩瀚,半弯弦月慢慢地挂上了天边。

    街上的行人不但没有随着夜色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多了起来,因为今天刚好又是夜市到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再这样的夜晚出来兜兜风逛逛街的。

    一些小商贩早已经在街上摆好了铺子,或是卖着灯笼或是卖着小吃,偶尔还能看到一些变戏法的在街边耍着杂耍,各种烟花楚馆更是早早的就开门迎客起来。

    秦湛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现代的夜市不知道见了多少,就连彻夜通宵的也不少见,这里的夜市自然对他的吸引力很小。

    而就在这时,路上一群公子哥的谈话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今天可是妙音坊的头牌宫羽姑娘出阁的日子,不知道这一次又是谁可以拔得头筹。【愛↑去△小↓說△網w  qu 】”

    “是啊,宫羽姑娘可是临安城里三大名妓之首,而且他的年龄才十六岁,不知道妙音坊的老板是怎么想的,这么早就要让她出阁。”

    “不会是又被什么达官显贵给看上了吧,不过这妙音坊的后台可是不小,是谁又有这么大的能耐?”

    “嘘,你们可别大声说,我隐约听说这件事可是和上边脱不了关系,你们还是别乱说,小心祸从口出。”

    ……

    这群人越走越远,声音渐不可闻,而宫羽这个名字也引起了他的好奇。

    事实上是他一听这个名字就感觉很唯美的样子,再加上这个宫羽姑娘还是那个什么临安城里三大名妓之首,想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庸脂俗粉。

    要知道,秦湛早年为了深入了解这个世界,可是很知道了一些这个世界的某些规则。

    在这个时代,名妓可不是谁想当就可以当得上的。

    要成为名妓,你就必须具备以下的三个条件。

    首先你的颜值一定要是倾国倾城的;其次你还得必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个才女;最后在满足前两个条件的情况下你最好还得是文名远播。

    所以说,在这个时代能被称为名妓的女子,每一个都是冠盖京华的人物。

    秦湛伸出两根手指摸了摸下巴,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一个人在那嘀咕道:“呵呵,名妓,本公子似乎还没有去过青楼呢,感觉好像挺有趣的,我到底是应该去呢还是应该去呢还是应该去呢。”

    到最后秦湛还是感觉自己应该是要去的,不过临了却发现自己好像不认识临安城里的路,不知道那地方该怎么走,只好把跑堂的小儿给叫了过来。

    “这位公子,你是要问去妙音坊的路?”小二惊诧的问道,那意思一副客官你不会是新来的吧的样子。

    客栈里的人一听到妙音坊,立即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秦湛这边望了过来。

    一看是秦湛在打听妙音坊的事情,男的立马露出暧昧的目光,而女子则是一个个鄙夷的看了过来。

    不过秦湛到底不是什么普通人,面对着这些目光看起来可是真真的面不改色,没有人们想象的夺路而逃,这倒是让很有一些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呵呵,你还不告诉我怎么走?”秦湛尽量缓和了自己的语气,继续心平气和的对店小二说道。

    那小二显然也发现了自己的错误,赶紧告诉了秦湛妙音坊的路线,然后几乎是在所有人注意到他之前赶紧撤了,生怕秦湛在事情过后会找他麻烦。

    ……

    天街夜色凉如水,走在临安城的街道上,秦湛的心慢慢地变得平静下来,之前的事情就像是清风拂过水面一样,早已经对他没了什么影响。

    而此时若是有人在旁边看到他的话,就会疑惑,明明是同一个人,怎么会在客栈内与客栈外气质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其实这完全是因为秦湛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心态的转变让他的身上隐隐放下了一些枷锁,性灵更加接近自然罢了。

    原来刚刚面对那么多异样的眼光,本来秦湛是要对那个小二发怒的,因为就是他才让自己处在了这样尴尬的境地。

    但是就在他要发怒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却是想起了很多名传天下的人物。

    花满楼的乐观洒脱,郭靖的大侠风范,萧峰的豪放洒脱……

    这些名动武侠世界的人物,他们何曾在意过别人的目光,而自己可是要立志拯救天下的人,如果都做不到他们的宠辱不惊,自己又哪有这个资格。

    更不要说,自己的未来可不只是一个世界,如果连自己的心灵都掌握不了,最后就算名动诸天又如何,不过是又添一蠢物罢了。

    而心性的迷蒙一旦扫除,随之而来的就是秦湛全方位的变化,外在的表现就是整个人的更加贴近自然了。

    秦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没有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离这片天地如此之近,整个人都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体内的内力似乎变得具有了灵性,呼吸流转之间,经脉隐隐跳动。

    秦湛知道这是武者触动任督二脉的迹象,是江湖上的很多人梦寐以求得,而他却只是因为这样一次明悟就已经达到了。

    一朝樊笼里,终能得解脱。

    这种感觉真好,秦湛的嘴角露出了欢快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