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章节目录 第18章 美女倾情,调戏民女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临安城的一条小巷子里,秦湛和宫羽已经乘着夜色逃离了出来,只是两人现在的样子却是有些古怪。

    “你还想抱到什么时候?”

    宫羽感受到背后的温暖和腰际的双手,身子一阵阵发烫。

    “呵呵,宫羽姑娘如此诱人,我自然是想一直抱着的。”

    秦湛则是觉得有便宜不占对不起自己,闻言甚至还轻佻的对着宫羽的耳朵上吹了口气。

    宫羽感受着耳朵上传来的灼热气息,整张脸都完全红完了,身子更是几乎一下子就软了,要不是秦湛在后面扶着,肯定一下子就要倒到地上去。

    秦湛站在宫羽的背后,对于身前人的变化自然是了如指掌,这让他更是有些哭笑不得起来,毕竟他也算是受了现代不知多少熏陶,自然知道这种情况是女子动情了。

    不过他的本意可只是想要调戏一下这个敢诱惑自己妖精罢了,哪里想得到自己一下就遇到对方的敏感地点了,所以他只能是自作自受了。

    只见秦湛将宫羽慢慢推离自己的怀抱,双手却是一直扶着对方,生怕一个不好对方就摔倒了。

    而秦湛只是玩笑,宫羽的心思可就是复杂至极了。

    若说最开始的时候,宫羽只是单纯想要找一个人帮自己逃跑的话,那么后面见到秦湛一步步展现了自己非凡的才能自然是引起了她的好奇,等到秦湛动手帮自己逃出生天,她更是产生了浓浓的感激之情。

    而男女之间,感激之情很容易就会转变成爱慕之情,更何况他们两人还有那些暧昧的经历,这更是滋生了爱慕之情生长的土壤。

    毫不客气地说,秦湛只要再无耻一点,再进一步一亲芳泽绝对是手到擒来,毕竟现在的宫羽可是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不过很显然,秦湛还是不够禽兽的,而宫羽也有幸能逃过一劫。

    宫羽离开秦湛的胸膛之前本来也是有点迷迷糊糊的,心里哀叹自己保持了这么久的身子看来是保不住了。

    但是真的等到她离开了秦湛的怀抱之后,她发现自己竟然首先想的不是庆幸逃过了一劫,反而是有种莫名的失落感,似乎还有点留恋刚才的那种感觉。

    这种念头一出来就让离开了秦湛怀抱的宫羽心里砰砰直跳,看向某人的目光更是说不出的幽怨。

    靠,这是什么眼光,这小妞不会这样就看上我了吧!秦湛直接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愛↑去△小↓說△網w  qu 】

    “咳咳,宫羽姑娘,你看我们现在已经逃出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实在受不了宫羽目光的秦湛赶紧转移话题。

    宫羽闻言望着秦湛目光一下子变得更幽怨了,略带迷茫惆怅的说道:“我自幼就被教派收养,因体质特殊,十三岁后就被尊为圣女,这一次教中做出刺皇的计划,我也因此卷入其中,被迫成为此次计划的重要诱饵,而现在被你救出之后,我猛地一下感觉自己突然没有了着落,似乎天地间再也没有了我的位置。”

    “呵呵,宫羽姑娘太过悲观了,你只是一时间有些不适应罢了,你应该高兴,现在你才是完全自由的你,一片新的天地正在你的眼前打开来。”

    秦湛安慰地拍了拍宫羽的肩膀,这又是引得宫羽一阵脸红,还好的是这夜色更深了,这一幕并没有被秦湛看见,只是宫羽的头却是更低了些。

    与此同时,临安城里却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临安城里四方城门全都被关闭,城卫军更是早已经出动巡逻,各路衙门灯火通明,大街上追捕逃犯的锣声更是不时响起,百姓们也全部都紧闭门户。

    各处高楼的房屋上,时不时地就会有黑影飞过,后面跟着几个尖声厉叫快似鬼魅的身影,这些叫声一听感觉就要让人掉一身鸡皮疙瘩。

    而更诡异的地方是今夜临安城的妙音坊灯火通明中却是没有一丝声音传出,安静静地简直渗人。

    ……

    不过这一切都和现在的秦湛他们没有丝毫关系,毕竟他们现在的样子和普通老百姓可没什么不同,最多也就是要把武功收起来就行了,这一点对于会九阴真经的秦湛和混迹青楼的宫羽来说自然是毫无压力的。

    一夜的全城大搜捕后,临安城里的戒严不但没有松下来,反而是更紧了,而秦湛和宫羽也早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身份,假装成了两个菜农。

    “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城?”宫羽捋了捋额前的秀发,无意识的摆弄着摊前的一棵青菜,小声的问道。

    “谁知道呢?这就要看你们那帮教众给不给力了。”秦湛拿出一把菜刀正在不断的雕刻着一个木头,闻言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继续着雕刻。

    宫羽一看秦湛认真的样子,忽然间觉得这一刻的他似乎蒙上了一层迷雾,引起她一阵阵的好奇,甚至某一刻她生出了如果两人真的是一对买菜夫妻也不错的想法。

    这个想法一生,宫羽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变得滚烫起来,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这个样子了,这要是被他知道了会不会看轻自己,哎呀不想了,真的好羞人。

    这让宫羽朝着秦湛看了几眼,见他没有注意这边,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这时秦湛手中雕出来的一个东西却是引起了她的好奇,这让她一时间倒是转移了注意力。

    “你雕出来这个东西是什么,是某种动物吗?不过这个动物好奇怪,脚底下长的竟然是轮子。”宫羽好奇的指着秦湛雕出来的一个东西问道。

    秦湛一看宫羽所指的方向,立刻哑然失笑。

    原来宫羽所指的正是秦湛刚刚随意雕刻的作品,前面顶着两个大眼睛,脚底下四个轮子,可不就是卡通动画里的汽车嘛?

    不过秦湛可没有要和宫羽辩论汽车是什么还有车为什么会长眼睛的问题,只好忍着笑意说道:“嗯,这是某种上古奇兽,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是传说可以穿梭时空,说不定现在正在一千多年后玩呢。”

    宫羽闻言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质疑地望着秦湛说道:“这么厉害,可是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不会是骗我吧!”

    秦湛立马反驳道:“这有什么好骗你的,我也只是在一本江湖奇闻录上看到过,可能是杜撰的吧,不过你也不用太当真了!来,你要是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

    说着秦湛就把这个雕好的玩具拿起来递给了宫羽。

    “哦!送给我吗?”宫羽一听立马伸手赶紧接了过来,抓在了手心里上下的上下的把玩,高兴地说道:“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这可是第一次有人送礼物给我呢!”

    而此时她除了外表高兴之外,心里面更是砰砰直跳,兴奋地想着:他送我礼物了,他送我礼物了,这是要追求我了吗,我是应该答应还是拒绝呢。

    原来在有宋一朝,男女之间互送礼物是有着特殊含义的,偏偏遇到秦湛这个奇葩却是百无禁忌,显然宫羽又是误会了什么。

    而就在这时,一道秦湛熟悉的声音却是传入他的耳朵里。

    “大胆,光天化日,天子脚下,竟敢当街调戏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