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章节目录 第20章 小姐要被坏人拐走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多谢这位前辈出手相救,还请告知姓名,他日必有重谢!”

    看着眼前这位向着他抱拳行礼的绿衣姑娘,秦湛的眼里却是闪过丝丝古怪。

    那绿衣姑娘看到自己行礼之后对方不言不语,反而是眼睛在自己身上打量个不停,当即心里就是咯噔一下,眼光立马变得警惕起来,自己不会是刚出狼窝就进虎口吧,再说这里前后无人恐怕连叫救命都没用。

    那个红衣姑娘更是下意识地把眼前的秦湛等同成坏人,上前一步将绿衣姑娘护在身后,脆声说道:“你想干什么,别想打我家小姐主意!”

    秦湛看到两人的样子直接扑哧一下笑了,接着眼珠一转,立马搓了搓手装作垂涎的样子,阴测测地说道:“我还真就是看上你们了,现在我看你们往哪里跑?”

    那红衣姑娘这一下可是被吓坏了,不过她倒是护主心切,就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也不让开,依旧倔强的说道:“坏人,我是…是…不会让你……欺负我们家小姐的。”

    她一边这样说另一边却是对背后的绿衣女子隐秘的打手势让她快走,还以为秦湛没有看到。

    这可是让秦湛高看了这小丫头几分,毕竟这个时期的普遍思想还是很在乎人的忠义的,小丫头能做到这个地步可是很不错,再加上她十三四岁眼泪汪汪的样子,秦湛眼里的笑意可是更明显了。

    红衣姑娘直感觉自己眼前的大叔简直是坏透了,没想到他见自己眼泪汪汪的样子不但没有心软,反而是笑了起来。

    小姐不是说过我要是哭起来的话,就连坏人也会心软吗,怎么今天就不起作用了。

    秦湛可不知道眼前的小丫头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只是单纯的满足了一下子自己的恶趣味罢了。

    此时的绿衣姑娘总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前辈哪是真的要干什么,分明是想要戏弄他们一番的说。

    而就是因为看出来了这位前辈的目的,绿衣女子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你说你一个前辈怎么还喜欢了欺负小女孩儿了,难道这位前辈还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不成,想到这里绿衣女子浑身打了个冷战不敢再想下去了。

    既然想明白了,绿衣女子赶紧就有些哭笑不得地出声说道:“前辈,你就不要再戏弄这丫头了。”

    秦湛一听绿衣女子的话,立马就笑呵呵的转过了头来,瓮声瓮气地说道:“真是好聪明的小姑娘,我现在是真有点喜欢你了。”

    那绿衣姑娘闻言虽然知道秦湛是在开玩笑,但是还是不免脸颊红了红,有些嗔怪地说道:“前辈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

    他们两个在那里说话,把个小丫头彻底的晾在一边,可是把这小丫头的小脑瓜整得一团糟,不知道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人怎么忽然就开心的交谈了,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来回在两人之间看个不停。

    秦湛一看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弄不好宫羽还会出什么事情,也就不想在玩下去了,当即出声调笑道:“呵呵,莫非‘易兄’这么快就忘了我么?”

    他这一下子发声用的自然是正常的声音,那绿衣女子一听之下当即就抬起了头来,整张脸上一双眼睛晶莹澄澈,里面包含了浓浓的期盼,然后用几乎是呢喃的声音说道:“真的是你吗?”

    紧接着还没等秦湛回答,这绿衣女子就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嘴里还不断地说道:“真的是你,你没有事,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一下子变故直把秦湛给完全弄蒙了,自己现在的魅力已经这么大了吗,连妹子投怀送抱这种事情都能遇到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旁边东张西望的红衣小丫头更是张大了嘴,眼珠子直转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天大新闻。

    秦湛到底还是个初哥,别看和宫羽在一起的时候装得像个老手一样,其实本质上还是很纯良的,就像现在这样他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而他怀里的绿衣女子脸上可是红完了,其实她一冲到秦湛怀里的时候就后悔了,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孟浪了。

    不过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天知道自己这一天里经历了多少事情。

    先是在客栈里被秦湛这个小贼调戏落荒而逃,再是回到家里的心心念念,然后半夜里又是官军搜捕全城抓反贼,让她担心了一整夜都没睡好,等到天一亮自己就跑到那客栈却没发现这小贼在那里,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里乱完了,而最后等到自己迷迷糊糊走在街上的时候又被纨绔子弟调戏被救。

    总之绿衣少女感觉自己从生下来到如今经历的事情都没有今天一天的多,整颗心里都是七上八下了。

    而现在自己终于找到了自己担心的人了,虽然自己刚开始的时候有些羞涩,但现在她感觉只有在他的怀里自己的一颗心才安定了下来。

    想到这些,那绿衣女子忽然想起以前看的一首诗。

    正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绿衣女子就感觉自己是这样,也许这是上天送给自己的缘分,不然自己为什么就会无缘无故的为这小贼担心至此。

    “额,咳咳,这个,‘易兄弟’你就算是在激动也不用这样吧。”

    绿衣女子就这样靠在秦湛的怀里,并且一直没有要离开的样子,秦湛可不想再让这种诡异的状态保持下去了,因此出言提醒道。

    那绿衣女子闻言赶紧退出了他的怀里,露出一脸娇羞的模样。

    只见她白了秦湛一眼,轻声嗔怪地道:“你还叫我‘易兄弟’?”

    秦湛可是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闻言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才好。

    那绿衣女子一看秦湛这个傻帽样,立马掩嘴轻笑了起来说道:“易安只是我女扮男装的化名罢了,我的本名叫李清照,你也可以叫我清照。”

    说到最后这句的时候绿衣女子的脸上似乎又增了一层绯色,而站在她旁边的红衣小丫鬟再一次张大了嘴巴。

    要知道小姐的名字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叫的,平时在家的时候,一般只有老爷和夫人才可以叫清照的,这是最亲近的叫法了。

    哎呀,这下完了完了,夫人再出门前可是要让我看紧小姐的,这一下小姐不会直接就被这坏人给拐走了吧。

    秦湛和李清照两人可不知道小丫头正在心里编排他们,只是两人每每目光交融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快速躲开来。

    这更让看着旁边的小丫头确定了一件事,自己家的小姐要被坏人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