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第25章 我只愿从此后,江湖执掌江山!

第25章 我只愿从此后,江湖执掌江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纵然宫羽早已经猜到了秦湛不可能甘于默默无闻,但是她也没有想到秦湛的目标竟是这样的大。

        用一句话说就是,我只是猜中了开头,却没有能够猜中结尾!

        如果这句话只是普通人这样说,就算是他们明教教主现在这么说,宫羽也只是会当做一个笑话听听而已。

        可是偏偏的,说出这句话的竟然是她仰慕的公子。

        而更让她心动神摇的是,她竟然在秦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相信了。

        看着眼前的清秀面庞,宫羽从来没有这一刻感觉到自己这样心动过,纵然在前一刻她对秦湛的爱慕也更多的来自于对方的救命之恩,而这一刻才是一个女人真正对一个男人心动了。

        秦湛当然不知道宫羽这一刻的想法,但是他很明显感觉到了宫羽的变化,这种变化似乎让宫羽更加的贴近自己了。

        不过他并没有关注这些,他今天似乎有说不尽的话想要向人倾诉,而宫羽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她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想要打断他的话。

        秦湛几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低沉地说着,缥缈地仿佛天际的流云一般梦幻。

        “你知道吗?我本就是一个孤独的人,却总是喜欢做着虚无的梦。”

        “从我懂事起,我就知道我是一个孤儿,和我生活在一起的人也全都是孤儿。”

        “我很早熟,从我懂事以后,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能够依靠的人只有我自己,所以我总是会很努力。”

        “我的同伴又说我很幼稚,因为我总是喜欢做着虚无缥缈的梦,因为我看故事的时候总是不喜欢悲剧,然而我的同伴总是说生活之所以是生活,就是因为生活中总是有着悲剧。”

        “而当有一天我真的具有改变悲剧的能力时,我却感觉到这一切对我来说好像都是一场梦,只是就算是这只是一场梦,我也要给自己编织出最美的梦!”

        “而我来的这个时代是最坏的时代,汉民族已经走到了最后的关头,一旦一步走错就是亡族灭种的下场。”

        “其实这个世界无论变成什么样,对我来说都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我真的不愿,不愿再看到历史上的悲剧再一次发生。”

        ……

        宫羽看着这一刻的秦湛,虽然疑惑他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心中却是生出一种特别的感觉。

        也许只有在这一刻,他才是最真实的自己,而之前的他,总是带着一些伪装。

        秦湛肆意的倾诉着,直到他感觉自己有些口渴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呵呵,不好意思,一时激动说了这么多话。”看到天边的夕阳余晖,秦湛知道自己说了很多话,而宫羽也听了很长时间,于是略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没事,公子愿意说,我就愿意听。”宫羽语气温柔地轻轻说道。

        “不会了,今天只是一时情绪失控,现在全都说出来了,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松多了。”秦湛满面笑容地摆了摆手,做出深呼气状,似乎吐出了一身的废气。

        宫羽闻言轻轻地问道:“公子你自己背负那么多,不觉得累吗?”

        秦湛听了宫羽的话愣了一愣,然后似乎想到什么摇了摇头说道:“这一点你可是想错了,公子我可没有背负了很多东西,只是一时间有些感慨罢了!”

        事实上秦湛还真没有背负了什么东西,他只是单纯的发出了自己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感慨罢了,而至于那些怨气嘛那就更扯了,那只是他作为一个曾经的愤青积蓄下来的罢了,他哪会想到宫羽能够想得那么多。

        而宫羽的确是立马露出一副不信的样子,问道:“那我怎么听出公子你语气里的怨气那么大?”

        “哦,这你都听得出来?”秦湛眼睛眨了又眨,露一副好奇的样子。

        宫羽一看秦湛的做派,立马白了他一眼说道:“公子你别想着转移话题!”

        见到自己惯用的手法失效,秦湛尴尬的呵呵笑了两声,不过面对着宫羽好奇的目光,他最终还是败下了阵来,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有很大的怨气好吧!”

        他这句话刚说完,还没等宫羽提问又赶紧举起手来发誓道:“但是我保证,这怨气在某种程度上还真不是我的!”

        秦湛这话说得要是个一般人还真不太明白,就算是宫羽也只是大概听出来,意思就是这怨气不是他自己的就是了。

        本来宫羽还想要问一下具体怎么回事的,但是却看到秦湛一副不想多谈的意思。

        而聪明的女人不会总想要知道男人所有的秘密,有时候给彼此之间保持一点神秘,也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艺术,宫羽显然对这一点深有体会。

        于是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反而是主动转移了话题,问起了铸剑城。

        秦湛显然对宫羽这一点很是满意,心想果然交女朋友还是要这种知性的好啊,最少她们就不会总让你陷入尴尬的境地。

        “说起铸剑城,这可就要说一下我的最终构想了!”秦湛谈到铸剑城时还是很自豪的,毕竟这个世界只有这才是自己的杰作。

        宫羽显然从秦湛的言语间看出了一些什么,好奇地问道:“是什么构想?”

        “呵呵,过去的江湖就算是发生再大的事情,也终归只是江山的一隅,影响也并没有多大,就像是现在的襄阳城,一群江湖人士倒是欢腾得厉害,对朝廷的却是基本没有什么影响。”秦湛语气里颇为惋惜地说道。

        宫羽听了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道:“这终归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像你说的,江湖终归只是江山的一隅,影响力有限得很。”

        “呵呵,江湖的影响力很小么?”秦湛闻言语气莫名的问道。

        “怎么?难道不是吗?从历朝历代都可以看得出来,最终决定江山归属的从来就不是江湖人士,而是军队的比拼。”宫羽反问道。

        “看来你虽然冰雪聪明,但是终归是眼光受到限制,严重忽略了的一点。”秦湛眼光看向天外,似乎望见了另一种风光。

        宫羽好奇地问道:“是什么?”

        “你所说的江湖人士从来就没有形成规模。”秦湛语气里似乎充满了向往,更是有着一股让人血脉膨胀的感觉,又说道:“你说如果有一天在这个世界上的武者到了三流二流不如狗,一流高手遍地走,‘宗师’才能抖一抖的地步,那将会是怎样的光景?”

        宫羽纵然是一个女子,此时也是被秦湛所描绘的世界给吓着了。

        好在秦湛并没有等她回话的意思,他伸手像是要怀抱虚空,仰天说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只愿天下从此属江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