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章节目录 第38章 师父择徒弟,弟子亦择师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湛、郭靖和全真七子兀自说话,无非都是这些年来的一些零碎琐事。

    过了一会儿,郭景似乎这才发现还有人被自己制住了,转过身来,道:“这些人怎么打发,但凭道长吩咐。”

    谁想丘处机等人还没有发话,就听到一阵哈哈的嗤笑声。

    秦湛等人转头看去,却原来是刚才从包围圈里逃出来的几人。

    当先一人身穿浅黄色锦袍,手拿折扇,作贵公子打扮,约莫三十来岁,脸上一股做狠之色,他身后一人身披红袍,头戴金冠,形容枯瘦,是个中年藏僧。

    秦湛一见之下就知道了,这公子打扮的定是霍都无疑了,至于藏僧打扮的则是达尔巴。

    两人都是金轮大王的徒弟,武功是端地不俗,现在就已经算是一流高手了,原著中这两人可是在剧情一开始就吊打了重阳宫一行人,要不是有郭靖救场全真教差点就完了。

    不过可惜的是,现在的全真教可不比原著,就算是一流高手也已经有七八位了,更不要说还有秦湛这个变态存在,所以这一次霍都一行人算是悲剧了。

    郭靖见两人气度沉穆,与其余敌人大不相同,当下不敢轻慢,抱拳说道:“两位是谁?不知为何发笑?”

    霍都今日在全真教吃了一个大亏,之后又见识了郭靖和秦湛的武功,听他问起话来倒是不敢真的托大,只是他也不想坠了己方的士气,硬气问道:“那你又是谁,怎么来管我和全真派之间的事情?”

    郭靖道:“我是这几位道长的徒弟,阁下强闯重阳宫,未免太过霸道了。”

    霍都心想,这人武功这般高强,又是全真教的人马,怎么我却是没有收到半点消息,还有旁边的那年轻道人也是一样,看来还是及早退去为好,想要找回面子看来只有以后才会有机会了。

    他心里这样想着,手上却是抱拳道:“既然重阳宫有阁下这样的高手,那小可今日就认栽了,只是希望各位不要再插手在下的私事。”

    秦湛知道他所谓的私事就是小龙女的比武招亲,只是若这些人以为小龙女一个女子好欺负,那可就真真是打错算盘了。

    全真七子看霍都已经服了软,自然是不会再强加追求,秦湛倒不是不想施加辣手,只是这霍都到底是蒙古的一个小王子,若是死在了全真教,终南山到底是处在北方蒙古的统治区内,万一招惹到军队上了终南山,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秦湛总算是知道了原著中的全真教为什么那么被动了,盖因全真教的根基全部都在北方,一举一动都会牵动人心,不过就算是这样,在元朝建立起来之后,全真教也还是被灭掉了。

    霍都一见全真七子放人,哪里还敢在这里多呆,当即放言道:“今日之赐,十年之后,我必定登门再次领教贵派高招。”说完就赶忙与一群人欲要快速离开。

    谁知霍都话刚说完,就听到秦湛一阵大笑:“等到十年之后,我的徒弟都可以胜过你了,到时一定去找你。”

    他这一声大笑暗运全真教内力,声音立时传遍整个终南山,却是引得旁边弟子的一阵哄笑,全真七子也一个个微微笑着摇了摇头,霍都在远方听到这话心里暗恨得快要吐血了,到底是不敢再多留,强提一口真气快速的远遁了。

    霍都既走,众弟子自然是各归各处,全真七子、秦湛、郭靖兼各真传弟子陆续进入了全真派大殿之中。

    忽然间,郭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道:“我带来的孩子呢,是谁收留着?莫要被火伤了。”

    全真教七子刚才都在专心御敌,谁也没有注意有没有什么小孩儿,问道:“什么孩子?又是谁家孩子?在哪里?”

    众人还未回答,忽然就见黑影一晃,一个小小的身子从梁上跳了下来,笑道:“我在这里。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这正是杨过,郭靖见到他大喜,忙问:“你怎么躲在梁上?”

    杨过笑道:“你跟那七个臭道士……”

    郭靖听到立马喝道:“胡说!快来拜见祖师爷。”

    杨过伸了伸舌头,当下向马钰、丘处机、王处一三人磕头,待磕到秦湛面前时,抬头一看,当即吓了一跳直接站了起来,惊叫道:“怎么是你,你也是和这些臭道士一样?”

    他话一说完立马知道又说错了,抬头看秦湛一脸笑意的模样,似是又想起了这人与李莫愁的那一场好斗,吓得赶紧跑到郭靖跟前去了。

    郭靖和全真七子都是一奇,看样子这小孩儿却是认识秦湛的,当即一个个好奇的向他看了过来。

    秦湛当即就把他怎样与李莫愁在嘉兴争斗,又是怎样救了陆无双两女和巧遇杨过郭芙等的事情说了一遍。

    郭靖听完整个经过,当即网要向他抱了一拳道:“原来那日是秦道兄救了芙儿和在柯师父,秦兄在这里受我一拜。”

    秦湛可很是有些佩服郭靖的为人,哪愿意受他一拜,立马赶紧扶住了他。

    杨过早在旁边看两人拜来拜去煞是好玩,当即笑出声来。

    丘处机转头看去,看他身形瘦小,当即笑道:“靖儿,这是你的孩子吗?”

    郭靖转头答道:“不,这是我义弟杨康的遗腹子。”

    全真七子闻言当即心中一凛,尤其丘处机更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杨过身形,发现他眉目间的确有些杨康的影子,杨康是他在俗世的唯一弟子,谁想竟然发生了当年那件事情,如今想起总是觉得自己教诲不善,如今见到自己弟子的遗腹子,竟是分外愧疚伤感。

    丘处机忙问详情,郭靖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最后他还恳求丘处机为杨过找一个好师父。

    丘处机在真传弟子之间看了一会儿,过了一会指着赵志敬道:“靖儿,他是全真教真传弟子的大师兄,武功剑法都还纯熟,也到了收徒的年纪了,就由他来教导过儿的功夫啊。”

    郭靖认出这就是被他扫了面子的那个道士,按说一般人只要稍微精明一些都该想到这道士肯定对自己有意见,但是郭靖心怀坦荡却是没有这样想,当即就准备答应下来。

    这时杨过却是出声了:“郭伯伯,我不要他做师父!”

    自古以来就是师傅择徒弟,郭靖又是个最尊师重道的,杨过话一出口就遭到了他的训斥:“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还不赶紧给赵道兄赔礼。”

    谁想素来听他话的杨过却是不听了,反驳道:“郭伯伯你才在山下扫了这人的面子,现在又让我拜在他的门下,到时候郭伯伯你一走他还不把气都撒在我身上。”

    他说完之后,一下坐在地上,哭道:“我就知道,郭伯母讨厌我,现在就连郭伯伯你也想要快点把我送出去,你们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又要把我带走?”

    他这番话说得悲伤不已,郭靖这时也反应过来让杨过拜赵志敬为师不妥,只是他向来又不善言辞,不知该怎样说,只得沉默不言。

    全真教等人初听杨过所说还是很不高兴的,但是几人又想到这小孩儿自幼孤苦难免遭受过不平待遇,倒也能够理解他为什么这样敏感了。

    丘处机更是感觉自己考虑欠妥,加上很是怜爱他,温和的笑着问道:“好好好,那就由你自己做主,看你想要拜哪一位为师?”

    杨过闻言立马抬起头来,几乎是想也没想,直接向着前方一指,说道:“这可是师祖你说的,我要拜他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