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章节目录 第66章 剑意破晓,魍魉来袭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自从梳理好自身的武学后,秦湛在铸剑城的日常就多了一件事——练剑。【愛↑去△小↓說△網w  qu 】

    盖因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剑法这一项上除了一招‘斩念’可以拿的出手外,其他的剑法竟都只是平平常常。

    不要说他当初以剑法压下了灵智上人,那一次是因为在境界压制了对方,再加上自己神功太多,若是两者在同一层次还真不好说。

    小龙女宫羽他们似乎也知道了秦湛的打算,都没有在这时来打扰他。

    ………………

    这一天,天还未破晓,秦湛又一次登上山谷上的山峰练剑。

    一剑刺向前方虚空,然后收回继续一剑刺向前方虚空,这个动作几乎已经成了秦湛的本能,被他重复了无数次。

    本来他这样修炼也没什么出奇,但是近日似乎出了什么问题,让他的眉头时常皱起。

    他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又一次缓缓向着前方刺去,只是剑刺到一半的时候又被他收了回来,眉头却是皱得更紧了。

    而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他跟前,就会听到秦湛正在轻声嘀咕:“我这方法没错啊,怎么就没有剑意呢,难道我练错了!”

    却原来是秦湛正在琢磨怎么将自己的剑练出剑意来,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成功,总感觉有一层窗户纸挡在自己面前,让自己不能一见庐山真面目。

    就在这时,朝阳慢慢地在地平线上升了起来,秦湛抬头看去,只见漫天红云,满目金芒。

    他的心这时候猛然地跳了一下,就好像是有什么要破壳而出一样,竟是毫无预兆地就将手中的剑直至刺了出去。

    这一刺早已成了他的本能,只是这一次的一刺却是起了莫名的变化。

    只见本应平平无奇的剑招在这一刺下却像是完全活过来了一样,化作了一轮朝阳初升。

    秦湛忽然间收剑而立,闭幕思索了好一会儿,然后再一次毫无预兆地刺出,竟是再一次完完整整的复制了出来刚才的那一刺。

    “剑意,我领悟剑意了!”秦湛的心里激动难言,这么久的练剑终于得到了回报,让他忍不住想要大声尖啸出来。

    不过最后想到这里是铸剑城,他要真这么叫一声绝壁是要被当做傻子来看的,还是忍住了。

    “既然这一招是我有感朝阳初升而出,那么以后就叫作破晓吧。”秦湛像是自言自语地望着手中的剑说着,这剑也仿佛可以听懂他的话一样竟然发出一阵剑鸣声。

    既然悟出了破晓剑意,秦湛自然不会再在这山顶多呆,直接就要运起轻功下山去了,只是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却是发现了一些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了山谷周围。

    他嘴角微微一弯,似嘲讽般轻声道:“有意思,看来是有人把铸剑城当软柿子捏了。”然后运起轻功在山崖边一点,竟是直接就向山谷中跳了下去。

    而几乎是与此同,山谷周围的丛林里,几个鬼魅身影正聚在一起讨论着。

    只见当先一个领头的黑衣人回头问道:“可查出来了,到底是不是这里?”

    一个黑衣人上前恭敬道:“目前还没有,这些人的防卫太过于严密了,属下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废物,他们再严密,能比我们还严密不成?”那领头黑衣人轻声怒骂道,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凌厉的光芒。【愛↑去△小↓說△網w  qu 】

    那黑衣人被吓了一跳,赶紧跪下道:“属下该死,这就再去查探!”

    领头黑衣人摆了摆手道:“速去速回!”

    那黑衣人如蒙大赦,站起来转身就要去继续查探,却听那领头又突然道:“回来,不用再查了,看来还真是找对了地方。”

    周围有两个黑衣人闻言一阵疑惑,就听那领头黑衣人道:“既然组织这样严密,而且人数又这样多,那么定是有不轨居心,在我大宋境内有这等势力的人,除了那铸剑城应该也没有别家了。”

    那几个黑衣人闻言立马道:“总管英明!”

    领头黑衣人当即直接挥手打断道:“此次我们的任务只是负责查探,吩咐下去,别让我们的人轻举妄动引起敌人注意,我们人数不占优势,一切等我调大军来了再说。”

    几个黑衣人听了恭敬地道:“是,属下遵命。”

    那领头黑衣人当下就要施展轻功向山谷外面而去,却是忽然停了下来,眼神警惕地盯着一个石坳方向,语气平静地道:“阁下好本事,藏了这么久都没有被我发现。”

    周围黑衣人哪还不知道自己等人被发现了,当即将手握住各自随身兵器,一起警惕地朝着那处石坳围聚拢了过去,整体呈一个半圆形,显出了良好的配合默契,很明显这样的事情他们不只做过一次。

    就在那些黑衣人离那处石坳还有两丈远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戏虐的声音笑道:“怎么,客人既然来到了我铸剑城,怎么能不喝一杯茶就走,岂不显得我铸剑城太过无礼了。”

    “谁在那里装神弄鬼,给我出来!”一名黑衣人这时大喝一声,隐秘地向周围同伴打了个手势。

    那山坳处这时又传来笑声道:“呵呵,既然你们这么想要见我,那我可要出来了。”

    这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男子从山坳处慢慢走了出来,却正是秦湛。

    谁想那领头的黑衣人一见秦湛走了出来,当即惊呼道:“原来是你!看来我果然猜的不错。”

    “哦,看来你认识我!”秦湛朝那领头人望去,明显有些惊讶,转头又说道:“只是我唯一的一次出名好像就是这次襄阳之战了,没想着也会被你们注意。”

    那领头黑衣人见他主动现身,并且被他们的人围住,好似一切尽在掌握的道:“秦公子应该知道,一个人若是想要不被人注意,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都不出现在人前。”

    秦湛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了!”

    “这是自然,对于像秦公子这样可以在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人,我们还是相当重视的。”领头黑衣人眼睛精光一闪,笑道:“怎么样,秦公子是不是和我们走一趟?”

    秦湛看着周围围过来的黑衣人,一副他如果不答应就要强来的姿态,嘴角微微翘起,说了一句让他们极为恼怒的话道:“就凭你们这些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魍魉之徒,也想要威胁我,简直是愚蠢至极。”

    领头黑衣人闻言却是丝毫也不动怒,只是戏虐地道:“没想到世人都是这般的狂妄自大,真以为有点功夫就可以捅破天了。既然秦公子不愿意主动,那你们就教一下他怎么做人!”

    秦湛玩味一笑,也不争辩,直接拔出了手中的剑说道:“我今天于剑道刚有感悟,就拿你们的血为我的剑开锋吧!”

    众黑衣人各自抽出手中武器,向着他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