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章节目录 第58章 道域——天地失色(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各位书友若是觉得还可以读一下,求订阅,求收藏】

    看的秦湛怔在了那里,晓梦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噢!”秦湛醒转过来,眼中先是精光一闪,然后苦笑了一下道:“我就知道,连我都能想清楚的东西,像是你这么聪明的人,又怎么会想不到。【愛↑去△小↓說△網w  qu 】”

    却是他已经明白了过来,晓梦绝对不是走了太上忘情的道路,因为太上忘情的人是绝对不会再露出这种小女儿姿态来的。

    显然是道家天宗还有什么别的秦湛不知道的秘法,才让晓梦变成了那种和太上忘情极为相似的状态。

    晓梦轻轻摇了摇头:“我不一直都这样吗?只是你自己先入为主罢了。”

    秦湛无意打听她修炼了什么秘法,反是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对了,你为什么骗我,我根本就不是唯一的天外之人?”

    “你也没有问我啊?”晓梦丝毫不感到意外,理直气壮地说道:“况且我什么时候说过只有你是天外之人了?”

    “额!”秦湛仔细想了想晓梦以前说过的话,发现她还真没有这样说过,被她这么一问立时给噎住了。

    “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看来有时候天外之人也和世人没什么分别!”晓梦眼含笑意,目光转向了树林之中,似是不欲再和秦湛多说半句话。

    秦湛这下可当真是尴尬,不过还好的是,那几里之外的人此时已经到了近前,他们就算是想说话也不行了,倒是刚好将这尴尬冲散了许多。【愛↑去△小↓說△網w  qu 】

    两人安静下来,借着柔和的月光正好可以将山野间的景象收于眼底。

    脚步声越来越近,远远地只见一道袍老者当先走来。

    这老者手中提着一把古朴长剑,头上戴着的斗笠则是将其面目遮挡了大半,一路走来始终四顾他方,就像是在躲避什么人一样。

    就在这样慌慌张张的赶路之中,那个老者终于踏上那一座木桥。

    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四个青年道者从树林里飞身而出,直接将道袍老者堵在了桥的中央。

    秦湛到了这时要是再想不起来这是那件事情,那可真叫自己骗自己了,这分明就是和晓梦要抢夺神秘盒子的场景一模一样啊。

    果然,下一刻几人的对话就印证了他的这个想法。

    四位青年道者挡在路中央,最终只见领头的一位当先出列,凛然质问道:“师叔为何不辞而别,难道不能等明日再走么?”

    道袍老者仰头笑了几声,才点了点头,强装镇定道:“呵呵,原来是几位徒侄,师叔有要事在身,待延后几日再来拜访掌门师兄。”

    “师叔,你这一走了之,师尊回来后我们该如何交代?”那领头的青年道者丝毫不让路,反是继续问道。

    到了这时,怕是只要一个人不太傻,都能看得出来话里面大有文章。【愛↑去△小↓說△網w  qu 】

    那道袍老者本就做了亏心事,此时疑似被发现了,下意识退后了一步,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假装惊愕道:“贤侄,何出此言?”

    “师叔,你盗取秘宝投靠秦国,就不怕道家门规吗?”眼见着道袍老者不愿主动认错,那领头的青年道者索性把话直接挑明了。

    “哈哈哈哈!”那道袍老者知道事情败露了,连笑了四声后,直接拔出了手中长剑,沉声说道:“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你师父道貌岸然,与墨家暗通款曲,迟早会给道家带来大难。”

    “师叔,为了秦国,铤而走险。嬴政向来利用各大门派的矛盾来借力打力,以毒攻毒,你这是助纣为虐。”领头的青年道者显然还想劝自己的师叔回头是岸。

    那道袍老者却是一点也不听他的情,反驳道:“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其所欲。为了道家,这乃是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你们懂什么!”

    秦湛听到这里,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两方分明就是代表了眼下世人对待秦国的两种态度。

    一种是想要投靠秦国,一种是要坚决抵抗秦国。

    这两种态度实际说起来没什么对错之分,只是各自所站的角度不同罢了,想要坐下来好好谈谈,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有一方会失败才可以。

    这年轻道者和道袍老者若是一直这样单纯争论下去,那是绝对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像是听到了秦湛的心声一样,那领头的青年道者也是失去了继续劝说下去的耐心。

    “呛!”

    四位青年道者动作极为一致,猛地抽出手中长剑横在眉前,各自掐着莫名指诀,分为四个方位将那道袍老者围在了中央。

    阵型摆好之后,那领头的青年道者才说道:“师叔,这些道理你应该和掌门去说,我们只会遵师之命守护秘宝!”

    那老者一见这架势就知道不好,右手中的长剑一个上挑,左手已是掐起了玄妙指诀。

    不一会儿就见他的脚底下出现了一副旋转着的阴阳八卦图,引得四周天地元气蜂涌而至,在其身周形成了一道明黄色的巨大气柱。

    领头的那位青年道者一见之下,当即提醒道:“小心他的‘大周天行气法’!”

    他话音刚落,其他三位青年道者就极为配合地和他一起构筑起了一道道符文锁链,牢牢地将道袍老者困在了最中央。

    逮着这个机会,四人各把手中长剑往空中一抛,控制着飞剑迅速攻向了中央的道袍老者。

    那道袍老者的实力也当真是不济,就这一个回合,那个阴阳八卦图形成的气柱直接就消散了开来,被打得半跪在地上。

    “啧啧啧,这人宗的长老也太差劲了吧,连四个这么弱的弟子都对付不了!”秦湛在晓梦和自己周围构筑了一道隔音气墙,也不怕有人听得见他们谈话。

    “人宗早就已经被逍遥子带入歧途,出现这种情况也没什么稀奇。”晓梦看着眼前的五人比斗,眼神中早已淡漠如水。

    对于这种门派方针谁对谁错的问题,秦湛还真没办法说什么,于是赶紧转移话题,有些明知故问道:“他们口中所说的秘宝,也是你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

    “不错!”晓梦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两人在林中说话,场中道袍老者和四个青年道者的争斗也接近了尾声。

    只见四个青年道者摆开玄妙阵势,轮番攻击最中央的那道袍老者,让那道袍老者有些应接不暇,一个不注意,直接被击飞了出去,摔在了木桥中央。

    道袍老者挣扎着杵剑单膝跪倒,咳嗽了一下后赞叹道:“天罡剑阵,你们已经修炼得颇有火候,不愧是得到了掌门师兄的嫡传心法!”

    领头的青年道者当先上前,对着道袍老者施了一礼后,才道:“师叔,多有得罪了,还请归还秘宝!”

    而就在这时,秦湛忽然间见到以晓梦的身体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半球形的死灰色气罩。

    这气罩才刚一出现就以极快的速度猛然扩大,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就已经几乎弄罩住了这一处不小的山头。

    然后山头上的一切似乎都在瞬间失去了所有生机,树木变成了死灰色的,大地变成了死灰色的,就连气罩下的天空也变成了死灰色的。

    “这就是你的道域——天地失色!”秦湛感觉着从自己身上流走的丝丝生机,忍不住惊呼出声,赶紧运转体内真元才将这种情况化解开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