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章节目录 第60章 长生禁忌(一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能够延寿,那也很厉害了啊!”秦湛对于晓梦的反应有些不明所以,这是能够延寿的丹药好不,又不是什么路边的大白菜。

    晓梦轻轻颔首,瞥了一眼秦湛淡然道:“你现在之所以会这样说,只是因为你还不知道这其中将要付出的代价。”

    看得出来,就是向来对世事漠不关心的晓梦在说到代价两字之时,脸上的神情亦是变得少有的严肃。

    秦湛脑袋中念头飞速转动,过了一会儿似是猜到了什么似得,心中猛然一跳,惊道:“你的意思,难道这仙丹还会有什么副作用不成?”

    以前看过的电影啦小说啦太多太多,长生不死的方法也千奇百怪,但是真的等到秦湛穿越之后,他才看清那些长生的真相。

    天地之间,万物在周天之内轮转不息,凡人除了修炼超脱之外,想要躲过生死轮回不是没有办法,但是这些办法往往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缺陷。

    尹仲活了有五百年,是因为他将常年浸泡水银,将自己变成了非人的怪物。

    易小川和玉漱活了几千年,是因为他们的生机全都寄托在天星之上。

    ……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虽然可以获得别样的长生,但是缺陷都太过巨大了。

    不过秦湛显然是想太多了,只见晓梦摇了摇头,说道:“既然能被叫做仙丹,怎么可能会有副作用,真要是那样,这丹方也不会成为我们道家的秘宝了。”

    “那是怎么回事,你所说的代价又是什么?”仙丹没有副作用,这一下秦湛可是猜不出来晓梦在买什么关子了。

    谁想晓梦这一次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双目骤然变得深邃起来道:“天道渺渺,世间万物轮回,我等修者修炼本就已经是在与天争命,这之间尚且有劫数降临,更何况是炼制仙丹以求长生不死这种与天争命之举,自然是难为天地所容,其间所要付出的将会是所有人都难以想象的代价。”

    天心最重公平,想要得到什么,自然得要有所付出。

    听到了这里,对于将要付出什么代价,秦湛的心中隐隐已有所猜测,面上也随之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道:“你所说的代价不会就是秦朝的国运吧?”

    饱受现代信息流通的洗礼的秦湛,对于一些神神道道的玩意儿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其中尤其是关于气运国运之说了解得可不少。

    所谓气运,是放在人身上来说的,一个人的寿数长短是气数决定,一个人的运气好坏则是由命运决定。

    而所谓国运,放在国家上来说,就是一个国家的命运和其绵延的气数。

    秦湛听得晓梦的说辞,明显这种代价不是什么有形之物,于是他往无形之物身上一想,立马就想到了气运这种比较玄幻的东西。

    晓梦看了一眼他,有些诧异他的反应如此之快,不过转念一想秦湛的另一个身份也就没再多在意了。

    她点了点头道:“你猜的不错,想要炼制出长生药,还需要一味最重要的药引,那就是一个国家的国运,也只有集合了一国的国运,才能让此等逆天之物出世。”

    “也就是说,长生药炼成之日,那个国家岂不就离灭亡不远了!?”秦湛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只觉自己马上将要揭开一个巨大的秘密。

    人若是没了气运,那是有可能喝口凉水就呛死,更何况是一个国家,若是没了国运这种东西,那么离分崩离析天下大乱也不远了。

    先前那道袍老者的话他又不是没听到,这长生丹方可是他准备偷取出来送给嬴政做见面礼的。

    而嬴政想要炼制长生丹的心思帝国上下可谓人尽皆知,一旦这个丹方到了嬴政手里,他还不赶紧用其来炼制长生药。

    这样一来的话,最后可以说还真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耗掉了秦国的国运。

    “你猜得不错。”晓梦的回答肯定了秦湛的想法,她眼神中似有嘲讽般地说道:“嬴政若是想要靠着一颗丹药成就长生,那他最后到头来也不过只是做一场白日梦罢了。”

    看得出来,对于偏好于以丹药求长生的人,就算是以晓梦的淡漠性子,也难得地对此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秦湛心中虽然对于晓梦的观点不全都认可,但是对于这一点的看法却是差不多相同的。

    毕竟姑且不论这丹药是不是真的没有副作用,就那靠一国国运炼出的长生药,最后背负的因果不知将会大到什么程度,他可不想还没成仙就先被天劫给劈死了。

    况且他只要按自己现在的路一直走下去,想要成仙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实在没必要冒这种险。

    “那你为什么也来争夺这玩意儿?”既然知道长生丹的事情,秦湛实在不能理解晓梦此时的行为。

    他可不信晓梦这样的人,会主动去做一件没有什么目的的事情。

    晓梦拿着红色盒子伸出手来,目光中带着几分讥诮道:“以长生丹为诱饵,人宗逍遥子太过于急功近利,嬴政作为统一天下的帝王,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得了的,我作为天宗的掌门,自然有义务不让道家蒙难。”

    秦湛猛地闻听晓梦此言,心中暗自点头的同时竟是没有生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意外。

    晓梦也还只是一个红尘中的求道者,既然是人自然就有着牵绊,有了牵绊自然也就有了立场,而道家天宗就是她的立场。

    站在自己的立场,说着自己该说的话,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这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的眼光的确不错!”秦湛想到后世里儒家凄惨的下场,有些佩服地赞叹了晓梦一句。

    到底是能成为掌门的人,眼光的确是够长远。

    而晓梦听了秦湛的话后,眼中精光就是一闪,望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道:“既然你都说不错,那应该是真的不错了。”

    秦湛闻言微微一笑,知道晓梦并没有起什么不良心思,只是再一次兴起了对自己所知的兴趣。(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