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之公子踏天录 > 章节目录 第63章 老狐狸和小狐狸(本章补前一个更,求订)

章节目录 第63章 老狐狸和小狐狸(本章补前一个更,求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为了打牢自己的根基,秦湛才一来到桑海就潜进了藏书楼,不可谓不费尽心机。

    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他终究还是漏掉了一个最终的是环节。

    却是这藏书楼中的典籍,其中几乎有一大半都是用的七国和以前的文字,秦湛虽然不能说是两眼一膜下,但是终究还是认得很少的。

    “文乃心声,文不一,则心不一。我现在算是明白嬴政为什么要统一文字了,可以想象这要是一个人当了皇帝,他必须得精通七国的文字才能读得懂奏章,换谁谁也受不了啊。”秦湛心中不无吐槽,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算了,还是先记下来再说,看来嬴政的藏书阁我是有必要去一趟了。”

    他念头转动,记忆藏书阁中的书本知识速度丝毫不慢,这可以说是他突破半步破碎境后精神力量最大的变化了。

    应该用一个比较玄幻和仙侠的说法来说,他这精神异力已经是不再属于凡人的范畴,进入了更高层次的神识。

    也唯有神识,才能有这般非凡得几乎是神通的能力。

    拥有了这种能力,秦湛的大脑就像是变成了一台电脑一样,记忆起东西来虽不能说是过目不忘,但要看过一遍记个大概那还是很容易就能办到的。

    况且藏书楼内说起来是藏书十数万卷,真要认真计较起来,因为都是文言文记录在竹简之上,总字数怕是比现代的一部长篇小说的字数还要少。

    所以秦湛记忆这些书简,还真的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和时间。

    整体上差不多也就一刻钟的样子,他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目的了。

    目标顺利达成,秦湛自然是有些高兴,可是他这高兴还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贵客不走寻常路,可是小圣贤庄有何怠慢之处,老朽在此还请多多海涵!”

    这声音一听就是一个老人家所说,但是却丝毫没有显出一点老态,反而是中气十足苍劲有力。

    很显然,这个老者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老者,最起码一个普通的老者绝不能在秦湛不知晓的情况下,走得离他那么近还能让他不发觉。

    这一点,在秦湛看到老者面容之时,他就更加肯定了。

    满头白发尽显柔顺,脸上面容无丝毫褶皱,双眼之中目光更是清明如同幼儿。

    凡是在这样的年纪,还能有这些特征的,除了会善于保养的之外,怕也只能是内功高手才有的特征了。

    很显然,这个能够瞒过秦湛出现在藏书楼中的老者,肯定不会是第一种情况。

    而整个儒家,能有这般能为的人,那就只有……

    “哦,阁下是?”秦湛心中对于老者的身份虽已有了猜测,但他却不想直接捅明白了来。

    毕竟说到底秦湛这种行为算是私自看了别人的东西,现在被人抓个现行肯定有那么一点尴尬不是。

    与此同时,秦湛对面的老者,也就是发现了藏书阁异常后赶来的荀子,此时望向秦湛的目光虽然依旧平静,心里面可谓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与很多这个时期的很多老古董一样,荀子在还没有成为荀子的时候,也曾效仿过百家中的诸子先贤,亲身求学游历天下。

    而正是在这种游历之中,荀子经历过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在增长了他见识的同时,还让他学会了多种多样的本领。

    这之中,他最引以为豪的两件事,莫过于他一身几乎可与医家相比的超凡医术,还有仅凭看一个人的面相就能识人的本领。

    医术之事此事不予多说,这里重点还要在后者相面的本事。

    他曾为自己的两个弟子相过面,曾亲口对韩非说:“聪明睿智是你最大的长处,它能使你将来必成大器,但是你也终将为你的聪明睿智所误,碰得头破血流。”

    他对李斯亲口说过:“你的成就或许比你的师兄韩非还要高,但是你所成就的道路,一路走来都将铺满鲜血和枯骨。”

    结果几十年后,韩非终于就著成了《韩非子》一书,并且在秦国成为了法家的重要代表,备受嬴政的备受秦王嬴政赏识,一时间可谓是权倾朝野,风头无两。

    至于另一个人李斯,从到秦国后终于能够一展所长,并且借助自己的权谋之术,不断铲除一个个挡在自己前进路上的敌人,甚至到最后,他还与其他人合谋毒害了陷入冤狱的他的师兄韩非,最后登上了大秦丞相的位子。

    两次相面,一语即中,不得不说荀子的相面之术的确是非同凡响。

    可以说的是,若在今日之前有人对他说有他无法看清的面相,那荀子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但是就在今日,就在这藏书楼中,他就无法看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面相。

    命数前途诡异莫变不说,竟然还是时断时续参差不齐。

    要知道,天地变幻莫测,一个人的命运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起伏本是寻常,但是却从没有听说一个人的命运会如同迷雾一般,更不要说命数断断续续的情况,那是一个人只有在生死之间徘徊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

    荀子年近半百,尽管心中想着这许多事情,他的面容神情却是一直古井无波没有丝毫变化,充分展现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儒者胸襟。

    闻听了秦湛的文化,洞察入微的他瞬间就想明白了秦湛的想法,顺水推舟地抚须笑道:“老朽只是儒家中不足轻重的一员,这藏书楼中藏有历代圣贤典籍,今日来此只是为了整理藏书。”

    秦湛暗自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要是在儒家之中不算什么人的话,那伏念张良他们又算是什么。

    不过他也知道这老者不是不想拆穿自己,而是害怕自己将这里损坏了,甚至还暗中特别提醒他这里有历代圣贤典籍。

    既然如此,秦湛自然也是顺水推舟,眼珠一转笑道:“阁下保护这些历代圣贤典籍的心情实在令人钦佩,其实此次在下来到这里也是因为太过仰慕先贤,为了更好地接受上古圣贤们的熏陶。”

    荀子闻听此言嘴角暗自抽搐了一下,偷入藏书楼也能叫做仰慕先贤的话,那还有什么是不叫仰慕圣贤的了。

    一时间,秦湛和荀子两人大眼瞪着小眼,心中念头百转,像极了一只小狐狸和一只老狐狸。(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