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正文卷 第三章 变化
    “伤亡如何?”

    后山精铁洞外,一名背负长剑的吊眉中年人神情冷峻的看着守山弟子不断从洞内抬出一具具尸体,此人乃是傲剑山庄的外门执事长老陈童,主要负责后山的守卫。

    面对着冷若冰霜的陈长老,本是负责矿洞的执事不由抹了一把冷汗,低着头道:“回禀陈长老,共计有四十九名杂役弟子身亡。”

    “混账东西!”

    听着如此伤亡,陈长老不由暴怒起来,抬手就是给了那名执事一巴掌,继而又道:“这么说来,下午上工的这批杂役弟子就只活下来一个人?这般严重的伤亡,事发时你在哪里?前来袭击的又有多少人?”

    “属下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等回转之时,那些人已然撤走,只远远看到七八道身影,想来前来袭击矿洞的这批人应是不少于十人。”

    那执事挨了一巴掌,却丝毫不敢妄动,低着头将自己所知情况如实汇报,陈长老听之又欲发作,恰此时一名守山弟子上前道:“禀陈长老,找到一名幸存的杂役弟子,另外发现一具尸身,已确定不是门中弟子。”

    “嗯?将人带过来。”

    话音刚落,陈长老就见一名粗眉大眼,方面阔耳,身穿杂役弟子服的短发青年在两名守山弟子的陪同下从洞口走来,再后面另有两名守山弟子抬着一具身着藏青色长袍的尸体。

    见此,陈长老脚下一动,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那短发青年身前,他先是看了眼那具尸身,随后将目光落在了短发青年手中的长剑上,道:“碧水剑?此剑如何来的?”

    这短发青年自然就是王延,面对着位高权重的陈长老,王延不敢有所耽搁,将之前洞中发生之事一一道出,至于摸尸一事自然是绝口不提。

    “照你所说,这群来袭之人武功也只是平常,但组织有序谋划清晰,如此说来...”

    陈长老目光闪动起来,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只是他对王延所言却并非尽信,只见他一手探出,在那白净男子的尸身上连点数下,方才收回手喃喃道:“的确修为不高,手足六经只各通其三,这等情况下所会武功与轻功绝谈不上高明,却不知是哪里来的毛贼,敢来我傲剑山庄作乱!”

    陈长老说着又是回头狠狠的盯了那执事两眼,显得异常恼怒,但最终只是重重哼了一声后,转头看着王延道:“此番你立功了,不仅手刃贼人一名,还查探清楚了不少情况,我傲剑山庄从来都是赏罚分明。这样吧,这两****且不用来上工了,好好休养一番,另外此物给你,作为你此番的功劳赏赐。”

    说着,陈长老从怀中拿出一块灰色令牌,令牌中央刻着‘剑经’二字,王延见之不由心神一震,他入门五年自是认得此物。

    “凭此令牌你可去外门的剑经阁第一层中挑选一本秘笈自行修炼,小子,你不错,好好努力吧。”

    说完这话,陈长老再不理会王延,只是对那名执事和领头的守山弟子嘱咐了几句,做出一番安排后便施展轻功飘身而去。

    眼见陈长老身形去远王延暗自松了口气,正准备收起那块剑经令牌,却见负责矿洞的那名执事走了过来,此人在陈长老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但面对区区杂役弟子却是趾高气扬,对着王延冷冷道:“既然陈长老说了,明后两****就不用来上工了,但你还是杂役弟子,后面每日该上交的精铁矿必须一块不落。”

    矿洞执事说完也不管王延是何反应转身就离开了,至于周围的守山弟子都是各行其是无人理会王延,这般情况下,王延再不耽搁收好剑经令牌后朝着前山外门的自家居所飞奔而去。

    小半个时辰后王延才回到自己的居所,关好房门后,便迫不及待的将藏在身上的战利品一一掏出,一番整理后,共有铜钱九吊,银.裸.子二十三颗,金豆子三粒,铜钥匙一把,再算上碧水剑,此番当真算是收获极大。

    别看只是些金银财物,要知道王延入门五年每日辛勤挖矿至如今才存下两吊铜钱,虽然每日挖矿门中都会支付十文铜钱,但在门中住宿,吃饭,甚至进入练功场都会花费钱财,有了这笔钱,别的不说,王延至少不用再去每日挖矿,因为杂役弟子并不是必须上工,只是每日必须上交一块精铁矿或十块普通铁矿。

    “听说宝药堂那边有提升修炼速度的灵丹售卖,有了这笔钱或许我该抽个时间去见识见识。”

    王延喜滋滋的将散碎银两和铜钱揣好,随即定了定心神,开始仔细回想今日在矿洞中发生的一幕幕,随着思绪流转,王延确定自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但具体变化他却是说不出来,除此外,关于白净男子口中那本踏剑步秘笈的去向他想了半天也没有答案。

    “不管怎么说,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浑噩度日,要是下一次再有人来山庄作乱,我只怕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接下来这段日子应该把这些银两和剑经令牌充分利用起来,尽快提升修为,增强武功。”

    想到这,王延不自主的催动起剑元心经,想看看之前一番生死搏斗后,内功有无变化,然而他方一动念,一排信息便浮现在脑海中。

    “武功资质:中下(悟性:55,根骨:19,无特殊修炼资质。)

    所会武功:

    剑元心经,黄级上品内功,当前进度--第三重(19612/30000)

    血剑指,黄级中品武技,当前进度--第一式第二重(3255/5000),第二式第一重(1255/2500),第三式第一重(863/2500)。

    当前所有经验值:300。”

    在此之前,王延每次查探自己的修炼情况,脑海中也会出现类似信息,但绝没有这般详细,特别是括号内出现的信息皆是今日首见,更重要的是王延之前得到的信息当中并无经验值这一项。

    这经验值代表的是什么?有什么作用?

    一时间,王延搞不明白,但他也没有多想,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根骨和悟性上,待稍作琢磨后,他竟是闭目运功开始练起了剑云心经。足足两个时辰,待体中内气行完周天,完成一遍行功后,王延方才睁开眼再度查看起自己的修炼状况。

    “剑元心经,黄级上品内功,当前进度--第三重(19631/30000)”

    相比起行功之前,括号内的数字增加了19点,看着如此变动,王延不由喃喃道:“如此看来,括号内的数字代表具体的修炼进度,我的根骨为19,行功一次就只能增长19点修炼度,怪不得五年时间我的内功还是这般差劲。”

    王延记忆中,自己入门五年来,每日早晚各修炼内功一次堪称勤勉,可如今知道具体资质,仔细算下来着实只能练到目前的程度。这样的事实不由让王延有些丧气,但随之他又想起什么,目光落在了经验值上面,紧跟着他心念一动,就见经验值的数字飞快减少,而剑元心经的修炼度开始急速提升。

    19931!

    等到经验值归零后,剑元心经的修炼度猛增了300点,王延登时大喜起来。

    “没想到这经验值竟可以直接增进修炼,如此的话,岂不是说...”

    瞬间,王延回想起自己击杀那白净男子后的畅快感,他几乎能肯定经验值就来源于那时候得到的那股神秘力量,一念及此,他的目光不由闪动起来,过了半晌整个人才平静下来。随后,王延打了盆水清洗了一番身上的血迹,又换上一件干净衣服后,便拿起碧水剑出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