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正文卷 第四章 剑经阁
    元霞山,故老相传的灵山雄峰,是南越州中最为出名的灵地之一,而傲剑山庄就坐落在元霞山上,并将整座山都囊括在了山门之内。元霞山共有山峰四座,前山的高低子母峰就划给了内外门,整个外门就在紧挨山门的子峰上。

    王延从居所出来后,便径直穿过演武场,不多时就来到了位于子峰最北面的剑经阁,由于此处是收藏门中秘笈的重地,故而难见人影,只是偶有巡逻队路过。

    王延一路通行无阻的来到了剑经阁大殿的正门之前,不过他刚想入内,却觉得一股劲风扑面,紧跟着眼前一花,待得视觉恢复如常后,却见身前站着个精瘦老头。

    老头斜身倚在门框上,挡住了王延的去路,而他手上拿着一根长长的烟杆,待得吧唧了两口烟锅子后,老头斜眼看向王延,懒懒的道:“小子,不知道这什么地方?怎敢随意乱闯?”

    好厉害的轻功!

    面对精瘦老头,王延不敢有丝毫不敬,连忙取出剑经令牌双手奉上后,道:“这是陈长老交给弟子的。”

    “陈童?嗯,令牌没有问题,你进来吧,记得只能在第一层挑选一本秘笈,除此外,挑选秘笈时轻拿轻放,哪里拿的放回哪里,别让老头子到时候受累还帮你收拾。”

    精瘦老头说完这话后便转过身,双手背于身后缓缓踱步朝着一旁走开,王延却没有唐突,躬身一礼道:“前辈放心,弟子知晓了。”

    说完,王延才踏过门槛进入了剑经阁内,这剑经阁倒是不甚宽敞,数十米见方的第一层大厅中,鳞次栉比的摆放着十余排书柜,每排书柜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秘籍,除此外,每排排头的书柜上都有标注:内功心法,轻功身法,剑法,指法等等。

    王延现在的想法很清晰,就是尽快增强自己的实力,而他现在有一把碧水剑,自然而然的就是想得到一本剑法秘笈加以修炼,毕竟对于低阶弟子来说有无兵刃差别甚大,故而他根本不作多想,朝着标注了剑法的那排书柜就是直奔而去,只是他刚拿起一本剑法秘笈,就是听到精瘦老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愚不可及,连贪多嚼不烂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真是可悲可叹啊。”

    这番话若是方建年等人说来,王延只会当做耳旁风,但之前见识过老头那骇人轻功后,王延登时明白老头话有所指,故而他放下秘笈,转身跑到老头身前,对其躬身一礼道:“弟子天资愚钝,入门五年却进境缓慢,还请前辈指点。”

    王延礼数极佳,然而那老头却不理他,自顾自的踱步,王延见此心念一动,却是拿出一颗银.裸.子,双手奉于老头身前,又道:“请前辈不吝赐教。”

    看着王延手上的银.裸.子,那老头眼睛一亮,顺手拿过后嘿嘿笑道:“你小子不错,礼数来的周全,既如此老头子今天就指点你一番,接着。”

    话音未落,老头却是从衣囊中捞出一本秘笈丢向王延,王延顺手接过摊开一看,就见秘笈的封皮上写着‘剑元心经详解’,看着这六个字王延面露不解之色,老头子却不管他,悠悠道:“修炼一途首在根基,武道一途的根基为何?内功也!”

    “习武之人,甭管天赋再高,内功跟不上终究练不出名堂,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便是如此。而我傲剑山庄的入门内功心法《剑元心经》虽非绝顶,但对于傲剑门人来说却是最为合适的筑基功法。”

    老头说到这顿住了,看着王延道:“你可知你们入门时门中除开剑元心经外为何只授你们血剑指一套武功?”

    王延略作思考后,回道:“剑元心经第一重练成后可打通手太阴肺经和手少阴心经,如此便可修炼血剑指前三式。”

    “之后呢?”

    “剑元心经第二到第四重打通的皆为足六经,而足六经尽皆打通后方可修炼《踏剑步》,如此才有资格晋为守山弟子。”

    “再后面呢?”

    王延摇了摇头,他委实不知这当中还有何玄妙,他只知剑元心经共有七重,前六重每练成一重可打通两处十二正经,而这心法最高只能修炼到肉身境中期。

    “肉身境初期又叫做通脉期,意指打通十二正经;肉身境中期则被称作蕴胎期,就是要将内气在丹田处蕴结成胎,然后细细打磨,让内力更加精纯浑厚,为进阶先天打下坚实的基础。

    但一般人又怎知道,各大派对于不同境界皆有玄法秘术,就拿剑元心经来说,虽有七重却无打磨内气之法,那这第七重是拿来干嘛的?”

    王延摇摇头,但他全副心神已被精瘦老头所言吸引,精瘦老头也不卖关子,嘿嘿笑道:“你之前说的都没错,只是没说全,剑元心经练到第五重,血剑指后面两式就可修炼,练到第六重门中就会赐下秘术《凝元剑煞功》,这门秘术专修剑煞,练到深处有破神之效,但它最大的作用却是在剑元心经修炼到第七重后与之两功相合,在内胎中凝练出一缕血煞剑气,从而配合更为高深的内功心法将内胎打磨成血煞剑胎。

    你或许心中疑惑,这血煞剑胎有何用处,我只告诉你四个字,‘血剑九式’!”

    血剑九式?!

    王延心中狂震,他当然知道这门剑法,血剑九式可是傲剑山庄镇派三大剑法之一。十三年前,少庄主傲剑寒雪便是将此剑法练至大成后,一举连败南越州中十数位知名剑客,继而得到天元圣岛青睐,得入登龙台成就先天,名传五州。

    可以说血剑九式名气之大,哪怕是刚入门的弟子也是如雷贯耳,王延万万没想到血剑九式会与剑元心经产生联系。精瘦老头对于王延的震惊毫不意外,嘿嘿一笑后,说出了让王延更加震惊的话。

    “血剑九式作为镇派剑法之一,修炼条件自然极高,而其中一条先决条件便是血煞剑胎!除此之外,血剑指这门看似平平无奇的指法,实则是从血剑九式第一式衍化出来的,故而若能将血剑指练出些名堂来,到时候对于修炼血剑九式却是大有益处的。

    怎么样?现在你还想修炼其他剑法吗?”

    王延摇了摇头,经过精瘦老头这番细说是个傻子也知道剑元心经何等重要,无论从哪方面说,在他这个阶段自然是要不惜一切的尽快提升剑元心经。

    “我也不诓你,这《剑元心经详解》乃我所著,当中详细解说了剑元心经修炼时的各个难点,并摘选了数位门中先天前辈修炼此内功时的心得,我给你一个时辰先看看,若是对你有所助益你可用剑经令牌交换。

    不过我事先说明,此秘笈有些地方比较艰涩,若是愚笨之人却是不易看懂的。”

    听得精瘦老头如此说,王延再不耽搁翻开手中秘笈就是看了起来。这《剑元心经详解》不过十余页,不到半个时辰王延便是粗粗的通读了一遍,尽管只是粗读,但王延却觉大有收获,不仅平常修炼剑元心经时的诸多疑难之处在秘笈中找到了答案,更关键是他行功时内气在经脉中不时遇到阻滞这一问题也在秘笈中找到了解决方法。

    这般收获下,王延几乎是忍不住就要立刻行功修炼一番剑元心经,不过他好歹还知道自己现在身处剑经阁,不敢放肆,只是不自禁的查看了下武功修炼状况,这一看之下,却是让王延大喜起来。

    “剑元心经,黄级上品内功,当前进度--第三重(19931/28500)”

    虽然修炼度没有直接提高,但所需修炼度却是直接降低了1500点,要知道这仅仅只是粗读一遍所产生的效果。

    “多谢前辈指点,弟子就换这本《剑元心经详解》了。”

    精瘦老头不知何时躺在了不远处的一张藤椅上,面对王延躬身拜谢,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王延见此自知该离开了,然而他刚欲转身,却不想精瘦老头却睁开眼睛,道:“哦,对了...”

    精瘦老头的话刚说出半截,王延正欲细听,却突见老头右手缓缓伸出,随之指尖轻弹,就见之前自己奉上那枚银.裸.子被弹上半空,王延不明白精瘦老头何意,正疑惑间又见老头右手并指成剑,继而朝着自己眼前电射而来。

    唰。

    电射而来的剑指在半空中划拉出数道指影,仿佛同时有五六道剑指从上下左右各个方向击向王延面部,王延心惊之下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概因这剑指来的实在太快。

    眼见剑指就要临门,王延心头狂跳,但下一瞬,道道指影倏尔散开,精瘦老头却是五指一分收了招式,紧跟着,手掌摊开向上,随即只听‘哒哒’两声,竟是银.裸.子重新落在他手上,只是那颗银.裸.子已然自中被一切两半。

    王延被精瘦老头这等手段完全震住了,但隐隐之间他却觉老头所用指法极为熟悉,不由脱口道:“血剑指?”

    精瘦老头微微一笑没有否认,只是道:“日后修炼上若有难处可来求教,但每次来时记得带上一壶三十年陈酿的醉里红,以及山脚下绵什镇上刘家老店秘制的烧鹅两只。好了,去吧。”

    说完,精瘦老头再不理会王延,闭目养神起来,王延见此对着精瘦老头又是一拜,便即转过身朝着外间大步而去。

    待得王延走远,精瘦老头的双眼缓缓睁开,远远看着王延模糊的背影,喃喃道:“又是一个大傻子,血剑九式要真是这般好练,门中就不会每三十年才有一人练成。不过若无这些个大傻子,老夫又去哪里吃喝?又去哪里寻些银两花差?嘿嘿,嘿嘿嘿。”

    笑声中,精瘦老头闭目沉眠,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有外门弟子前来剑经阁,重复的一幕再度在这大厅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