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正文卷 第五章 坑蒙拐骗张小宝
    咯咯咯...

    雄鸡高唱,天边泛白,又是一日初晨。

    随着鸡叫之声,位于子峰最南边的杂役弟子居所处,一名名杂役弟子推门而出,有的结伴前往演武场开始齐齐演练血剑指套路,有的则扛起鹤嘴锄朝着后山精铁洞而去,数百弟子分流而行,又揭开了傲剑山庄新的一天,只是王延却不在其中。

    自那日从剑经阁归来后,王延便足不出户,整整两日只在房中闭门苦读与修炼。虽只是短短两天时间,王延却是进境惊人,概因那本《剑元心经详解》,他甚至自觉找到了修炼的坦途。

    呼...

    狭窄的房间内,盘膝坐于榻上的王延长出一口气,继而双手相合缓缓收功,片刻后,他起身走到屋内的小桌前,拿起桌上的冷馒头就着凉水,一边吃一边看起了《剑元心经详解》。

    就这般,待得晨曦破晓,一缕晨光照进屋内后,王延方才合上秘笈,喃喃道:“两日苦读下来,这秘笈之中的精义已被我尽数理解,至于前辈所说的艰涩处却是没发现,想来是资质之中的悟性起了作用,不过如此一来这秘笈再读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效果了。”

    这般想着,王延自然而然的查看起武功修炼状况。

    ‘剑元心经,黄级上品内功,当前进度--第三重(20102/24000)’

    自昨日连番精读,剑元心经所需修炼度降低到24000以后,王延又数度细细揣摩秘笈精义,但到现在依旧没有变化,毕竟剑元心经只是入门心法,而这《剑元心经详解》内容也并不多,只不过十余页,能减少两成所需修炼度已然算是奇效。

    更重要的是,这秘笈的功效可不仅仅是减少所需修炼度,由于王延在其中找到了行功时内气在经脉中受到阻滞而致使内气运行缓慢的解决方法,如今他行气周天的速度大幅度提升,修炼一遍剑元心经所需时间已从原来的两个时辰降低到了不足一个时辰。

    如此一来,根据王延自身经脉的承受度和恢复速度,他一天足足可以修炼五次剑元心经,所需时间与以前修炼两次相差无几,修炼速度等若是凭空快了一倍多,他没理由不知足。

    “还是太过贪心了,这秘笈能有现在的效果已然堪称奇效,毕竟按照以前的情况,要将剑元心经突破到第四重还需要一年左右,如今却只需要四十来天便有望突破。

    不过陈长老允我的两日时间已到,接下来却是无法再这般闭门苦修,今日终究还得去一趟精铁洞的,只是...”

    王毅不自禁又想到了两天前那场厮杀,他一直不明白那些人为何要去精铁洞袭杀杂役弟子,毕竟精铁洞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目标,而且杂役弟子死的再多对傲剑山庄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尽管想不明白那些人的动机,但是每当回想起那名白净男子口中那些奇奇怪怪的话,王延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直觉:那些人很有可能会再来!

    这样的感觉让王延产生了极大的不安,但同时隐隐也有些兴奋,他尽量压下心中的躁动,仔细思量起来。

    “原本是打算学习一门剑法,从而借碧水剑增强自身实力,然而现在剑元心经虽然进境颇快,但我本身的实力却是没有变化,若是再遇到那些人只怕凶多吉少,如此的话倒是该想办法寻些防身之物。”

    打定这样的主意后,王延也不再闭关,提起碧水剑就是出门而去。晨曦照耀之下,王延一路往子峰东北方向奔去,那边可是有不少好地方,王延之前想去的宝药堂就在其中,除此外,还有医馆,杂货铺,当铺,专门对门中弟子出售兵刃的名剑堂等等,简直就像是个缩小版的集镇。

    不多时,王延便接近了这个门中‘集镇’,远远的就看见一面大旗迎风招展,上书‘宝药堂’三个字,却是这家铺子就在集镇的当头上。入门五年,王延还是第一次来这边,加之他如今腰包里有些银两,故而他不禁把腰杆挺的笔直,方才朝着集镇大步而去。

    “瞧一瞧,看一看,上好的凝血散,只卖一百文一包咯。”

    “九成新的寒月剑便宜出售,买不买都来看一看啊。”

    “大量出售精铁矿,四百九十文一块,不二价!”

    尚未进入集镇,巨大的喧嚣声就扑面而来,微微的不适后,王延却觉得热闹和新奇,迫不及待的进入集镇当中。

    一入镇中,只见宽敞的街道上除开两旁的店铺外,街道两边竟是满满当当摆满了好些个摊位,这些摆摊的人莫不是穿着守山弟子的天蓝色劲装。看着这一幕,王延方才想起,门中默许除开杂役弟子以外的其他弟子,可以在清晨这个时间段前来集镇这边互通有无,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互通有无’竟然发展到这种规模,简直是形成了一个摊市,更让王延吃惊的是,他还看到一个内门弟子在名剑堂前面摆摊。

    很显然这个摊市存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门中既然没有管束,显然是默许了这样的存在,想来也算是守山弟子乃至更高阶弟子的一点小福利。只是王延放眼望去,这摊市内除开自己就没有第二个杂役弟子,自己在此买东西算不算违反门规?

    王延迟疑的站在镇子口,然而不等他想出个所以,旁边突得一道人影窜出,没等王延做出反应就是一把搂住他胳膊。

    “兄弟,来我这看看,下九流三件套,正是你这样的杂役弟子防身必备之物。”

    王延听着声音转头看去,就见一张圆滚滚的脸杵到自己面前,那脸上的两个小眼睛迷瞪成一条缝,一张远比平常人大的嘴巴往两边咧开,再加上一个鹰钩鼻和一对招风耳,这样的五官组成的笑容让王延有些不寒而栗,王延第一时间就想挣脱身后那只手,但对方毕竟是守山弟子他不想太过失礼,纠结之下,就被这个长相奇葩的家伙给一步步拖到了摊位前。

    “当当当,这位兄弟,请允许我隆重向你介绍--张小宝特制下九流三件套!请看这第一件...”

    王延实在忍不住了,道:“师兄,我还是杂役弟子...”

    话没说完,奇葩师兄却是抢过话头道:“这位兄弟,我这下九流三件套正是为你这样的杂役弟子专门研制的防身至宝。师弟你应该知道前两天精铁洞那事吧,好家伙,一口气死了上百人,都是你这样的杂役弟子啊。

    然而门中却没什么反应,后山的守卫短暂增强了一段时间,但在昨天又松懈了下来。这种情况下,师弟若是去后山挖矿的时候那些人再来怎么办?难保齐下个遭殃的就是你啊。

    但只要你买了我的三件套,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偷袭,暗杀,绝地反杀,甚至虐杀都不再是梦想,而且价格公道,不要一百两,甚至不要十两,只要八两八,安全买回家!”

    看着这位长相奇葩,特别是脑袋上如同种草一般留着几根杂毛的师兄口吐莲花一般以极快的语速说出这些话,王延脑袋开始发懵,甚至额头都有些微发烫,眼前的事物变得模模糊糊,隐隐间,他仿佛看到无数数字和奇异的符号在快速流动,整个人如同当机一般愣在原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延方才回过神来,眼前的一切恢复如常,随即他就发现奇葩师兄正拉着他的衣袖,舔着脸道:“怎么样,兄弟?动心了吧?动心了就赶紧下手吧,手快有手慢无啊。”

    王延终于有了反应,不紧不慢的道:“师兄,我想说我还是杂役弟子,在这里买东西会否违反门规?”

    “呃?”

    奇葩师兄一愣,但随即眼珠滴溜溜一转,一拍自己大腿,道:“兄弟是第一次来‘小市’这边?”

    原来这摊市被守山弟子叫做‘小市’吗?

    王延微一动念,却只是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刚才那阵怪异反应后,王延觉得自己似乎又产生了些许变化,具体怎么样他不清楚,但至少面对眼前这位奇葩师兄他却觉得更加从容。

    得了王延的回应,张小宝伸手刮了下鼻子,然后哈哈一笑道:“兄弟多虑了,这小市的规矩很简单,针对杂役弟子来说就是许买不许卖,兄弟要只是来买东西的话保管放心。

    不过兄弟既然是第一次来,又第一个遇上我,那这就是缘分啊,我啥也不多说了,给兄弟打个折,六两,三件套拿走。另外,这小市里我张小宝门儿清,兄弟还要买啥直管说,我指定用最便宜的价钱给你弄来,权当交个朋友。”

    张小宝?

    王延记住了这位奇葩师兄的名字,也彻底记住了这个人,因为这张小宝给他的感觉很特别,全然不像记忆中的那些人,仅仅是死板冰冷的信息,他觉得张小宝是那样鲜活,跳脱,充满灵气,不管张小宝是出于什么目的,王延愿意交这个朋友。

    “好。”

    王延话一出口,随即就从衣囊中取出几颗银.裸.子放在了摊位上,然后拱手道:“在下王延,承蒙张师兄看得上,今日就交了张师兄这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