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六章 杀剑令

第六章 杀剑令

        奇葩师兄张小宝似乎没想到王延这么爽利的掏出银子,两眼直愣愣的盯着摊位上的银.裸.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过这家伙反应倒是快,随即一把抄过银子,然后拿衣袖抹了下嘴角,嘿嘿笑道:“王兄弟真是爽利人,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既是朋友,俺也实话实说,这三件套虽是有点贵,但对王兄弟来说肯定适合的。”

        说着,张小宝将一个小布袋,一个小纸包以及一根指头长短的细木吹管递了过来,完了他脸上还流露出些许不好意思的笑容。

        这般情况下,王延知道自己多半是被坑了,但他并不恼怒,反而看着张小宝脸上那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笑容还觉得此人有趣。不过张小宝反复说这什么三件套是最佳防身之物,王延倒也生了些兴趣。

        “这是石灰粉?这是...”

        “蒙汗药啊,刚说了。”

        “这是暗器吹箭?”

        “嗯,里面放着根涂抹了松筋散的细针,只要被这针射中,保管他小半天内提不起半分劲来。”

        王延搞清楚所谓的三件套,但是不明白这三样东西究竟有何大用,张小宝倒好似把王延真当朋友,贴身过来低声道:“兄弟你别怪我说话直,你们杂役弟子也就那三拳两腿的功夫,连剑法都不会,根本不顶用,但有了三件套就不一样了,遇上敌人先撒把石灰蒙了他眼睛,那这人不就任你宰割了?至不济,再用吹箭阴他一下,那肯定妥妥的了。

        至于这蒙汗药,下毒的手段是多种多样,反正一句话,这杀人的功夫不全在身上,多用用脑子以弱击强不在话下,不说其他,只要用好这三件套,蕴胎期以下随便对付。

        不过兄弟我提醒你,这些东西可别对同门用,那是违反门规的。”

        多用脑子吗?

        王延觉得张小宝说的有道理,他回想起那天在精铁洞内,若不是突然开窍没有傻乎乎冲上去,又动脑子将油灯打灭,他的下场必然和方建年相同。而反过来,王延觉得当时自己若有三件套,再多动动脑子,比如趁乱撒石灰粉,摸黑用吹箭阴人,指不定还能击杀两三人。

        想到这些,王延登时觉得自己这六两银子花的值了,因为他不仅仅是买了个三件套,张小宝等于是给他打开了一扇门,他甚至现在就开始琢磨起再遇上那些人自己该怎么以弱击强,杀个天地反覆。当真是老话说得好,‘学好需三年,学坏三分钟’,王延前两日还被剑经阁的老头忽悠的一心想勤练武功,现在却琢磨起如何用这些个下九流的手段。

        不过王延这一琢磨,倒真是琢磨出些问题,他当即向张小宝问道:“张师兄,如果对面也有三件套该如何应对。”

        张小宝一扯嘴角,显然被问住了,好在这家伙反应奇快,打了个哈哈就道:“王兄弟,你这话问的就外道了,这下九流手段比的就是个快,准,狠,谁能抓住机会先一步出手,那自然谁就赢面大,你说是吧?”

        王延点点头,随即又准备问什么,但张小宝抢先道:“王兄弟,既然你第一次来小市,想必是要准备买些什么,甭客气直管说,我保管带你置办齐全,帮你省事省力省心省钱。”

        被张小宝这一打岔,王延倒真是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如今防身之物已经买到,王延还想买些加快修炼速度的灵丹以及一些精铁石,距离下次杂役弟子小比只有月余时间,在此之前王延不打算再去挖矿,准备全力冲击剑元心经第四重以及修炼血剑指,力图在小比时能获得个好名次。

        王延把自己的要求一说,张小宝这家伙倒也够朋友,把自家摊子一收就带着王延朝小市里面而去,这家伙倒是没吹牛,对小市当真是门儿清,小半个时辰下来,王延就买齐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都比摊主喊的价钱便宜。

        “精铁矿二十块,每块花费四百五十文,这就去掉九两;增元丹十颗,每颗二两,这又去掉二十两;会意散十包,每包也是二两,就又是二十两;就这一会儿工夫,延哥儿你可是花掉了四十九两啊。”

        张小宝跟在王延身旁掰着指头给王延算账,这一趟下来张小宝自觉和王延熟络多了,连称呼都改了。不过王延没理会他,只是看着手中的两种灵丹,不过心中却暗道:‘还有你那三件套的六两呢。’

        增元丹,黄级中品灵丹,服用后十二个时辰内修炼内功效果提升一成。

        会意散,黄级中品灵丹,服用后十二个时辰内修炼武技效果提升一成。

        “啧啧,一口气花掉这么多银子还这般坦然自若,延哥儿你真是土豪,你这朋友我算是交对了,以后我有什么好东西指定第一时间想到你。”

        土豪?

        王延已经习惯张小宝口中不时冒出的新词,有些词懂有些词不懂,不过他都不会问,至于‘土豪’这个词他大致有些明白,但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土豪,只是发了一笔横财罢了,而且这一趟下来,他的横财只剩下几颗银.裸.子了,九吊铜钱和三粒金豆子都用了出去。【注:一千文铜钱=一吊钱=一两银子,十两银子=一两金子,一个金豆子是一两,基本算是通用设定。】

        “张师兄放心,只要是好东西,只要我够钱,指定照顾张师兄生意。”

        王延笑嘻嘻的回应,他觉得自己跟张小宝呆一起,心思,脑子,嘴都更灵动了,就这些话搁以前他是怎么都说不出口的。

        “够哥们儿!”

        张小宝嘿嘿笑着冲王延比出大拇指,随即又想说什么,但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悠长肃穆的号角声,张小宝一听这声音登时脸色一变,道:“出事了,快走。”

        说着,张小宝拉起王延就朝集镇外奔去,一路所过,小市上摆放摊位的弟子统统收摊,待收拾利落后也是齐齐向集镇外奔去。

        关于这号角声,王延也多少知道,这是门中用来紧急召集外门弟子的,不过一般情况下绝不会动用,如今先有精铁洞一事,现在又动用了紧急集结号,答案自然明显,外门之中只怕发生了什么大事。

        果然,待得张小宝拉着王延奔行到演武场后,这里已经汇集了数百名外门弟子,就在演武场的高台上,以陈童为首的外门长老和一干执事围聚在一堆,皆是神情严峻。

        张小宝的人脉倒是挺广,到了演武场后便找到几位相识的守山弟子询问情况,问了一圈下来,情况也了解的七七八八,竟然是两支守山弟子的巡逻队一前一后遭到了袭击!两支巡逻队皆是死伤惨重。

        这样的情况是王延万万没想到的,尽管杂役弟子和守山弟子都属于外门弟子,可是相互之间差别甚大,守山弟子莫不会轻功与剑法,单个战斗力远超杂役弟子,更重要的是守山弟子都习练了小紫薇天星剑阵,而巡逻队是二十人一组,遇敌之后结阵对敌,战斗力更是暴增。这种状况下,来袭之人能在短短时间内破开剑阵,杀伤大半巡逻队成员,且在门中做出反应前迅速撤离,这样的实力委实让人心惊,也无怪外门长老会动用紧急集结号。

        张小宝显然也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低声喃喃道:“听雨楼那群家伙显然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就算周元英突破到了蕴胎期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雨楼?

        王延心中一惊,他直觉张小宝所言与袭击门派之人有莫大干系,但关键是张小宝怎么知道的?只是不待王延想明白,张小宝便道:“延哥儿,你在这里稍等,我去那边打探下消息。”

        说完这话,张小宝就朝临近高台的方向窜去,很快,王延就见张小宝凑到一个围聚着十来名守山弟子的圈子旁,这圈子中有几人王延有所记忆,皆是外门弟子中名声极高,武功靠前的,看起来那边就是守山弟子中的精英小团体,不过张小宝能在这小团体中打探到消息,更让王延觉得张小宝神通广大,人脉宽广。

        没过多久,张小宝就倒转回来,只是不等他将打探的具体情况道出,高台上的一众长老终于做出了反应,那位陈童长老越众而出,催动内力声震全场。

        “传庄主口谕,即日起,傲剑山庄封山戒严,所有弟子无手令不得离开山门。期间,若门中弟子在山门之内再遇袭击,当奋起反击,凡能斩杀来犯之敌门中皆有赏赐,表现卓越者可获杀剑令。”

        杀剑令!

        听到陈童长老的话,演武场内登时炸锅了,概因这‘杀剑令’!此令为庄主亲赐,得此令不仅可直接晋升为内门弟子,更重要的是凭此令可进入一次门中秘地--流月剑海。

        王延对流月剑海的记忆很少,但也知道当年少庄主傲剑寒雪就是在流月剑海中磨砺出自身剑意,方才成为了南越州中的顶尖剑客。

        杀剑令对于外门弟子来说,是绝不容错过的机遇,更代表着一条金光大道,没有外门弟子不动心的,王延自然也不例外,心头不禁火热起来,然而他身旁的张小宝却是皱起了眉头,喃喃道:“封山戒严?我堂堂傲剑山庄就这么怂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