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正文卷 第九章 四小姐(下)
    过了好半晌,年轻女子方才回过神来,随后仿佛想起了什么,低声道:“坠湖的是什么人?”

    “两个外人,死了;一个杂役弟子,快死了。”

    听着面具怪人的回答,年轻女人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有些难以置信的道:“杂役弟子?这样的话,我倒想知道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鬼伯伯,把这人救起来吧。”

    年轻女子话音刚落,场中就卷动起一股冷风,随即就见那面具怪人身形鬼魅的出现在了水潭之上。‘踏踏’,只见那面具怪人在水面上轻踏两下,竟是一个起落就飞身到了之前那道人影坠落的地方。

    “喝。”

    一声低喝,那面具怪人腾身半空,与此同时他右肩一抖,就见那空荡荡的衣袖登时卷束成棍一般,紧跟着,面具怪人在半空中一个翻转,那卷束起来的衣袖借势在空中一抡,下一瞬,这衣袖好似带着无可匹敌的巨力朝着水面就是一劈而下!

    嗡。

    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声势,平静的水面只荡开几圈涟漪,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然而下一瞬,涟漪中心突然出现一个漩涡,这漩涡迅速扩大,下一瞬,只听‘嘭’的一声爆响,一道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最关键是在水柱的上端有一个穿着杂役弟子服的短发年轻人,这年轻人等若是被水柱托出了水面。

    待得水柱退去,年轻人从空中跌落,面具怪人随意的一抖肩,空荡荡的衣袖便是一卷而出,将那年轻人牢牢卷住,随后,面具怪人脚下轻踏,带着年轻人两个起落之间便落在了那张白色玉璧之旁,最后将年轻杂役弟子放在了玉璧之旁。

    这年轻杂役弟子自然就是王延,此处也正是冰月寒潭。冰月寒潭与飞岩铁索桥之间相差近百米高度,加之此处寒气深重,水潭之上终年缭绕着厚厚的寒雾,故而身处铁索桥上看不到水潭的情况,身处水潭周围也同样看不到铁索桥上发生了什么。

    年轻女子看向一旁的王延,眼见其身上满是细碎的冰粒,整个人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胸口也没有丝毫起伏,不禁眉头一皱,道:“已经没有呼吸了,鬼伯伯,先护住他心脉。”

    听到年轻女子的吩咐,面具怪人点了点头,继而衣袖一甩,袖沿在王延的心口处连点数下,这番施为下,本是毫无生息的王延竟是嘴巴突然张开,口中喷出一道白气,更诡异的是那白气喷出之后在空中竟是凝而不散,好似化作一条白色小蛇一般盘在半空中。

    “寒气化形?看来此人寒毒已深,倒是有些棘手。”

    看着空中那如若小蛇的白气,年轻女子那对月牙般的秀眉皱的更紧,随即其右手并指成剑朝着半空中的白气隔空一指点去,‘啵’,一声轻响,那白气竟是溃散开来。紧跟着,年轻女子的左手在腰间一抹,指尖便多了一粒晶莹剔透的丹丸,只见她捏住丹丸的两指一弹,那丹丸就是破空而出,瞬间便没入了王延的口中。

    说来也怪,这丹丸入口,王延的嘴巴便是自行闭拢,几个呼吸后,王延身上的冰粒渐渐化开,年轻女子见此当即右手电射而出,对着地上的王延隔空一扯,王延登时就被隔空摄拿到了年轻女子身前。

    啪啪啪...

    年轻女子右手剑指迅快的在王延背心处连点数下,其后又将双手运掌抵住王延背心,继而运起体中纯厚内力顺着双掌将内力冲入王延体内,不多时,王延身上便是冒出道道白气,如烟似雾一般腾升而起,这显然是寒气被逼出体外的表征。而随着寒气被逼出,王延乌紫的嘴唇渐渐恢复常色,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丝红润,最关键是王延的胸膛动起来了。

    “呃!”

    就好似溺水之人被救过来一般,王延睁开眼睛的同时,口中狠狠的抽气,紧跟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后,几颗细小的冰粒从口中喷出,就这样折腾了一阵子,待得卡在喉咙中的冰粒一一被咳出,王延方才感觉气顺,他捂着还有些疼的脑袋,茫然的看向了身旁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也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王延,眼见王延看向自己,她微微一笑道:“你体内的寒毒已被我逼出大半,剩余的极少部分寒气暂时被压制住,但已无大碍。等到你晋入蕴胎期后,还可借残余的寒气打磨内胎。”

    一听这话,王延登时明白过来,随即站起身对着眼前女子躬身一拜道:“王延谢过这位姐姐的救命之恩,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许是受了张小宝的影响,王延的胆子比之前大多了,知道眼前女子是救命恩人后,心里透着亲近之余,‘姐姐’二字张口就来。

    “王延?姐姐?你这名杂役弟子倒真是有些意思,呵呵,呵呵呵。”

    年轻女子看着王延不禁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带着一种空谷幽兰的出尘味道,再加之她左边眼角处有一颗米粒大小的粉痣,点缀着她本就秀美的容颜,让她一笑起来像极了一朵在雪地中绽开的朱花,美艳不可方物之中透出一丝丝让人不忍触碰的仙味儿。

    笑过之后,年轻女子的面色一正,道:“你既问我是谁,我便将我名讳告诉你...傲剑寒月!”

    傲剑寒月?四小姐?!

    四小姐可是傲剑山庄继少庄主傲剑寒雪之后的又一个绝顶天才,被公认为未来十年内最有希望晋入先天境界的顶尖高手,而且与少庄主一母同胞,也是庄主最为疼爱的小女儿,她的大名门中弟子无人无知无人不晓,王延万万没想到竟会在这冰月寒潭遇到此女,还被其救了性命。

    “你的问题我回答了,现在该我问你了。最近门中可是出了什么变故,之前铁索桥上发生了何事?”

    知晓了四小姐的身份,王延自是知无不言,将自己所知的事情一一道出,唯一没说的却是他坠入寒潭后,完全失去意识之前遇到的一桩怪事。

    四小姐听后似乎对门中遭袭的事情并不关心,反倒兴致勃勃的打量着王延道:“我看你内功低微,武功似乎也稀松得紧,没想到却能凭着一腔血勇和些小聪明干出一夫当关的壮举,若不是那大自在门的魔人武功高你太多,说不得你还能等到门中救援。如此,本小姐此番出手倒算是没救错人。”

    说着,四小姐仿似不经意的朝旁边看了眼,就见不远处的面具怪人点了点头,四小姐当即脸上笑容更盛,看向王延的目光也更加温和。

    “不敢当四小姐夸赞,王延自小蒙傲剑山庄收留,虽然资质低劣,武功低微,但门中但凡有事,王延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四小姐当面,王延一番话自是说的慷慨激昂,但他心中究竟是何想法却只有他自己清楚,毕竟此番他算是在生死间走了一遭,而对于他说,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四小姐却是对王延此番话颇有触动,不禁站起身来,伸手轻轻拍了拍王延肩头道:“门中能有你这样的弟子,我傲剑山庄何愁不兴?只可惜有些人私心太重,永远只想着自己的利益,此番门中遭袭并非无因,乱局只会越来越甚,你现在这样子出去的话,过不了多久必定会再遭杀身之险。”

    说到这,四小姐顿了下,随即她似乎做出什么决定,右手探入衣囊拿出一块龙形玉佩递向王延,只是还不等她开口,本是惜字如金的面具怪人道:“四小姐,这暖阳宝玉...”

    四小姐一摆手,道:“鬼伯伯不用多说,我如今纯阴寒元已筑,这暖阳宝玉于我已无大用,今日你我在此偶遇王延并救他性命便算是一场缘分,他虽只是杂役弟子,但对门中忠心耿耿,我愿将此物赠予他。”

    说完,四小姐将龙形玉佩放到王延手中,道:“收好此物,有了它你便可借这寒玉冰壁修炼。

    王延,你虽资质不高,但切莫自怨自艾,只要勤学苦练,日后自会有所成就。”

    话音一落,四小姐便即转身而走,再不理王延,那面具怪人当即亦步亦趋的跟上。

    “鬼伯伯,自从三哥成就先天去了中柱大州后,我便在此闭关,一晃十三年过去了,也不知咱们这边荒五州又出了些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此番出关门中之事我不欲理会,且去会会五州中的英雄豪杰,妖魔鬼怪,你说如何?”

    “好。”

    “那第一站去哪?大自在门如何?”

    “好。”

    ...

    四小姐的声音似乎还萦绕在耳边,但她和面具怪人的背影已渐渐模糊,王延手握着暖阳宝玉目送两人离开,一直待得两人身影再不可见,他对着四小姐离开的方向深躬到底,久久不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