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十二章 林中谈

第十二章 林中谈

        呲,呲。

        接连两声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却是王延和张小宝分从前后将手中长剑刺入了那名用刀之人的前心与后背之中,待得此人身体软倒在地,瞳孔放大,不再有丝毫动弹后,张小宝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起粗气。

        “格老子...格老子的都死了吧,敢跟宝爷放对,弄死你丫的。”

        张小宝嘴里又开始嘚瑟,光说还不解气,抬脚又踹了尸身两脚,算是一泄这两日来的气闷。王延倒没理会张小宝,只因他看到尸身敞开的衣襟中有微弱的银光现出,他自然是立刻走过去,掀开衣襟就见一本有银光流转的秘笈。

        《八卦步》。

        这秘笈乃是一本轻功身法,只是品级实在太低,不过区区黄级下品,可以说是最垃圾的身法之一,但王延倒是挺高兴,毕竟他现在还不会轻功,有此秘笈正可拿来弥补短板。只是张小宝却撇着嘴道:“真是衰啊,连把武器都没爆出来,就这垃圾轻功稍大的城池里找家武馆花二两银子就能学到,坑爆了。”

        武器?

        听着张小宝的话,王延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眼前的尸身,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之前明明被这家伙握在右手的长刀此刻却是消失无踪,王延忍不住探出右手在尸身上一阵摸索想看看长刀去哪了,张小宝见此却是笑了起来,道:“延哥儿,我说你在摸啥呢?你想过手瘾也去摸刚才被你搞死的那个马尾女啊,你该不会是同志吧?”

        王延听不懂张小宝说的什么意思,但他心中却是一紧,随即想到什么,就见他收回手挠着脑袋,道:“我看看还爆什么东西没?”

        “还爆?你真是想多了,玩家每死一次只会爆出一件物品,你连这都不知道,我说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击杀玩家吧?”

        听着张小宝这样说,王延连忙点点头,张小宝见此也不觉得奇怪,哈哈一笑道:“那合该宝爷我今天走大运啊,万分危急之时碰上了第一次开张的你,然后咱们就来了个双杀,不错不错。

        延哥儿,你是不知道,这几天都杀疯了,宝爷我昨天一个不慎也死了一次,还好没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可惜辛辛苦苦练到第六重的剑元心经掉回了第五重,你说你要是早点来多好,咱们兄弟俩双剑合璧还不得杀个天翻地覆啊?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几天去哪了?我可是找你好几次,咱们之前不是约好的吗,我联系上内门的金主咱们就大赚一笔的。”

        “出了点事,这几天不在。”

        王延随口应付着,但心中却已是掀起滔天波浪,张小宝的这番话以及她之前看到死而复生的白净男子,让他确定玩家的确是一群截然不同的存在:玩家似乎不会真正的死亡,每死一次只会掉落一件物品,以及损失一定的武功修为。

        若真是这样,‘玩家’就太恐怖了,而王延知道自己若是死了就是真的死了,绝没有再活过来的机会。

        王延心中狂跳,但为了不让张小宝察觉到异常,他装出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指了指身前的尸身,道:“张师兄,这几天不在,门中乱成什么样了?这群玩家又是哪来的?”

        “这些家伙都是些江湖上跑单帮的,俗称散人,无门无派,至多加入一些九流的地方帮派,混点低级秘笈。这些人也不知是受了谁的蛊惑,以为咱们傲剑山庄现在成了发财和刷经验的好地方,每天都来上好几拨。

        切,就凭他们,要是真是一对一放对,这群家伙没一个能在我手下走上十个回合的。怎么说咱们傲剑山庄也是南越州的一流大派,宝爷我当初为了入门可是提前预支了整整一年的烟钱。”

        张小宝还是习惯性的东拉西扯,王延将听不懂的地方记在心中,把握关键信息后,思量了一番道:“就没有什么高手来犯吗?”

        “高手当然有,而且是顶尖高手!‘断刀’郎燕峰,‘九节鞭’阮红娘,‘追风剑’齐鸣,‘滚地龙’周作龙,这几位都是咱们南越州中赫赫有名的顶尖高手,郎燕峰和阮红娘还名列潜龙榜之上。除此外,听说外州还来了好几个顶尖高手,名字不清楚但听说都厉害得紧,咱们这些连蕴胎期都没到的小虾米碰上了就是直接被秒的份儿。

        就是大前天,以郎燕峰为首的顶尖高手带着这些江湖上跑单帮的,还有松云城中听雨楼,长河帮,铁掌门,大旗会十来个小帮派的门人大举攻山,那真是一场好杀,当时整个外门的子峰上几乎到处都有人在厮杀。

        你说吧,都被人打上门来了,也不知道游戏设计师咋想的,庄主和内门长老一个都不现身,只有内门弟子和外门长老与执事撑着,等到外门执事都死伤了好几人,‘滴血剑’段鹤南才带着十余名真传弟子前来。

        最后,靠着段鹤南和陈童长老双双发威,一个击杀了‘追风剑’齐鸣,一个斩杀了北胜州伽蓝寺的疯和尚,这才惊走了郎燕峰等人,后来咱们外门弟子齐心合力之下,把那些个杂鱼杀出了山门。

        不过经过那一战,似乎双方有了某种默契,真传弟子和外门长老不再插手,对面的顶尖高手也不露面,只有这些杂鱼源源不断的冲入咱们山门之中杀人,破坏,捣乱。

        如此一来,咱们这些外门的玩家自然成了香饽饽,内门那几个家伙为了争夺杀剑令,那真是大把大把的银子往外洒,就我现在跟的这个金主,每天跟她杀上几场,自己的缴获不算,她单独给每人十两银子。除此外,她还承诺只要帮她拿到杀剑令,到时候还额外给每人五十两银子作为答谢。”

        张小宝滔滔不绝的把门中情况详细道来,王延听得极为吃惊,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不在的这几天,门中局势竟然崩坏到了这种程度,关键是门中上层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他不由想起四小姐临走时说的话,现在想来只怕大有深意,门中的乱局看来是会越发剧烈,而且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一念及此,王延心中的紧迫感越发强烈,他知道以自己眼下的武功,想要在这样的乱局中生存下来极为不易,他可不是玩家,命只有一条,想起当日在铁索桥上的情形,后怕之余他也不禁握紧住拳头。

        “张师兄,你可知道一个身穿墨色麒麟袍,头戴金冠的男人?看面相好像有三十岁上下,轻功十分厉害。”

        听到王延所问,张小宝微微一愣,然后摸了摸鼻子,道:“听说是有这么一个人,似乎是外州的,什么大自在门的高手,露面极少,反正我没见过,你问他干嘛?”

        张小宝有些疑惑的看向王延,但不等王延回答,张小宝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道:“我明白了,敢情你是碰上了这个厉害的家伙直接被秒了吧?然后一怒之下离线散心去了?哈哈,哈哈哈。”

        张小宝放声大笑,仿佛王延被人杀一次他心里很爽一样,实际上这是一种心里平衡,毕竟张小宝之前也死了一次,现在知道王延也死了一次,他心里登时平衡了。王延不懂这中间的道道,也不知道所谓‘离线散心’是什么意思,但张小宝自行脑补的结论倒正是最好的说辞,故而王延点了点头,脸上还现出些许愤愤之色。

        张小宝拍了拍王延的肩膀,道:“别气了延哥儿,那家伙再强又怎么样?还不就是个NPC,等到日后你我到了他那种境界,自然是找上门去报仇雪恨,凑他丫个生活不能自理。

        好了,咱休息的差不多了,那边的厮杀还没完,咱们赶紧过去看看,说不得还能抢到几个人头。”

        说着,张小宝站起身来,王延也随同起身,只是他心中暗想:‘NPC?难道我也是他口中的NPC吗?’

        王延没有多想,只是将这些信息牢牢记在心中,而后一扬手中的秘笈道:“这个你不要吗?”

        张小宝摆摆手道:“又不是啥值钱的东西你收着吧,再说今天要不是你及时前来,宝爷就交代在这了。”

        说完这话,张小宝提着长剑就朝着前面而去,王延紧随其后,很快,两人便接近了前方战场。

        这场中战局当真混乱,五六十人搅在一起,当中武林中人足有三四十人,而外门弟子却只有不到二十人,之所以还能支撑,概因傲剑山庄这边有一名内门弟子,准确的说是内门女弟子。

        这名留着桃型刘海,及腰长发的内门女弟子端的厉害,一人一剑同时力战七八人,而且不落下风,反将对面七八人压得左支右绌,狼狈不堪。此女风姿,当真是冠绝场中,令人过目难忘。

        张小宝倒是已然见怪不怪,这家伙环视场中一圈,对局势了然在心后,对王延道:“你就跟着我,我杀谁你杀谁,力求造成多杀一的局面,最快速度打开局面。”

        王延点点头,他武功本就稀松,真要让他孤身冲入这等乱战局面中,他倒还不干呢。

        得了王延回应,张小宝也不再耽搁,登时选定一个目标就摸了上去,王延跟在他身后一边戒备四周,一边缓缓跟进,片刻后,剑光暴起,血水漫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