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十四章 突飞猛进

第十四章 突飞猛进

        时隔数日,王延重新回到子峰,对这个寄托着自己曾经的地方他自是有些想念,但印象中的外门已然大为不同,数日前的那场大战比张小宝说的更加惨烈,至少王延感觉是这样,从过了飞岩铁索桥后越发稀疏的人流,到再无往日半分热闹的冷清演武场,再到一路所过不时见到的崩塌楼阁...

        一股衰败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外门,亲身置于其中的王延总算能明白张小宝为何会恼怒于庄主和内门长老的无所作为,同时,王延也隐隐有些明白四小姐远走他州的无奈。

        伤心,恼恨,愤怒,王延觉得自己应该有这样的情绪,毕竟这里是他生活了五年的家,可当他站在已是一片断壁残垣的杂役弟子居所前,他突然明白,似乎没有人在乎这些,庄主和内门长老依旧龟缩着;张小宝这样的玩家可以在乎门派的名誉,却绝不在乎区区杂役弟子的死活;至于四小姐...

        或许一条野狗眠卧雪地,即便从此一睡不起,但只怕还会引起几道同情的目光,就算最后被人煮着吃了,但终究有人在意过。而王延能肯定若是自己在门中这番乱局中不慎丢了性命,没有任何人会在意,就算是张小宝也只会当自己‘离线散心’去了。

        王延畏惧死亡,但更害怕死后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就像以前的他--张小宝口中那些只有循环简易智能,如同种在地里待收割的经验怪,若真是如此,自己的现在和以前又有什么区别?

        站在废墟前,各种杂乱的思绪从王延脑海中快速流过,到最后他觉得自己和曾经全然割裂开来,渐渐变成了一个重新的‘他’,一个彻底抛弃毫无意义的过去将之亲手埋葬然后准备迎接新生的‘他’!

        这个‘他’不愿生而无为,更不愿死后无名;这个‘他’希望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主动去拥抱未知;这个‘他’还有许多渴望与追求,但归根结底这个‘他’明白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建立的在一个基础上,这个基础就是实力,唯有强大的实力才是超脱一切的根本!

        而想要拥有强大的实力,需要付出的就太多了,王延给不出其他,唯独只有两样,疯狂的修炼和一次次的生死搏杀!

        ......

        “呔!”

        高级练功场中,王延顶着炎炎烈日站在梅花桩上,一声暴喝之后,他脚下急动,沿着八卦方位,整个人的身形在兑,离,艮,坎几根梅花桩上迅速变动,与此同时,其左右手并指成剑,随着脚下的变动,血剑指前三式信手拈来,练得是有模有样。

        待得大半个时辰后,汗如雨下的王延从梅花桩上翻身而下,不做片刻休息便是冲进了梅花桩阵一旁的‘铁球阵’中,这所谓的铁球阵实则不过是倒挂的一些鸡蛋大小的铁球,每个铁球之间相距半米,人在其中似乎轻易就能从间隙中通过,然而王延一进入其中,阵中却是狂风大作,被风卷动的铁球从四面八方打来。

        身处阵中的王延并不慌乱,脚下步伐变幻,力图躲开尽量多铁球的同时,双手剑指如疾风骤雨一般迅速点出,每一次剑指击出,总有铁球被击飞出去。王延就这样在无数铁球的围攻下,一点点挪移冲阵,等到最终冲出阵来,已然是气虚力竭,身上还有不少淤青,但王延却鼓起最后的内力又冲向一片好似淤泥地的大阵之中...

        梅花桩,铁球阵,乃至针对性修炼轻功飞渡术的淤泥阵,王延每天只要一得空暇便会在这些专门辅助轻功和指法的修炼场中将自己折腾到精疲力尽。王延以前不曾来过高级练功场,因为这里收费太贵,一个时辰需要花费一两银子,可现在他每天都会在练功场花费二三两银子。而就在这些银子的作用下,再加上每天一包会意散,大半个月下来,王延的血剑指前三式和八卦步竟是隐隐要练得圆满,就算差了一截的健步功也是精熟无比。

        “血剑指,黄级中品武技,当前进度--第一式第三重(5000/5000),第二式第三重(5000/5000),第三式(4837/5000)

        八卦步,黄级下品内功,当前进度--第二重(3659/4000)

        健步功,黄级下品内功,当前进度--第二重(1066/4000)”

        武功的修炼和内功截然不同,无论武技又或轻功在以根骨为基础的情况下,悟性起到的作用也是极大的,而借助丹药和专门的修炼场所,武技和轻功的修炼速度远非内功能及,这其中武技的修炼速度最甚。

        ...

        等到王延拖着精疲力尽的身子从练功场出来,入夜已是许久,不过王延早已习以为常,看着提前在外等候的张小宝,他会心一笑走了过去。

        “一共二两又四百文,给。”

        张小宝拿出些散碎银子递给了王延,王延也不多问,顺手接过后便揣入了怀中。自桃花林之战后的这大半个月来,王延每天辰时都会和张小宝前去五松岭与顾晓月汇合,然后开始大半天的厮杀,除开顾晓月给的报酬,王延会把每天击杀敌人得到的战利品中的大部分都交给张小宝让之代为处理,张小宝在这方面很讲义气,每次带回给王延的银子比之市价只多不少。

        目前来说,王延是幸运的,这半个多月来门中局势平稳,至少外面的顶尖高手没有出现过,而王延凭借着自身对战斗的敏锐以及和张小宝的无间配合,两人每天都能捞到不少人头,乃至于他两人在是那些江湖散人中间都有了些名气。

        但也正是因此,王延和张小宝如今每次出现都会引得越来越多的江湖散人围攻,待到最近几日,若非有顾晓月的帮衬,他两人不说收获人头,能保住性命都已是万幸了。

        “你这战利品收获是一天比一天少,我也一样,现在真是越来越难混了,那些江湖散人终究不是低级智能的NPC啊。”

        张小宝走到一旁靠在一颗大树上,不禁感叹起来,最近他和王延的处境越发困难,收获也越来越少,他自是怀念最开始的时候,就像桃树林之战,当初王延光靠出售刀剑等战利品就能收获七八两银子。

        王延对于眼下的处境认识更深,摇摇头道:“这些都是次要的,你没发现最近山门外多了一些奇怪的家伙?而且这半个多月下来,按理说那些江湖散人损失颇大,但反倒是我们人越打越少,他们人越来越多,我看照现在的形势下去,那些江湖散人背后之人很快就会策动第二次大举攻山了。”

        王延眉色之间现出浓浓的忧色,张小宝亦是脸色凝重,喃喃道:“只希望庄主和内门长老别再袖手旁观,否则我们外门只怕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说到这,张小宝看向王延道:“你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看一步吧。”

        王延也不知该作何应对,这种无力感他很不喜欢,可他这样的小虾米就算有某方面突出些,在真正大战之中也不过是坚挺一些的炮灰罢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提升实力,多一分自保之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