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十五章 初窥堂奥

第十五章 初窥堂奥

        王延和张小宝就在高级练功场外的大柳树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两个小虾米一边对门派未来的充满了忧虑,一边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在即将到来的第二次守山大战中如何自保以及捞到足够的好处。

        一番商量下来,两人越发觉得实力不足,最后张小宝一咬牙道:“宝爷我不过了,今天就去剑经阁再选一门厉害的武技,延哥儿一起去帮我掌掌眼?”

        剑经阁?

        王延一下就想到了那个拿着长烟杆的精瘦老头,想起了这老家伙那神乎其神的血剑指,这大半个月来倒是将他忘了,如今王延的血剑指前三式即将修炼圆满,虽然后两指尚未修炼,但他倒真是想去请教一番。

        如此,王延和张小宝一拍即合,两人便往剑经阁而去。横穿演武场一路前行,外门的萧索分外明显,若是在以前,即便现在夜色已深,但守山弟子的巡逻队至少还能看见,可现在放眼望去,整个外门连个鬼影子都没,两人一路行到剑经阁外,当真是一个人都没见到。

        “明天我要参加杂役弟子小考,你帮我给顾晓月说一声。”

        “杂役弟子小考?现在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杂役弟子吗?这简直是脱了裤子放屁,程序设计的太刻板了。”

        两人说着话,一路越过阶梯走到了剑经阁正殿门外,王延一眼就看到躺在门后不远处藤椅上的精瘦老头,而张小宝更是扯开嗓子道:“老贼头,赶紧起来,宝爷给你送钱来了。”

        王延倒没想到张小宝和精瘦老头如此熟稔,只是张小宝不是说来挑选秘笈?怎么又变成了送钱?

        正疑惑间,王延只觉眼前一花,藤椅上的精瘦老头已然不见,不待他眼珠转动四处搜寻,下一瞬,精瘦老头的身形竟是诡秘的出现在了张小宝的身后。

        “臭小子,嘴巴也不知积些德!”

        精瘦老头说着一脚踢在张小宝屁股上,猝然无备之下张小宝竟是被这一脚踢得趔趄前扑,恶狗扑食一般摔在了地上。张小宝也是没想到会突然中招,爬起身后很是恼火,但看着砸吧着烟锅子的精瘦老头,又想到此行的目的,最终只是嚷道:“老头,来一枚剑经令牌,灰色的那种。”

        说着,张小宝从衣囊中掏出个香包,又从香包之中倒出整整十粒金豆子递到了精瘦老头身前。精瘦老头见此登时眼睛一亮,不由嘿嘿笑起来,等拿过金豆子后,就见他右手一翻,手上便多了一枚刻着‘剑经’二字的令牌。

        王延看着身前这一幕,只觉脑袋有些不够用,他怎么也没想到精瘦老头竟然会出售剑经令牌,而且是明码标价,更重要的是精瘦老头手上现在这块剑经令牌怎么看都像是王延当初那块。

        张小宝一把拿过剑经令牌后,拉着王延就进了大殿之中,他也不避讳身后的精瘦老头,对着王延道:“这老家伙专干坑蒙拐骗的事情,最常做的就是忽悠那些第一次来剑经阁的新人,告诉他们剑元心经如何重要,又如何与血剑九式产生联系,等到那些新人信以为真,他就拿出他自己东抄西摘的什么心得,用以换走剑经令牌。

        这些被换走的剑经令牌就算是他的私产,他私下里便是明码标价的贩卖,就这种只能换取第一层秘籍的灰色令牌,他开价一百两,不二价。若不是大战将至,宝爷绝不会来让他坑。”

        张小宝说的唾沫横飞,浑然没注意到王延老脸通红,不过王延还是想替精瘦老头辩解下,道:“我听说那本《剑元心经详解》效果还是不错滴,参悟透彻后,能降低两成的所需修炼度。”

        “效果的确不错,但不值一块剑经令牌,你不知道,成为守山弟子后,每半个月就有一名外门长老上课,专门针对修炼上的问题答疑释难,如果只是针对剑元心经,上几次课后,就能得到与心得秘籍类差不多的效果。”

        王延无言以对,但想到精瘦老头的轻功和那神乎其神的血剑指,他始终不相信精瘦老头就是骗子,张小宝反应倒是快,看着王延的模样,哈哈一笑道:“延哥儿,我说你该不会被老家伙骗了吧?你以为血剑九式那么好练呢?

        这剑法空有镇派剑法之名,实则每数十年才有一人练成,概因对悟性要求太高,就我所知,血剑九式第一式就要求悟性达到50点,而我们这些玩家初始最高悟性不过30点,而且悟性比根骨更难提升,非得天材地宝或者什么极度高明的手段才行,想要达到修炼血剑九式第一式的要求都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所以你死心吧。”

        玩家是有初始资质设定的,玩家初始悟性为10,初始根骨为20,除此外,另有20点天资点,每一点天资点可以增加一点悟性,又或者是两点根骨。关于这些,王延这半个多月混在玩家中早已耳闻多次,所以听得张小宝的话,他自然明白血剑九式对于玩家来说是短期内是决然无法学会的绝学剑法,但问题是王延不是玩家,他的悟性更是达到了65点。

        王延表面上没有表露出任何异色,似乎全盘接受张小宝的劝告,但等到张小宝开始挑选秘笈,他走到精瘦老头身旁道:“前辈,本来早就想来请教你,只可惜封山戒严日久,三十年陈酿的醉里红和刘家老店秘制的烧鹅都买不到,不知现在请求指点需要什么条件?”

        精瘦老头本是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听到王延的话他不由睁开眼坐直身子,仔细打量了王延两眼后,道:“你想请教什么?”

        “血剑指和血剑九式。”

        精瘦老头嘿嘿一笑道:“你和那臭小子的话我都听到了,怎么,你还不死心?”

        王延没有吭声,只是看着精廋老头,老家伙人精一般的存在,哪会不明白王延的心思,当即伸出三根指头,王延也不磨叽,掏出三颗银.裸.子就放到其手上,

        等收了银子,精瘦老头嘿嘿笑道:“关于血剑九式我所知并不多,那臭小子应该所言非虚。除此外,血剑九式每三剑为一个阶梯,越到后面越难以参悟,修炼难度甚至成倍增加,正是因此我傲剑山庄每数十年才有一人练全九式,剑法大成,只是这些人莫不是天纵奇才。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血剑九式这等剑法哪怕只学会一招半式也足以当做压箱底的绝招,你说是吧?”

        精廋老头说到后面露出一口大黄牙,嘿嘿的笑起来,王延看着他的笑容,只感觉自己的心思都被看穿了一般,连忙道:“那血剑指...”

        不等王延把话说完,精廋老头一摆手道:“你现在剑元心经才练到第四重,血剑指后两式尚未修炼,说什么都还太早,你只需记住一点,血剑指一共五式,每式三种变化,将十五种变化尽数练明白那只能算作入门,想要更进一步,那需得将十五种变化练到随意组合衔接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的程度,到时候你再来请教不迟。”

        说到这,精瘦老头便算指点完毕,但兴许想着收了三两银子说的又太少,老家伙右手并指成剑缓缓点向王延,只见这老家伙剑指前一瞬还是第一式的第一重变化,但手腕微一转动,剑指向下两分竟是变成了第三式的第二重变化,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半分阻滞。

        王延看得如痴如醉,完全沉浸在了精瘦老头的指法变化之中,他甚至不由自主的伸出右手凝成剑指随着精瘦老头的变化而变化,揣摩其中奥妙。精瘦老头见之也不以为意,毕竟王延的血剑指还未学全,无法尽数领会这套指法中蕴含的真义与奥妙,就算比对他的动作一点点的做,也绝达不到他的境界。

        只是片刻之后精瘦老头发现自己错了,他双眼直愣愣的看着王延的剑指,满目的惊色。只因为王延的剑指在前三式的九种变化中自如切换,每一次变化虽谈不上行云流水,但也称得上自然而然,没有半分生涩与阻滞。

        而在王延的武学信息状况显示中,血剑指的信息也发生了变化。

        “血剑指(残),黄级中品武技,当前境界--初窥堂奥(200/3000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