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十九章 离山
    “连水城品剑堂副堂主李秋南,此人曾是我傲剑山庄内门弟子,后叛门出逃,并且带走了从藏剑山得到的什罗剑,你们的考核任务便是刺杀此人并将什罗剑带回。

    考虑到你们如今的修为,再加之连水城路途遥远,故而此次考核任务的时限为三年,若三年内你们尚未回返门中,任务便算作失败,但只要你们没死,无论任务成败到时候都必须回返门中,否则也将视为叛门出逃。

    不过由于此番考核任务时限太长,本老长报请庄主批准,破例将剑元心经后两重,凝元剑煞功以及元应剑法先传授给你们,望你们好生珍重。”

    王延坐起身子,揉了揉还有些发疼的后颈,陈长老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荡,但环看身周哪还有他老人家的身影,只有陈红袖蜷缩着双腿坐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双手抱着膝盖,痴痴的看着远处的大山。

    王延到现在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记得自己入夜后前往执事院,后又被陈长老带到了拜剑山山脚下,再后来他后颈突然遭袭整个人晕了过去,等到醒来后就已身在此处。

    陈长老言犹在耳,人已无踪,除开一旁的陈红袖外,王延发现自己身前多了一件叠好的黑色长衫,而长衫上又摆放着一张羊皮卷和三本秘笈,这三本秘笈正是陈长老所提到的那三样功法,至于羊皮卷当中画的却是地图。

    看着身前的秘笈,王延突然有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感觉,要知道元应剑法是守山弟子才能修炼的剑法,而凝元剑煞功也需得成为守山弟子并且将剑元心经修炼到第六重后才能得到,更别说还有剑元心经第六重和第七重的心法,如此一来剑元心经已然齐全,这等若是将成为内门弟子前能得到的重要秘笈都提前交给了王延。

    这中间必有隐情!王延不禁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陈红袖,继而收好秘笈拿起地上的衣服后站起身来。

    此时依旧在夜里,明月高悬,借着清朗的月光王延能看清自己现在应该身处在某处深山老林之中,他朝着陈红袖那边稍微靠近了些,顺着这女人的目光远望,那座高耸入云的巍峨大山是那般显眼,就好似一把顶立在天地之间的巨剑。

    “那是拜剑山吗?”

    王延对陈红袖没什么好感,然而眼下的情况显然陈红袖比他知道得多的多,所以他借着话头想从陈红袖那里打探些信息。

    “诚于剑者,一望而心生膜拜之意,故为拜剑山。你若是心无敬意,它便不是你的拜剑山,你若是心有敬意,又何须此问?”

    陈红袖头也不回,只是轻启朱唇,她那尖细的声音便随着夜风飘入王延耳中。王延嘴角微微扯动,被这番话说的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最终他心一横,轻声道:“你是陈长老的后人?”

    唰。

    陈红袖转过头看向王延,一声嗤笑,然后道:“你不必这般小心翼翼的打探,这中间本就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我实话告诉你便是。”

    说着,陈红袖站起身,指着拜剑山道:“我从小就在那长大,不过从未去过山腰以上的地方,庄主和内门长老那些大人物我也从没见过。我命不好,我娘把我生下来就死了,我也不知道我爹是谁,自打记事起我就跟着陈老头。

    小时候,陈老头告诉我十八岁之前不准习武,我也不问为什么,但我常常偷偷溜出山门,去附近的镇子上学些三脚猫的功夫,然后和人打架打个半死,每次都是遍体鳞伤的回山,陈老头从来没骂过我。

    后来我终于十八岁了,陈老头传了我傲剑山庄的武功,但将我禁足在拜剑山中,我也不问为什么,就日日练剑,夜夜练剑,总想着有朝一日能打过陈老头我就自由了。

    只可惜想法还没实现,陈老头却在几日前将我正式列入傲剑山庄门墙之内,又叫我从杂役弟子做起,再然后他就告诉我杂役弟子小考有个特殊任务需要我去执行,但我得先打败其他杂役弟子。

    这一次我同样没问为什么,但我知道陈老头是想让我暂时远离门中,以免被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波及,他是要让我出去躲祸的。”

    陈红袖说到这停住了,一滴清泪滑落,王延面露不解之色,道:“为何和我说这些?”

    “因为我觉得我的想法没机会实现了,在它破灭前总得有人知道,知道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曾经将打败陈老头当做了生命的全部。”

    “为什么就破灭了?”

    陈红袖用衣袖抹去泪痕,抬头望向拜剑山,道:“因为当我再回转门中的时候,陈老头或许已经不在了吧。”

    不在了?死亡?!

    王延不明白陈红袖为何有这样的结论,但他知道陈红袖肯定知道些隐秘,但这样的隐秘若是能让陈长老这样的人物都丧命,王延觉得还是不打听的为好。

    面对沉默了的王延,陈红袖又是一声嗤笑,然后道:“你很聪明,但更重要的是你今天运气好和我打了个平手,陈老头这人刚正不阿,一辈子做事都不偏不倚,所以他也让你来执行这个任务,你知不知道,他这是让你捡了一条命!”

    捡了一条命?王延登时想到了什么,道:“门中形势已经严峻到了这等地步?”

    “只会比你想象的更严重!所以记住陈老头,就算他死了也别忘记他,因为他救过你,而且他见你是可塑之才,破例先传了你功法,这些恩德你永远都该记住。”

    说完这番话,陈红袖最后看了一眼拜剑山,便是转过身朝着远处而去,王延见此大声道:“你去哪里?”

    “既然得到了自由,我自然要好好去享受自由,至于那什么任务你爱去不去,与我无关。”

    不等话音落定,陈红袖足下连点,身形很快就没入了密林之中再不见踪影,王延孤身一人站在原地,回头看了一眼拜剑山,喃喃道:“救命恩情吗?可是我还没和宝爷道别呢。”

    突然间,王延觉得有些可笑,离开了包含自己过往一切的傲剑山庄,他心中唯一挂念的竟然只有张小宝这个家伙。只可惜事已至此,不能和宝爷辞别,却不知他日再见,宝爷能否成为他自己口中所谓的‘牛逼人物’。

    且待来日!

    王延轻叹了一声,继而看了眼手中的地图,便是头也不回的朝着陈红袖离开的相反方向大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