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二十二章 公孙三娘,叶小非
    星期天要上推荐了,第一个推荐比较重要,所以剑人这两天主要再把细纲调整的完善一些,准备下周多更一点,今天暂且就这一章了,兄弟们理解下。

    ........

    “吁...”

    王延紧持缰绳勒停健马,随后转头回望,只见影影绰绰的树林中除开摇曳的树枝外,哪有什么人影。王延自抢得这匹健马后纵马一路狂奔,穿林打叶,身后早就没了动静,但他还是一路奔行到了这林中深处树密难行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马儿,马儿,此番真是多谢你了,不过接下来的路只能我自己走,你自去吧。”

    王延翻身下马,笼住马头柔声细语,他是真的感谢这马儿,他本不会骑马,完全是有样学样,好在这马儿性情温顺,一路上任凭驱策,他才能甩开追兵一路奔行到此。

    唏。

    马儿打了个响鼻,貌似很嫌弃的挣脱了王延,死命的甩动起鬃毛,然后鼻孔朝上瞥了王延两眼,仿佛在确定王延是否当真让它离开。

    眼见这马儿如此反应,王延不禁摇头失笑,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乌红的马血染满了长衫,干涸的血迹上还挂着不少碎肉,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臭气息,也怪不得马儿如此嫌弃他。

    “走吧,我也该离开了。”

    王延望了眼来路,然后轻抚了下马儿的鬃毛,便是转过身大步流星的钻入了密林之中。

    此时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月牙悄然的挂上了枝头,林中有清风徐徐,风声好似情人厮磨耳鬓的低语,王延奔行着,不知觉间心情畅快起来,或许是喜欢这样的环境,又或许是因为逃出生天的喜悦。

    “男儿何不带吴钩...”

    心中畅快,兴之所至,王延不禁轻吟起诗词,他本是不会这些,但跟着张小宝与顾晓月手下那群人厮混的日子里,不时听到那些玩家念诵这些如剑经歌诀一般的东西抒发豪情,王延也是记住了不少。

    一首念完,似乎觉得还不过瘾,王延口中再吟的同时,拔出手中长剑,展开森冷的剑光便是身形若飞一般练起了元应剑法。

    这剑法王延不过是初练,原本行气运剑之间免不了生涩,可此时练来却是水银泻地一般流畅无比,甚至是越练越畅快。元应剑法能作为守山弟子主修剑法自是有独到之处,王延之前力战虬髯大汉时用出绞碎马腹的那一剑便是此剑法的第七式‘天下同归’,此剑法最大的特点便是一剑无前,有进无退,于生死之间觅一线胜机。

    于王延而言,此剑法正暗合他之前遭遇凶险时的心境,故而他现在练此剑法乃是身与剑合,心与意(剑法真义)合,进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妙状态。

    “...敢上九天揽明月,何妨把剑舞长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延口中一阙词吟罢,终于是缓缓收剑,继而抬头望天,看着苍穹上缀着的点点繁星,似乎在感悟什么,只不想突然间一个脆嫩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姐姐,这人脑子是有毛病吗?之前为了省几文入镇的钱,抬手就杀了那地痞,后面被人像撵兔子一般逃窜,不想不好容易逃出生天,尚不确定是否有追踪之人,却又在这里吟诗舞剑,这样的人找来何用?”

    王延眼中精光爆射,握剑转身循声望去,就见二三十米外有一高一矮两个人影,见此,他登时小退半步,上身微弓,作出了十足的戒备姿态。

    “小非,不得无礼。”

    一个柔软中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响起,紧跟着,王延就见两道人影朝着自己走来,待得行到相距十余米处两人停住,王延借着月光也大致看清了来人,却是一名少妇和一名年轻女子。

    那少妇身着罗裙,盘发作普通的高椎髻,腰间配连鞘长剑,尽管模样看不真切,但看她那修长的身姿,想来此女应是个美妇人。

    “少侠不必如此紧张,妾身公孙三娘与义妹此番专程来寻少侠绝无恶意。”

    说着,这名自称公孙三娘的女子对着王延遥遥一福,而后又扯了扯旁边那年轻女子的衣袖,示意其给王延见礼。

    这年轻女子身着鹅黄色罗衫,头梳冲天辫,双手抱臂于胸前,却是侧面对着王延,加之她之前那番言语,显然瞧不上王延,只是公孙三娘一再要求,她才勉为其难的对着王延抱拳道:“叶小非,江湖人称‘一枝梅’,见过阁下。”

    王延心中微凛,他却是知道但凡能有江湖称号的人皆是赫赫有名的高手,最差都有蕴胎期巅峰的修为,可一枝梅的称号他从未耳闻,而这黄衫女子着实也没有半分高手气度。

    但不管如何,这两人暂时看不出要动手的意思,加之王延此前吃了教训,故而他站直身子,对着两人回了一礼道:“在下王延,初到此地,不知两位有何见教?”

    “少侠客气了,妾身此番前来...”

    公孙三娘话没说完,那黄衫女子叶小非却是突然上前几步,道:“就是来找你帮手,你就当接个任务,给你十两金子干不干?”

    十两金子?

    王延眉头微皱,他帮顾晓月出生入死大半个月也不过得了十几两金子,这两人突然找上门来就言说要帮忙,开口就是十两金子,这天底下能有这样的好事?不过王延也没有直接拒绝,他将目光投向公孙三娘,显然此女才是做主之人。

    果然,眼见王延目光投来,公孙三娘一把拉住叶小非,道:“小非,你若是再这般无礼,姐姐当真生气了。”

    说完,这公孙三娘急切的往上走了两步,然后对着王延一躬到底后,道:“妾身此番专程来寻少侠,只为求少侠援手,妾身也知道如此做太过唐突,愿先给少侠奉上黄金十两,待妾身得报大仇后,妾身愿意将祖传...”

    “再给你二十两黄金!”

    那叶小非又一次打断了公孙三娘,而她说完这番话也不管公孙三娘是何反应,竟是朝着王延直奔而来,王延看她行步之间脚步虚浮,双眼之中又满是急躁之色,心中戒备稍降。

    叶小非奔到王延身前后,登时压低声音道:“这任务我是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才接到的,你可不要太不讲规矩半路截胡,你先答应她的请求,至于后面如何分润好处,我们慢慢商量,不会叫你吃亏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