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二十四章 喝酒吃肉夜杀人(上)

初生阎王剑 第二十四章 喝酒吃肉夜杀人(上)

    黑水贼能从四处流窜的马匪变成如今与云天城分庭抗礼的势力,这中间原因有很多,但关键一条--人才是少不了的。黑水贼中有个‘十六飞星’的说法,指的是马贼中的十六名大头目,这十六人本领各异,却各有超卓之处。

    康建民便是‘十六飞星’当中的第十一飞星,此人生性残暴,杀人如麻,修为与其他飞星相比不算出众,却也有蕴胎期的实力,特别是一身外门硬功极为厉害,普通刀剑却是伤他不得,加之此人还有一手暗器功夫,却是江湖上最难对付的一类人物。

    这等人物王延自然是应付不来,而公孙三娘本也没打算让王延对付康建民,她之所以一路追踪寻到王延,只因远观了之前那一战,目睹了王延力压虬髯大汉的全过程。

    那虬髯大汉便是公孙三娘之前压下叶小非时所提到的‘王莫成’,此人修为亦是不低,已到了通脉期巅峰的境界,可以说只差一步就将迈入蕴胎期。而此人有勇有谋,心思决绝,极得康建民看重,引为左膀右臂,亦是其手下四大金刚之首。

    在公孙三娘看来,王莫成便是她报仇雪恨的最大障碍,而她来寻王延便是想让王延到时候出手对付此人,即便不能击杀,也要牢牢牵制住。

    知晓了公孙三娘通盘打算后的王延不禁暗自苦笑,他自家知晓自家事,他之前能让王莫成中招可谓是挖空心思豁出了性命,但实际上他晓得王莫成的实力比他强得多,若真是拉开架势正面硬碰硬,王延感觉自己在此人手下走不了十招。

    不过王延并没有拒绝公孙三娘,而是略作思索后,道:“五十两黄金,事成之后你说的古经和名剑暂且不说,但你需再给我五十两黄金。”

    王延无疑是狮子大张口,但公孙三娘却是松了口气,朝着王延一福道:“妾身谢过少侠,只是此番出来仓促,身上不曾带如此多金银,这五十两银子暂且请少侠收下,待妾身回去后再将剩下的交给少侠。”

    说着,公孙三娘取出一个银元宝递了过来,王延自是不客气,大大方方将之收下放好,公孙三娘见此则又道:“王少侠身上不爽利,正好去我那处沐浴一番,待得妾身这两天将诸事安排妥当,到时候就劳烦少侠了。”

    公孙三娘这番邀请说的极是委婉客气,实际上就是怕王延收了银子跑路,要将之带回去。王延自是没有异义,点点头示意公孙三娘带路,一行三人便是朝着白桦林东面而去。

    三人这一走便是大半个时辰,待出了白桦林,又越过一条小溪后,公孙三娘带着王延进入了一处山坳之内。

    外间看上去极为普通的山坳,内里却是别有洞天,鳞次栉比的梯田分布于山坳两边,一座巨大的农庄落于山坳正中,身在山坳外很难想像内里的场面,加之此地七弯八绕,远离人流交织的地方,简直就是一处桃花源。

    公孙三娘将王延引入农庄后极是殷勤的招待,甚至亲自为王延烧洗澡水,但关于剩余四十五两黄金她却是只字不提,不过王延也有心理准备,他本就是狮子大张口,也知道那银子绝没那般容易就能拿到手。

    故而王延心安理得的享受公孙三娘的殷勤服侍,待一番洗浴,换上公孙三娘送来的半旧长衫后,王延只觉整个人清爽了不少,浓烈的马血腥臭味终于是闻不到了。

    待得王延从洗浴之处出来,公孙三娘早已等候在外,立即迎上前道:“王少侠,晚间的饭食已备好,待会席间我为少侠引荐其他人。”

    说话间,公孙三娘领着王延朝着农庄之中最大的一处厅堂走去,等到进入厅堂,王延就见堂中已坐了两三名形色各异的江湖中人,这些人也不讲究,三五成群的各自围着一口锅,一边往里加菜,一边又挑拣着吃食,好不热闹。

    跟着宝爷厮混的那段时间,王延知道玩家并非不食烟火的非人存在,按照宝爷的说法,玩家固然精力旺盛睡眠极少,但因为有体力值的存在,需要必要的进食甚至是休眠。除开极个别类的天材地宝外,进食和睡觉是玩家恢复体力值的唯一方式。

    公孙三娘似乎有些不喜眼下的场面,眉头微蹙嫌弃的环视了一眼后,迅速换上笑脸,引着王延到了厅堂里处,随即放上一张案几,又唤来几名农妇给王延摆上了几样大菜。

    卤猪蹄,酱肘子,红烧肉...

    尽管只是寻常菜色,但肉香色美,看的王延是食指大动,他这两天穿行于深山老林之中,多是吃些野果野菜,嘴巴里早已淡的美味,此时面对这些肉食,口腹之欲自是被勾起来。但是不等王延开动,门外却是有四人姗姗来迟,当先一人正是叶小非。

    这四人一进堂中,本是热闹的场面顿时静了几分,叶小非也不理会,带着四人径直走向了王延一旁,随后自有人为这四人摆上案几端上饭食。只不过叶小非在经过王延身边时,她看向王延的目光中依旧是带着浓浓的敌意与不屑。

    王延并未因此心生波澜,而是仔细看着叶小非身后三人,这三人皆是脚步沉实,甚至当中一名头戴斗笠,面罩黑纱,腰挎长刀的男子行步之间隐有风声应和,显然此人内力相当精深,轻功造诣也决然不低。

    公孙三娘一直呆在王延身旁,她见王延在打量那三人,当即道:“这用刀之人名为‘夏河’,在这群人中间修为最高,已是到了通脉期顶峰。而那名穿着大氅的披发男子则叫做‘莫问心’,是元和派的弟子,此番出外游历恰巧途径此地,被我那妹妹相邀前来帮手。至于最后一人...”

    王延的目光已然从夏河身上移开,跳过莫问心后看向了最后一人,此人身着白色长衫,一副文士打扮,模样也不出众,似乎无甚引人注意的地方,但此人坐下后,面对满桌的饭食淡淡看过一眼后,却是取出一根银针,极是认真的试着每样菜。

    “无胆鼠辈!”

    公孙三娘对此人的行径大为不满,愤愤道:“这高离当真过分,既受了邀请来此,却生怕有人下毒害他,每餐必试毒,还当真我的面,当真是可气,这等无胆之辈也不知妹妹为何会邀请他,就凭他这样还想对付四大金刚?简直是痴人说梦!”

    满腹牢骚话被公孙三娘滔滔不绝的说了出来,但王延却充耳不闻,他看着高离不由离案几上的大菜远了些,而后目光闪动,心里琢磨起了某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