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二十六章 狼子野心狠手段
    这番变故来的太过突然,场中之人绝没想到王延竟会出手杀人,而且杀的这般利落,手起剑落之间那些醉倒的江湖中人如同猪崽一般,尚无所觉便已然丢了性命。

    正因为如此,待得王延连杀了七八人之后,公孙三娘和叶小非才从极度震惊中回过神来,齐齐开口喝道:“住手!”

    然而王延怎会因为两人的喝止而停下?他一边身形若飞出手如电迅快的收割着经验,一边笑着道:“公孙姑娘大可不必如此,在我看来,这些人不过是些累赘,有他们在你报得大仇的机会反而大大降低,岂不闻事不与众谋?”

    公孙三娘似乎想到什么不禁脸色微变,一旁的叶小非却是不理会王延的说辞,厉声道:“你这是诡辩!若没有这些人牵制那些马贼喽啰,如何杀的了康建民?”

    叶小非叫的厉害,却没有直接出手阻止王延,甚至都不敢越众而出,只是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莫问心和高离。

    莫问心眉头微皱,他想不通王延突然出手大杀究竟为何,只是从王延的身法和剑法看来,他自问单打独斗难以讨得便宜,故而将目光投向了高离。

    平日间谨小慎微的高离反应却有些奇怪,他接住王延扔过来的酒坛,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继而冷冷一笑,丝毫不理会莫问心的目光,自说自话道:“蒙汗药。这等不入流的东西却是药翻了几十人,行走江湖当真是不能有丝毫大意啊。”

    “说得对!”

    王延一剑之下再度收割了一条人命后,接过高离的话头,道:“行走江湖都要时时存一分担心,而公孙姑娘所谋乃是要取黑水贼十一飞星的性命,这等大事如何能不密?这些江湖中人身份驳杂不堪,安知当中没有黑水贼的细作?

    至于某人所言这些人的作用,在我看来却是不值一提,我等如当真想要成事,需以雷霆之势发动突袭,如果短时间不能得手,等到大批马贼合围,别说这二三十人,就是再多来一倍的帮手也没有半分作用!”

    “胡说八道,你们赶快出手阻止此人啊!”

    叶小非大叫起来,她能得公孙三娘情谊全靠拉来这些人,如今王延一通狠杀,场中人已死了大半,如果再无人出手阻止,到最后她之依仗便失了大半。

    然而没有人动,夏河依旧伏在案几上呼呼大睡,莫问心踌躇不定,公孙三娘则显然是被王延这番话说动,低头沉思不理他人。

    至于高离这家伙却是一反常态,提起手中酒坛,竟是将这掺入了蒙汗药的酒水大口大口的灌入口中,待得坛中酒水饮尽,这家伙看向王延冷笑道:“没滋没味,蒙汗药果然是不入流的玩意儿,不过你刚才那番话说的有道理,事不与众谋,人的确是太多了!”

    话音未落,这家伙竟是突然朝着身旁的叶小非和莫问心一挥手,就见点点紫黑色的粉末漫空落向两人,由于距离太近,叶小非和莫问心甚至来不及多作反应,那紫黑色粉末便是飘落到两人身上,还被吸入少许,转瞬间,两人只觉全身麻痹提不起半分力气,身子朝着地上软倒。

    “高离!你干什么?”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莫问心和叶小非两人大惊失色,倒在地上不断的喊叫,高离却丝毫不理会,只是看向王延道:“这两个人交给你处理,场中这些人的战利品我拿走一半如何?”

    唰!

    王延又是一剑削下,堂中最后一名玩家的脑袋被枭首,他回头看向高离,发现此人目光锐利至极,仿佛将自己整个看透一般,王延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但很快他脸色如常,淡淡的回道:“好!”

    由于王延急着杀人,堂中玩家死后的战利品一件都没收取,高离开口分走一半着实是拿捏到了妙处,不过此人的胃口显然不止于此,只见他转头看向公孙三娘道:“你所虑者不过是四大金刚,除开王莫成,剩下三人中我可接下两人,只要我不死,绝不会让他们插手你复仇之事,但是你之前答应的报酬不够。”

    公孙三娘也没想到一直谨小慎微的高离会出现如此变化,只是见他翻手之间就毒翻了叶小非和莫问心两人,却又对他的实力大有改观,故而道:“你想要多少?”

    “三百两黄金!动手之前必须先支付给我一百两。”

    高离当真是狮子大开口,要知道之前公孙三娘力求王延对付王莫成也不过头口答应了五十两黄金的报酬而已,而高离说这番话,也不等公孙三娘回应,脚下一点便是飞身穿入堂中,朝着左边倒伏的尸身走去。

    王延见此朝后退开少许,和高离保持十余米的距离,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高离此人虽然身手不高,但用毒的本领着实厉害,似这等人王延绝不敢靠近,更别说此人心思诡秘,且似乎看穿了自己的真正身份,那么自己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堆经验值,难保此人不会动什么心思。

    如此,王延与高离就以厅堂的过道为分界线,二人各自收取自己这边的战利品,而公孙三娘略微思索后,便是下定决心,道:“好,我答应你!”

    话音刚落,一直伏倒在案几上的夏河站起身来,哈哈大笑道:“真是一出好戏,王兄的手段着实让人惊讶,高离你也隐藏的够深。既如此,我夏河怎么也不能落于人后。”

    说着,夏河转头看向公孙三娘,道:“三百两黄金,同样动手之前先支付一百两,别的我不敢说,但除开王莫成外,四大金刚其余三人中的任何一人若是与我放对,我三十招内将之斩于刀下!”

    “三十招内杀掉四大金刚之一?”

    公孙三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夏河,但夏河并不回答,只是他双眼之中露出浓浓的自信之色,让人无法不信。而不等公孙三娘回答,夏河微一转头看向了厅堂之外,高声喝道:“足下在外已然窥视多时,既然对堂中之事如此感兴趣,何不进来一叙?”

    听着夏河此言,王延和高离齐齐变色,他两人都没想到厅堂外还有人窥视,两人登时向后各退出十余米距离,堪堪到得夏河身前不远处方才停下。反倒是公孙三娘并无甚反应,只是看向夏河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惊讶之色,似乎怎么也没想到夏河能察觉到堂外之人的存在。

    果然,等到王延和高离二人退后,门外一道人影闪身而入,速度之快直让人觉得仿似瞬移一般,紧跟着,一声大笑响彻整个厅堂。

    “哈哈哈,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当真是一出好戏,一个狼子野心,一个心狠手辣,再加上一个洞若观火,只此三人,三娘你复仇有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