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二十八章 将行(下)

第二十八章 将行(下)

        看到很多朋友关心剑人的身体,剑人很感动,休养了大半年,大毛病暂时控制住了,相信只要不是再次住院,这本书不会断,剑人毕竟是码字为生,身上背着房贷,还要自己交医保社保,二女儿也快降生了,所以这本书剑人一定会尽力写好,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兄弟们负责,好了,暂时就说这么多,最后对关心剑人的兄弟们深深的鞠一躬。

        ......

        月牙高悬,夜色凄迷,深夜的旷野上格外静谧。突然,一阵风卷过,如似鬼哭的风啸声朝着四面传开,紧跟着,一道身影好似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土坡后面。

        此处是明康镇东南两里之处的郊野,相传这里曾是乱葬岗,有不少无名孤坟置于这块地面上,故而镇子上的百姓平素间绝不会来此。至于那道突然出现的身影便是受公孙三娘所托的那名老者,****扬。

        ****扬落身站定后,不禁转头回望,借着清朗的月光依稀能看到三道互有间距的人影从旷野上飞奔而来,当先之人正是夏河。

        不多时,夏河,王延以及高离三人先后赶到,单从轻功来看,夏河在三人之中显然为最,而高离则擅长用毒,如此反倒是王延略显平庸,****扬玩味的看了三人一眼后,也不多说其他,直奔正题道:“这里就是密道所在,等会我先进去,你们在后面跟好。”

        公孙三娘图谋报仇久矣,除开寻觅帮手外,其他条件都是一一用上,而此处密道正是其当日得脱大难的那一条。按照公孙三娘所讲,此处密道极为隐蔽,可直通公孙家五进大宅中的左厢房,当日她得到父兄掩护,马贼还未杀至,她便已然逃脱,故而到得现在康建民也没有发现密道所在。此番一行四人欲行雷霆一击,自是要借助此密道,而康建民被分派到明康镇主事后,便与其手下四大金刚共同住在这镇上第一大宅之中。

        说话间,****扬便已动手,只见他右脚运劲一踏,就见地上浮土被震开少许,浮土之下好似有一方大石。紧跟着,****扬一脚踏入浮土之中继而用力左右横扫,浮土登时被荡开大半,果然,一块米许见方的大青石便是映入众人眼中。

        这大青石看似平平无奇,但正中却有一个旋钮机关,****扬拿手握住机关,随即左扭三圈又往右扭了一圈后,就听到‘噌噌’的响动声传出,继而就见这大青石朝着一侧滑开,下面现出了数截石梯,****扬随之走入其中。

        夏河似乎毫不担心有意外发生,跟在****扬之后便迈入了密道之内,高离似乎也一改谨小慎微的性子,紧随夏河而入,反倒是王延落在了最后。等到三人齐齐进入密道之后,等在前面的****扬便开启机关关闭入口,继而就准备朝密道深处而去,只是他刚欲所动,高离的谨慎终于是表现出来。

        “且慢,这密道进出之法皆在你掌握,若事有不谐,这退路也变死路,所以还劳烦阁下将进出密道的机关手法清楚告知,以备无患。”

        未虑胜败先考虑退路,倒是显出高离的本性,而他这要求也不算过分,但不想****扬脸色一变,冷声道:“退路?此行若不存必死之念,焉有丝毫成功的机会?你这小娃莫非当真以为几百两黄金这般好拿,更别说公孙家收藏的名剑与古卷,这等东西可都是要豁出性命才能拿得到的,哼哼。”

        说完,****扬也不理高离是何反应,足下连点,身形便是朝着密道深处迅快而去。

        这密道之内伸手不见五指,无有一点光亮,好在高离和夏河都是极有江湖经验的,先后燃起火折子,三人便是循着密道一路往内。由于公孙三娘之前那番挑拨之言,三人之间本是相互戒备,但此时任务尚未开始,****扬临时变脸,一时间,三人倒似乎成了一个小集体,夏河首先打破沉默道:“说起来这游戏真是做的太真实了,这些个高级NPC的智能一个比一个厉害,当真是半分也小觑不得。”

        “谁说不是。”

        高离难得没有阴阳怪气,淡淡道:“黑水贼的崛起就是铁一样的证明,若是小看NPC,哪怕是再有钱的神豪,也只能饮恨,这方世界可不是有钱就能任意妄为的。”

        王延听得奇怪,高离话中的意思似乎是黑水贼的崛起与玩家大有联系,这让他十分感兴趣,不由问道:“高兄此话怎讲?我初来北部,却是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高离也不卖关子,反正这密道幽长气氛压抑,说说话权当缓解,故而高离便是从头对王延说起了这黑水贼之事。

        原来,这黑水贼本身只是一股流窜于北部东南方的小股马贼,人数不过百人,当时还无十六飞星的叫法,当中最厉害的有两人,一是大头领杨天纵,一是杨天纵之子杨元,但最初这二人也不过是蕴胎初期的实力,在众多流寇响马之中黑水贼也并不多么出众。

        也就在一年多之前,这股马贼流窜到了横水城南面,驻扎在老林坡,往来于衡水城南面的三座镇子。当时,横水城内有一名极为有钱的玩家,名叫林云,此人野心勃勃自视甚高,不入大门大派,反倒进了横水城中的一个末流小派--双红会。

        林云以金钱开道,聚拢了大批人手,很快就成为双红会中七大会首之一,但他并不满足想独揽大权,几番斗法后,其他会首尽皆丧命,林云如愿独掌大权。

        但让林云没想到的是,他刚一掌权,横水城中其他小门派便联手杀上门来,数度恶战之后,他不得不败走,双红会从此退出横水城,落户到了南面的阳曲镇上,而这阳曲镇正是黑水贼往来的三座镇子之一。

        林云虽败走横水城,但心气不丧,加之他不知从何处得了个隐秘消息,听闻老林坡内藏有一名先天刀客的衣冠冢,当中留有这名刀客留下的名刀和上乘武功秘笈。故而,还不等黑水贼到镇上袭扰,他却是带着浩浩数百人主动去了老林坡。

        林云压根没将区区百来名马贼放在眼中,但正是因为这样的轻敌,致使他轻骑冒进,最终中了埋伏,丧命在黑水贼手中。

        第一次攻打失败后,林云只觉自己是大意轻敌,很快便召集了很多的人马,足足上千人涌向老林坡,但这般多人调度极为不易,黑水贼趁势主动出击,将零散分布,行动互不统属的千余人逐个击破,林云再度丧命。

        这一下当真惹恼了林云,可因为顾忌衣冠冢秘密走漏,他却不敢招揽那些实力出众的玩家或者NPC,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召集大批的普通玩家想以绝对的人数优势扫平黑水贼,也正因为这样的决定,有了后面闻名横水城的七战七捷。

        黑水贼越打越强,林云则七次失败,七次被杀,威信扫地,实力大降。

        实际上到了第七战时,林云只想出一口恶气,不再惦记先天刀客的衣冠冢,因而招揽了不少好手,但这一次最强的攻击却无疾而终,只因为林天纵之子林元乔装改扮混到了林云的身边,不仅套出了有关于衣冠冢的各项秘辛,最后还在大战爆发之时,第一时间暴起,轻易的击杀了林云。

        从那一战之后,林云此人再没露过面,而黑水贼则就此崛起,十六飞星一一涌现,最关键的是杨元找到了衣冠冢得到了名刀和传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到如今此子已是北部有数的顶尖高手之一,据传天元圣岛对杨元也青眼相加,有意将之排入潜龙榜,未来极有可能得入登龙台成就先天。

        待得高离说完黑水贼崛起始末,王延已是听得心神激荡,而一旁的夏河却是有些感叹道:“起初听闻黑水贼之事,我是很难相信的,但后来细细一琢磨,却又觉得并非不可能。

        毕竟这游戏比其他的游戏大不相同,玩家没有特殊的身份标识,更不会头上还顶着自己的名字,玩家和NPC之间根本没有明显的区别,加之这游戏功能极为简单,只有基本的信息显示,没有好友系统,没有公众信息平台,没有区域聊天频道,更没什么喇叭传音,分辨玩家和NPC完全只能依靠行为和语言的判别,故而杨元能混到林云身边也并不显得有多奇怪。

        更关键的是这游戏采用了经验双向制,玩家杀NPC有经验,NPC杀玩家同样也有经验,尽管NPC无法察觉到经验,也无法自主分配,只是定向增强,可一旦如林云那般无脑,等若是将海量的经验送给了黑水贼,当真是一步步把杨元送成了顶尖高手。

        所以,对待NPC当真是不能存半点轻视之心啊。”

        夏河这样的感叹王延不是第一次听到,包括双向经验制在内,他在傲剑山庄时也是多次听顾晓月手下那些人提起,王延知道自己不是唯一能通过击杀玩家而变强的NPC,但他的特殊之处就是能自主分配经验值,王延不知道定向增强和自主分配到底有什么区别,但他晓得自己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路去走。

        一行三人就这般说着话,不知不觉已是到了密道的尽头,****扬早就等候在此,眼见三人前来,便是道:“你等先在这里休息一阵,待我出去打探清楚外间情况再来与你们谋划定计。”

        ****扬说完便开启密道机关,三人只听上方传来‘咔咔’的声响,继而一抹微光从上方透了进来,但****扬随之就飞身出去,然后从外间将出口关闭,一时间,三人竟是被困在密道之内两头堵死,气氛更加压抑。

        夏河和高离都忍不住在出口前来回踱步,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但王延反倒静下心来,他细思此番事的前前后后,最终朝密道内退回了些许,在距离夏河和高离二人数十米外盘膝坐下,随之将注意力放到了武功信息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