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三十三章 惊变(上)【三更】
    明天要去医院查血验尿,例行检查反应蛋白和类风湿因子什么的,大医院很麻烦反正折腾的够呛,提前给大家说一声明天可能只有一更,而且时间有点晚,请兄弟们理解下。

    ......

    砰!

    只听一声闷响,紧跟着‘咔擦’的骨碎声传出,随即就见王延整个人‘噌噌噌’连退数步,继而身形摇晃,右手捂着左肩,而左手软哒哒的垂下,手掌还不断的颤动着。

    千钧一发之际,王延终究没有束手待毙,虽是闪避不及,但在剑指被撞开,头槌临身之际侧身一扭,头槌便是重重的撞在了他的左手大臂上,尽管不知道具体伤势,但王延晓得自己左手大臂的骨头应该是裂开了,剧烈的痛楚让他的手不断颤动,手臂已难提起。

    “你...”

    王莫成虎目圆瞪,狠狠的看向王延,他似乎想说什么,但一个字刚说出口,双膝一软便是跪倒在地,双目神采迅速黯淡,生命气息渐渐消失,但即便如此,王莫成依旧不愿倒下,他双手成拳死死撑在地上,抬着头看向王延,可最终他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脑袋往下一耷拉,整个人就如雕像般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大哥!”

    不等王延查探王莫成是否断气,不远处却是传来一声悲呼,王延循声望去就见一名与王莫成模样有五六分相似的大汉发了狠,不要命的朝夏河连连挥刀只攻不守,只是夏河在用刀一道上明显胜出不止一筹,气度沉稳的将进攻尽数接下,同时还有余力牵制另外一人。

    之前王延专注于与王莫成缠斗,对场中形势并不了解,他环视一眼场中,就见高离已然退身到了大门口,以一人之力同时面对来自小楼内外的攻击,但就是这般情况下,六名护卫已两死两伤,剩余两人被他压得死死的,至于小楼外那些喽啰想冲进来却根本过不了他那一关,甚至是无法近身。

    如此一来,形势大为改观,一切似乎朝着有力的方向发展,王延见此便是深吸一口气,压下躁动的气血,继而脚下一点飘身到长剑落地之处,将地上的长剑捡了起来。

    而后,王延提剑走到王莫成身前,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后,便是长剑一抖,就见一道剑光落在了王莫成的脖颈上。

    血水喷溅,头颅掉落,看着身前没了脑袋却还撑着身体不愿倒下的尸身,王延肃然中升起一丝丝敬意,他敬的是王莫成纵死不倒的战意,但却不会因此有分毫留情。

    “畜生,我要你死!”

    眼见王莫成被斩首,那名和王莫成模样有些相似的大汉完全发了疯,他不管不顾的一刀迫开夏河后,便是足下连点朝着王延这边狂奔而来,王延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在他眼中这家伙已是个死人。

    果然,夏河不会放过这等良机,眼见此人转身飞奔将背门留给自己,他眼中精光一闪,继而纵身急进,身形陡然增速到极致,下一瞬,刀光一闪而逝,夏河落身在那名汉子身后米许处,紧跟着,那名汉子背上的衣服成十字型裂开,血水狂涌而出。

    这就是江湖人的厮杀,一着不慎就有亡命的可能。那汉子的身手本就弱于夏河,加之受了王莫成身死的影响乱了方寸,这就给夏河留出了一刀致命的机会。

    眼见那名汉子倒下,王延心中不禁有种大势已定的感觉,四大金刚仅剩的那一人绝不是夏河的对手,高离那边也是游刃有余,这等情况下如果贸然出手相帮说不得还会被人误解为宝爷所说的‘抢怪’。

    关键是三人之中,王延如今状况最差,接下来他自然是要防备二人,若无特殊情况他绝不会靠近两人。有鉴于此,王延稍作调息,待压住伤势后,他便一把掀翻王莫成的尸体,然后背对着夏河和高离的方向蹲下身子开始摸索战利品。

    王莫成作为康建民手下的第一悍将,身家自然是颇丰,王延很快就找到一个黑布口袋,里面足有一锭银元宝和数十粒金豆子,只这些金银王延便觉不虚此行,而紧跟着王延又从王莫成的衣囊中摸出了两物,分别是一本名叫《破血刀诀》的秘笈和一块刻有‘无生’二字的玉质腰牌。

    王延对刀法没有兴趣,但还是将之收入衣囊之中,继而他看向那腰牌,这块腰牌很是有些奇特,虽为玉质但通体漆黑如墨,最关键是王延见腰牌之中隐隐有什么在流动,他见之不禁将腰牌拿到眼前想要细看,但不等他将腰牌拿到近前,突然间,他只见一柄刀凭空现出,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从身前一斩而过。

    “啊!”

    王延不禁一声惊叫,那刀斩落的瞬间,他似乎觉得自己被一斩两断,但一声惊呼后,王延却发现身前什么都没有,一切无所变化,唯独额头上不断冒出的冷汗证明刚才并不是幻觉。

    “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延满心疑惑,但不等他细究,头顶上却是猛地传出一声爆响,他当即转头看去,就见身后十余米处的顶板上被破开一个大洞,碎裂的木板飞溅之间,两道人影从那窟窿中直坠而下。

    砰!

    紧跟着,只听一声闷响,两道人影齐齐坠落地面,王延瞬间便是看清其中一道人影正是李云扬,而另外一人则是名瘦高男子,这男子满脸的桀骜之色,但一只眼睛闭着,眼眶周围全是血水,而其身上也伤痕处处尽皆爪痕,很显然,此人应该就是康建民。

    康建民伤势不轻,可李云扬也不好过,王延就见其左手自大臂往下已然没了,破破烂烂的袖子里空空荡荡的,这当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而两人刚一坠落地面,康建民不待起身,手上长刀朝着李云扬便是劈头砍去,李云扬似乎腿上也受了创伤,高绝的轻功不见了,面对这一刀他却是就身一滚险险避开。

    眼见这等局面,王延尚未作出反应,夏河和高离则是齐齐舍了身前之人朝着康建民和李云扬就是疾驰而去,看着两人这般行动,王延脑中不禁闪过两个词,一个是宝爷以前说过的‘抢BOSS’,一个则是‘翻脸’。

    王延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翻脸的时候,可让他更没想到的是飞奔中的高离突然一声大喝。

    “动手!”

    话音刚落,小楼外聚集的三四十号马贼喽啰中突然有七八人暴起,对着刚才还是同伴的马贼放手狠杀,瞬间,小楼外局面大乱,而小楼内也到了最后揭盅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