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初生阎王剑 第三十四章 惊变(下)_一剑天途_玄幻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三十四章 惊变(下)

初生阎王剑 第三十四章 惊变(下)

 热门推荐:
    眼见小楼外的变化,王延的脸色数变,很显然,高离对此行早有算计,这些突然反水的马贼自是他的内应。这并不奇怪,黑水贼在击败林云之后就有一些玩家加入其中,到得现在发展到能与云天城抗衡,加入其中的玩家自不在少数,不过明康镇只是小地方,总共只有百来名马贼,王延事先是完全没想到这方面。

    更重要的是高离这些内应看起来都是身手不弱,虽是突然暴起,可不过短短几息就将小楼外的马贼喽啰杀伤大半,当中两人甚至冲进去将仅剩的两名护卫截住,这说明这些人差不多都有精锐护卫的实力。

    这样一股势力且与高离相互勾连,产生的变数实在太大,王延不禁想到了李云扬之前对高离的评价--狼子野心!但现在看起来高离的胃口可不仅仅如此,不单单是康建民,若有可能他只怕会将李云扬也当做BOSS收割掉,这简直就是蛇吞鲸的胃口,甚至自己在高离眼中或许也是一个有些价值的小BOSS。

    对于玩家的贪婪王延是深有体会,就像宝爷,这家伙还时不时的琢磨怎么趁乱将剑经阁的老头做掉,又如何将阁中的秘笈席卷一空,尽管宝爷还没付诸现实,但王延相信若有可能宝爷肯定会那样做。

    所以,王延坚信自己的判断没错,高离是想当赢家,而且是唯一的大赢家!如此一来,自己又该如何破局?

    王延目光闪动起来,整个人不禁后退了几步,站到了墙角尽量不引人注意。而就在王延思索对策的同时,夏河和高离已然靠近了康建民,只不过夏河也发现了小楼外的变化,目中闪过意外之色,也因此离康建民稍远,在距离十余米处停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康建民,你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吧?老夫今天要亲手将你碎尸万段!”

    李云扬站起身状若疯狂的大笑起来,在他看来大势已定,康建民难逃一死,眼见大仇即将得报,他不自禁的恣意张狂起来。

    康建民没有理会李云扬,他站稳身形后持刀身前,环视场中一眼,继而恶狠狠的道:“当真以为你们今天能得逞?我康建民就是死,也要你们全部陪葬!”

    康建民看起来如同穷途困兽的挣扎,高离见此冷冷一笑,道:“你还是早点上路吧。”

    到了这一步,高离也不再隐藏,楼外的马贼喽啰已然被杀的七七八八,涌进来的那七八个反水之人合力之下,仅剩的两名精锐护卫也是岌岌可危,甚至他们还分出了一半人朝着夏河身后的那名四大金刚而去,一旦这些人被尽数杀光,康建民就将落入被合围的境地,而有轻功高绝的李云扬在场,他纵然想脱身也是不太可能的。

    “你是个什么东西?”

    康建民不屑的看了高离一眼,高离却一改之前谨小慎微的样子,一脸桀骜的道:“我不是什么东西,我只是要你命的人,给我死来!”

    话音未落,高离竟是朝着康建民冲了过去,很难想象一名通脉期武者会主动杀向一名蕴胎期高手,即便这名蕴胎期高手已是强弩之末,但高离就这样做了,他人尚未至,衣袖里却抖落出大片的白色粉末。

    “雕虫小技,给我滚!”

    康建民一声暴喝,却是对那些白色粉末不管不顾,提刀就欲斩向高离,只是他刚欲所动,一旁的李云扬也跟着动手,前后夹击之势立成,康建民不得不分心应对李云扬。除此外,另一边的夏河虽未动手,但他目光锁定康建民,手上的刀渐渐提起,整个人就仿如一把缓缓拔出的宝刀,气势不断攀升,他要出的下一刀必然极为惊人,这样的状况康建民自然也注意到了,偶尔瞟向夏河的目光中都带着浓浓的警惕。

    如此状况下,分心三处的康建民不过坚持了十几个回合便是险象环生,眼见夏河的刀势已快蓄积到顶点,自知再难支撑的康建民环身一刀迫退李云扬和高离后,突然大吼道:“陈文远,我若死了,今天的场面你收拾不了,大头领绝饶不了你,大公子也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

    一个阴沉的声音突然间传入场中,楼中之人莫不是大惊之色,谁也没想到这小楼内还藏着个人,就连李云扬也是脸色大变。而不等话音落定,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的从顶板的窟窿中飘身落下。

    王延目光一凝,看清了突然出现的两人,当中一人乃是名做文士打扮的中年人,而另一人则是名驼背的光头老者,这光头老者瞎了一只眼睛,还是个独臂,显然刚才那声音来自于那名中年文士。

    这中年文士现身后,环视场中一眼,然后旁若无人的道:“当真是看了一出好戏,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十一飞星如此不中用,被区区三五人逼到这等地步,而且手下也是藏污纳垢,还有人临阵反水,看来大公子对你的评语没说错,你康建民除开有些狡狯,其他方面一无是处,与酒囊饭袋何异?”

    这中年文士说话的语气中毫不掩饰对康建民的鄙夷,但同时也表明了其身份,他所谓的大公子正是黑水贼内那名天才绝顶高手杨元。

    “无论大公子如何说,我康建民自是都愿受着,就算你们拉拢王莫成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今天若是真的死在这里,你如何收场?你当真不怕大头领追究?别忘了现在咱们老黑水还是大头领做主,我发信给大头领求援,你是大头领指派之人,自是要领责的!”

    康建民看着中年文士咆哮起来,但却有几分色厉内荏的感觉,毕竟他很清楚眼下局面自己能否保命全看眼前此人的意思,但中年文士冷冷一笑道:“还老黑水?大公子欲建立黑水宗,你们这些恶习不改的老马匪早早晚晚都是要被清理的,否则黑水宗在别人眼里永远都只是强人恶匪,而非能传承的宗门。所以,此间之事很简单,只要在场所有人死光就可以了!”

    不待话音落定,这中年文士身形猛的动了,迅若闪电一般直袭身旁不远处的李云扬。与此同时,其身后那名独臂独眼的驼背老人也动了,竟是朝着已然将刀势蓄积到顶峰的夏河直直而去。

    而就在这两人动手的瞬间,还有两个人动了,一个是康建民,这家伙提刀朝着高离就是斩去;至于另一人则是王延,本是缩在墙角的他悄然退向了李黑牛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