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三十六章 第五韵(上)

第三十六章 第五韵(上)

        “文远,除开跑掉的那小子,其他人都已经处置妥当了。”

        弥漫着浓厚血腥味的启明楼中,那个独臂独眼的老者提着高离的脑袋走到了中年文士陈文远身边。

        陈文远负手而立,他的脚边满是尸体,但李云扬和康建民的尸身却不在其中,也不知这二人下场如何。听着老者所言,陈文远淡淡一笑道:“那小子倒是机敏,一见形势不对拔腿就跑,为此还杀了两名同伙,手段很辣,行事果决,这样的人不愧是大门派出来的。”

        “大门派?”

        那老者倒是没看出王延的根脚,可陈文远不同,他早年游历四方见多识广。

        “他那套指法若我没看错,当是傲剑山庄的血剑指,而他与王莫成交手的时候,曾用过一种速度极快的轻功,也是傲剑山庄的传承武学--踏剑步,所以此子应是傲剑山庄的弟子。

        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据我所知傲剑山庄内若无特殊情况,只有通过了‘剑心血海’的内门弟子方可远出游历,凭此子的修为和身手应不是内门弟子,否则对上王莫成也不会那般吃力。”

        陈文远眼中现出浓浓的疑惑之色,他想不明白的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傲剑山庄作为南越州最大的宗门之一,自有顶级宗门的威严在,若是内门弟子远出游历被杀害,门中便会颁下剑劫令,待调查清楚凶手后,傲剑山庄便会对杀人凶手展开无休无止的追杀,直至其死为止。

        而自傲剑山庄跻身顶级宗门以来,颁下的剑劫令鲜有失效,最出名的一桩事便是十数年前的独行大盗杜绝一连杀害了傲剑山庄四名内门弟子,杜绝虽是盗匪出身,但天资高绝,偶得前辈高人传承后,一跃成为顶级高手,甚至名列潜龙榜,得天元圣岛看重,但这样的人物最终死在了傲剑寒雪剑下,成为了傲剑寒雪成就先天的一块踏脚石。

        独臂独眼的老者显然也知道傲剑山庄的厉害,目中闪过一丝犹疑道:“我听说傲剑山庄现在被人联手围攻,背后不仅有大自在门,天刀宗,九幽教,伽蓝寺等大派的身影,据说连天元圣岛都牵扯其中,或许这小子是叛门出逃的弟子?

        另外,我搜查过王莫成的尸身,大公子赐给他的《破血刀法》和无生牌都已不见,想来是被那小子拿走了,这大公子要是追问起来该如何回答?”

        “《破血刀法》倒没什么,不过是大公子自创的一门低级刀法,未来只是给黑水宗的低阶弟子修炼所用。但是无生牌不同,那牌子里面毕竟蕴含了那位先天前辈留下的一丝刀法神意,尽管已经非常微弱,但天资足够之人想来是应该可以借此打磨出自己的刀意。

        原本大公子是看重王莫成的,希望他能在突破到蕴胎期后凝练出自己的刀意,继而用刀意洗练元胎,为成就真元打下坚实的基础,只可惜这王莫成实在是不济,明明修为高出那小子,却被一套傲剑山庄的入门指法给生生逼到了死路,这样的人实在当不起大公子的看重。”

        陈文远说到这目光闪动了一番,继而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道:“眼下情况不明,那小子不宜轻动,毕竟我黑水宗建立在即,各方势力前来打探的人不计其数,难保那小子身上没有傲剑山庄的意思。

        不过也不必担心,只要他还在北部,早晚会现出行藏,到时候等我打探清楚他的真正身份,若只是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或者是叛门而出,哼,无生牌自是一定要取回,而我的元胎还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傲剑山庄的《凝元剑煞功》...”

        陈文远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他的目光中尽显毒辣之色,整个人就如同一条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毒蛇一般。

        ......

        “这地方真是山清水秀,如若世外桃源啊。”

        站在一处小土丘上,王延放眼遥望,就见土路尽头升起袅袅炊烟之处,却是一个依山傍水,如同一颗嵌在山中的玉石般的小小村落,能在这荒野之地突然遇上这么一座村落,又置于山水明秀之地,让王延大有得遇桃花源的感觉。

        从昨夜到现在一路奔行与厮杀,王延肚子里早已空空如也,再加上他如今左臂受创,也确实需要一处僻静的安全之地作为疗伤之所,所以在他眼中这座桃花源一般的村子正是最理想的场所。

        这般想着,王延再不做停留,运起健步功便是朝着那村落而去,片刻之后他便到了村子外,不过有了明康镇的那番经历他这次倒没有唐突,而是寻到两个在田间玩耍的小娃儿,问道:“小孩儿,此处是何地啊?”

        尽管王延是满脸笑容,但那两个小孩登时如若受惊的兔子般,朝着村子里就是撒腿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道:“韵姐姐,有坏人来了,坏人来啦!”

        这两个小孩子扯开嗓子一喊,村中登时呼啦啦涌出几十号人,这些人堵在村口看向王延,眼中莫不是带着几分畏惧之色,可尽管如此他们一个个却手握菜刀,擀面杖又或者锄头,做出十足的戒备之姿。

        眼见这样的阵势,王延不禁有些头疼,他虽涉世不深,但能看出来眼前这些穿着粗布麻衣,手脚上都长着厚厚老茧的村民都是些普通人,如此他更不愿离开此处,便是温言道:“在下偶然路过此地,想讨要些饭食不知可否?若有可能在下还想在村中借宿一段时间,可以此作为报酬。”

        说着,王延从怀中取出些碎银子摊在掌心上以示诚意,只是那些村民依旧没什么反应,反而戒备之色更重,眼中的畏惧倒是少了些,眼见气氛越来越僵,王延深感无奈时,村中传来几个稚嫩的声音。

        “大家不用慌,韵姐姐来了。”

        “都让让,给韵姐姐让条道。”

        ...

        在这几个稚嫩的声音之下,本是戒备的村民当真让开一条道,继而王延就见一个身着青色罗衫,头梳双环髻的清丽女子在几名半大孩子的簇拥下朝他款款而来,待得到了王延数米之外,女子停了下来,对着王延一礼道:“在下第五韵,见过兄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