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三十七章 第五韵(下)

第三十七章 第五韵(下)

        眼前这个叫做‘第五韵’的年轻女子称不上多美,她的五官并不精致,脸颊上还有一些雀斑,可也正因为这好似青春痕迹的点点雀斑,让此女格外有种岁月洗练过的沉静,结合她温润的声音,将其显得温婉自然,大方得体,令王延一眼见之不由心生好感。

        “见过第姑娘,在下王延,偶然路过此地,只觉此地如世外桃源,不禁心向往之,欲借宿村中停留些日子,不知可否?”

        佳人在前,王延开门见山道明来意,只不想第五韵却掩口一笑道:“王兄,在下复姓‘第五’。”

        呃?

        王延瞬间有种当机的感觉,他从未听到如此古怪的姓,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该如何接话。第五韵看着王延的满脸错愕,又道:“‘第五言福,百家姓终’此乃《百家姓》终末之句,‘第五’也是百家姓中最后一个复姓,或许王兄并未在意过这方面,若是王兄觉得叫起来拗口,可直呼我姓名。”

        听着第五韵如此直爽之言,王延微微一笑缓解了尴尬,他的确不知道什么是‘百家姓’,故而朝着第五韵一礼道:“多谢第五姑娘指点,王延受教了。”

        王延由于左臂有伤,几番行礼不由显得动作有些古怪,这些自然落入第五韵眼中,此女倒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并不因为王延有礼而轻忽半分,淡淡一笑道:“王兄,此地偏僻难寻,寻常见不到生人,加之如今世道浑浊,村中百姓的惧外之情想来你也看到了。不过若你真是偶然路过,借宿些时日倒无不可,只是你并没说实话吧?”

        说着,第五韵将目光投向王延的左臂,王延登时知道此女看出了自己的伤势,知晓自己言语中有所隐瞒,故而脸颊不由微微一红,有些歉然的道:“确如第五姑娘所猜测,王延是遭遇凶险慌不择路之下碰巧来到此处...”

        看着第五韵清澈的目光,王延将刺杀康建民一事娓娓道来,不过关于隐秘之处他自是不会讲出,只是待他讲到自己眼见陈文远现身,知道事不可为抽身离开时,第五韵身旁一个十三四岁的高壮小子一声嗤笑道:“这位大哥看着一副豪侠模样,却不想骨子里这般怯懦,若换做是我,纵然知道有所不敌也定然会拼上性命杀了康建民,陈文远这些十恶不赦的大坏人,如此不正是韵姐姐所讲的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吗?”

        被一个半大孩子当面如此斥责,王延只觉自己的脸颊仿佛烧透了一般,好在那高壮小子话音刚落,其身旁一名梳着两个麻花辫的青涩少女反唇相讥道:“就算你拼上性命能杀掉康建民,陈文远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舍身取义而是莽夫行径,我倒是觉得这位大哥做的没错,就像韵姐姐讲过的,有些事情明知事不可为就需保存自己,留待有用之身以后做更多有用之事。”

        这青涩少女看起来也不过十五六岁,但说话条理清晰,而她这番话刚一说完,第五韵身旁的半大孩子都七嘴八舌的说开了,有的支持高壮小子,有的支持青涩少女,一时间好不热闹。

        “让王兄见笑了,这些孩子跟着我已有大半年时间,第五韵平日间除开教他们读书写字,习练拳脚外,还教他们些诸子百家的东西,让他们自己思考做人做事的道理。

        但身处这个属于刀剑的世界,练了拳脚的他们自然也向往江湖,又因为各人悟出的道理不同,心中产生了不同的侠义,就像李墨他一心只想荡尽天下不平事,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而白茉莉只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她却是想的通透。

        故而这些孩子平日闲暇时多为自己心中侠义而发生争执,今日若是他们言语之间冒犯了王兄,第五韵替他们道歉。”

        第五韵声音极是轻柔,说到李墨和白茉莉两个名字时分别指向了那个高壮小子和青涩少女,待得一番话说完她又朝着王延歉然一笑,弯身微礼,言辞举止无不妥贴,只是王延的眉头微微蹙起。

        “第五姑娘为何留在这小山村中,不像其他人那般纵马江湖,寻密探宝又或者是快意恩仇呢?”

        王延突然话锋一转,第五韵不知王延为何会有此问,却是微笑着回道:“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江湖,对我来说这些孩子就是我的江湖。或者换种说法,一个游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玩法,有的人愿意在这方世界中豪掷万金,只为追逐虚名;有的人却是辛苦经营,只为换些钱财;还有的人一心只想学得绝世武功,体验天下无敌的快感。

        而对我来说,在这个属于刀剑的世界中偏安一隅,守着几个孩子,教他知识和武功,看着他们长大成人继而闯荡江湖,这便是我的最大乐趣,养成游戏的乐趣。”

        养成游戏?

        王延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是他已经万分肯定第五韵是名玩家,他不禁道:“如果所谓的养成是摆布一个人的命运,第五姑娘可会保护他们?就像李墨,他心中侠义已被所谓‘仁义’深深羁绊,但他却不知‘玩家’这个群体的存在,面对可以死而复生,又对经验和宝物无比贪婪与执着的玩家,他心中的侠义只会让他死的更快,玩家会有一千种一万种的办法杀死他,就像割地里的韭菜一般容易。

        这样的现实中,在拥有强大的自保能力前,第五姑娘不觉谈侠义有些奢侈吗?难道你的乐趣就是养出一堆经验怪让人收割?”

        王延突然间仿佛变了一个人,不仅言辞犀利而且极富攻击性,王延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这样,若是非要找个理由,或许是宝爷提到过的‘同情’:对弱小同类的同情,是人性使然。

        那么自己也有了一丝人性?王延不知道,也想不明白。

        第五韵完全没想到王延会说到这方面而且说的如此透彻深入,就像在一个美丽的气泡上轻轻戳了一下,她不禁转过头看向身后那群孩子,眼中流露出深深的舔犊之情。

        “王兄可能教我?”

        第五韵转过身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王延就是一躬到底,然而王延却不受她大礼,因为王延受不起!故而王延脚下一点,飘身一旁,淡淡的道:“就像你说的,这本是个属于刀剑的世界,刀剑才是根本,只是想要得到强大到足够自保的实力何其之难,又有谁能帮你?”

        在王延心中,玩家是天敌一般的存在,想要不成为玩家的猎杀对象,至少得有四小姐那样的修为和身手,可要修炼到四小姐的境界,不谈所需花费的时间与心血,单单所需的上乘秘笈身处小山村中的第五韵又去哪里找?王延看得出来第五韵的修为并不高,最多打通了八条经脉,且脚下无根,步伐虚浮,显然轻功也是稀松的很,这样的她又能将那些孩子的武功指点到什么境界?

        说完这番话,王延不禁转过身准备离开了,他并非对第五韵不喜,恰恰与之相反,第五韵是他见到的第一个有着淳淳善念,愿与NPC交往并付出真挚情感的玩家,尽管她自己口中只是所谓游戏乐趣,但她刚才看着李墨,白茉莉这些孩子时眼中流露出的舔犊之情,让王延明白此女对这些孩子的感情何其之深,也让王延对第五韵好感更增,可正是因此他才要离开。

        王延并非没有情感,他只是知道第五韵和她这些孩子注定得不到好的结果,江湖是个极为残酷的地方,一切美丽的幻梦终将破碎,所以王延不敢与第五韵乃至这些孩子发生羁绊,他知道一旦有了羁绊心中就有了情感,自己就会不由自主的做一些事情。就好比宝爷,如果有一天两人不得不剑锋相对,即便王延知道宝爷不会真正的死亡,但他的剑不会像往常那般快,更不会像往常那般无情。

        已经有了第一个破绽的王延,不想再有第二个破绽,因为他知道自己能活着并不断变强实在太不容易,就像高离,如果没有陈文远的出现,王延敢肯定高离最终会对自己下手,毫不留情的下手!因为高离疑惑自己的身份,仅仅一分疑惑,玩家为了经验和宝物就可以做出一切,这就是实力孱弱的NPC所要面对的现实!自保尚且无力,更不知未来在何方的王延,又有什么能力去帮第五韵和这些连通脉期都没达到的孩子?

        王延选择转身离开,只是还不等他迈开步子,第五韵却是一下冲上前来,拉住王延的衣袖,道:“王大哥,你帮帮我吧,其他人不论,但李墨,白茉莉,安国,小豆子他们几个真的不一样,他们会自己思考,他们甚至会规划未来,他们是有感情的,甚至是有灵魂存在,我绝不能看着他们成为别人的经验。

        你若是愿意留下教授这些孩子武功,小妹无以回报,愿将此物奉上。另外小妹初通医术,你臂膀的伤势小妹也可帮你治理。”

        王延终究不是无情人,他回过头看向第五韵,就见第五韵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中还充盈着水汽,而其手上捧着一张发黄的纸页,王延一眼瞟过那纸页后眼睛却是再也挪不开,概因那纸页上画着一式剑招,一式让王延看过一眼就觉玄奥无比远胜元应剑法的剑招。

        “这是小妹以前闯荡江湖时偶然得到的一张剑法残页,当中虽只记载了一式剑招,但参悟所需悟性高达60点,想来此剑招定然极为高妙,可惜小妹悟性远远不及,若是王兄愿意帮忙,小妹愿将剑法残页赠予王兄。”

        第五韵极是诚挚的说完这番话,看向王延的目光中满含期待。王延心中天人交战了半晌,甚至杀人夺宝的念头都闪现过,但最终他只是道:“一年,我最多在村中留一年时间,尽力调.教这些孩子的武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