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三十九章 柔丝决(上)

第三十九章 柔丝决(上)

        “气为万物本,这个‘气’指的是天地灵气,创造那些高深武功的前辈们认为天地灵气是这方世界一切的根源,是万物的根基所在,而人便是天地间的顽石,本身感受不到天地灵气,需要经过反复打磨,最终才能连接内外,体察天地,进而运用天地元气增强自身。

        所以,武者的道路实际就是一个不断打磨自身的过程,想要成为武者首先便要打磨自己,至于如何打磨?一要看功法,二要勤学苦练,不惜辛苦打熬筋骨,待得生出气感,感受到体中那一丝丝自胎中遗留的先天之气,便算是入门了。

        至于每个人体中自胎中遗留的先天之气强弱不同,男为纯阳,强者燥热,弱者温润;女为纯阴,强者冰寒,弱者清凉。

        故而你们想要成为武者就需不断打熬经骨,直到生出气感,方才算入门。”

        又是一日初晨,王延在第五韵讲授过书经后便开始教授孩子们,自那日将这些孩子们收心后,晃眼间已然过去了十余日,这段时间内,王延并没有直接传授这些孩子们武功,而是一遍又一遍的将武学基础知识灌输给他们,首先让他们对武学有正确的认识,除此外,王延另外教授他们的就只有辨识经脉。

        “白茉莉,安国,你们上来给大家讲解经脉穴位。”

        辩识经脉是武者必须掌握的基础知识,不过也很简单,纯靠死记硬背,故而王延画了一张人体经络图挂在打谷场上,又点了两个小鬼头带大家学习。

        在这些孩子中间,李墨纯真耿介,安国善思好学,小豆子圆滑刁钻,至于白茉莉,这青涩女孩算不上最聪明,武功的资质也不是很高,但她最勤恳,加之她在孩子中年龄最大,所以王延所讲的东西一般都是她和安国学得最快,故而王延时不时让两人代己授课。

        待得两人走上来,王延便径直走向一旁,然后寻了个草垛盘膝坐下,继而拿出那张剑招残页就是参看起来。尽管应了第五韵之请,王延也在尽力教授这些孩子,但他同样没有放下自己的修炼。

        每天除开必要的休息和进食外,王延现在的时间分成了三部分,其一早晚听第五韵授课,尽管对第五韵所讲的许多东西不认同,但在学习的过程中王延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对世界,对人,对玩家等的各种认知更加清晰,最直接的反馈就是这十余天的学习下来他的悟性竟然提升了一点,这样的效果是王延事先完全没想到的,也让他更不愿意错过这样的学习机会。

        至于第二部分时间自然是拿来指导这些孩子习武,不过由于现在还处于最基础的阶段,王延每日花费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他每天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于自身的修炼,当中花费时间最多的便是参悟这张剑招残页。

        只是今天王延刚拿出剑招残页看了几眼,第五韵则走了过来,轻声道:“王大哥,我看你连续这么多天都在讲这些最基础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正是教授孩子们武功。”

        显然,第五韵对王延的进度有些不满意,不过王延对于如何引导这些孩子成为武者已有安排,故而他自信道:“习武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很多时候都讲个水滴石穿的功夫,而这些孩子们都处于打基础的阶段,基础不打牢靠,即便他们资质不差,以后也走不远。”

        王延说的是实话,可这样的答案自然不能让第五韵满意,她希望知道王延更详尽的安排,故而道:“王大哥可否详细说说。”

        “好,那我就给你详细说说。”

        王延收起剑招残页然后看向第五韵,正色道:“首先,你必须认识到一点,这些孩子和玩家是截然不同的,他们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勤学苦练才有可能成为武者,就拿武者的门槛--气感一关来说,这对玩家是完全不存在的,玩家只需要拿着秘笈一点,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可这些孩子要成为武者,首先要体察到气感,要体察气感就需要打熬筋骨,而打熬筋骨是非常辛苦的,特别是对于李墨和白茉莉这样年龄偏大的孩子,他们已经错过了筑基的最佳时期,想要体察气感就需要付出比其他孩子多的多努力。

        或许我这样说你还是不能理解,我举个例子,我现在就让李墨和白茉莉每天在这山上山下跑几十个回来,然后又叫他们举几百次石盘,再让他们上梅花桩走上个一两个时辰,你觉得他们能坚持几天?”

        听着王延这番话,第五韵大惊失色,登时道:“不行,这绝对不行,这样大强度的运动他们肯定承受不住,他们还小而且吃的也差,身子骨本就不强,肯定会累坏的。”

        “所以啊,现在先让他们学习辨识经脉,停止习练你的那些花拳绣腿,等他们的身体恢复到平常状态,就要准备给他们进补了,俗话说穷文富武,天天吃着粗粮糟糠还想成为武者根本是痴人说梦。”

        第五韵有些迷惑的道:“王大哥的意思是?”

        王延嘿嘿一笑,仿佛狡计得逞一般看着第五韵道:“这便要劳烦第五姑娘了,这山中猎物不少,以第五姑娘的身手老虎野猪猎不来,但山鸡野兔什么的想来定是不在话下,不过还请第五姑娘记得每日出猎时别忘了我的那一份。”

        王延早就吃够了村里的粗粮糟糠,奈何他伤势未愈,不宜轻动,故而才将主意打到了第五韵身上,不过王延说的也是实话,这些孩子的身子骨太弱,根本经不起折腾,如果直接打熬筋骨,别说体察气感,更大的可能是直接累垮掉。

        第五韵自是心思通透之人,知道王延占她便宜,一张俏脸不禁红一阵白一阵的,但最后她还是一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我每天入山半日猎取野物,也不会忘了王大哥的一份,而且还会亲自下厨,做成美味给大哥补!身!子!”

        第五韵说到最后牙根痒痒的,仿似恨不得扑上去咬王延两口,王延全当没看见,摸摸鼻子讪笑道:“那怎么好意思啊。”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只要王大哥教好李墨他们就行,不过王大哥,这调养身子需得多久,而后又需多久打熬筋骨产生气感,以及何时传他们武功总得给我说说吧?”

        听着第五韵所问,王延自是将自己的安排和盘托出,道:“如果每日三顿肉食,这些孩子们大概一个月就能调养好身体,到时候他们辨识经脉也学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开始打熬筋骨。

        只是单单打熬筋骨是无法产生气感的,还需要功法引导,只是我所会武功中适合筑基的皆是师门传授,未得师门许可是无法传给其他人的,否则不仅是害死了自己,也是害了别人。

        所以等这些小鬼头开始打熬筋骨,我们就需外出一趟,设法从外间为他们寻找到合适的功法,之后再将功法传授给他们。

        等他们学会功法,筋骨日强,想来就会逐渐产生气感,至于时间长短,便看个人资质,不过我看这一众孩子中安国最为聪慧,又正处于筑基的黄金年龄,若他肯用功,想来不出三个月他便能体察到自身气感,进而踏入通脉期。”

        听得王延这番说辞,第五韵不禁点了点头,她自然听得出王延是为这些孩子详细规划过了,一步步条理清晰,足见用心,最后她道:“劳王大哥费心了,既如此小妹也安心,只待一月之后,咱们就去外间走上一趟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