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四十章 天马集
    山下村位于明康镇东面七十余里处,由于背靠蒙泽山区,正面又相对太岳山脉,山下村周围那一片便如同被两座大山包夹的葫芦地,格外的偏僻与荒凉,一般人根本不会往这地界上去。

    而翻过蒙泽山区的前山,再往西行出四五十里,就能走出如今黑水贼掌控的地盘,从而进入云天城,黑水贼以及横山城三方势力交杂的南河谷,这南河谷中心有个名叫‘天马集’的集镇,由于位处这各方势力交杂却都又不管着的地方,这天马集格外的混乱也格外的繁荣,畸形的繁荣。

    秋风浩浩,蒙蒙天色之下自蒙泽山区前山一路往西延伸的崎岖山路上,两道人影一前一后飞快的朝着山脚下飞奔,不过一炷香之间,当先那道人影已从山腰奔行到山脚下,眼见其要朝着前方的土路而去,后面那道人影不由大喊道:“王大哥,等等我啊。”

    这两道人影自然就是王延和第五韵,自王延在山下村住下后,到如今已过了一个半月,这期间王延的臂膀伤势大为好转,而村里那些孩子也大都调理好身体开始打熬筋骨,故而王延和第五韵商量之下,便在今日动身准备前往天马集,看看能否得到适合筑基的功法。

    功法向来是各派不传之秘,即便是如八卦步,健步功这等最低阶的秘笈也是由各大城中的武馆专售,至少在明面上,各大城池乃至各个集镇都没人敢大张旗鼓的贩售秘笈,这是犯忌讳的事情,但天马集是个例外,这等三不管的地区龙蛇混杂,北部的不少强人盗匪乃至独脚大盗都会前往销赃,甚至传闻云天城和横山城都私下里扶持了一两家大商会在天马集开设店铺,暗地里收售赃物,当中就包括一些各派流失出来的秘笈。

    除此之外,天马集也聚集了不少玩家,这些无法无天的玩家最喜欢这种混乱的地方,当中也有很多人在天马集摆设摊位,销售战利品。

    王延不确定陈文远是否会放过自己,黑水贼的地盘他自是不会去,而天马集又是如此特殊的一个地方,所以综合各方面,天马集正是获取秘笈的最佳之地,不说上乘武功,单单只是用于筑基通脉的内功心法倒是很有可能得到。

    不过天马集十分混乱,半路截杀的事情时有发生,王延原本想孤身悄然前往,只是第五韵提及一事让他改变了主意,这便成了两人同行。

    听着第五韵的喊声,王延站在山脚下转头回望,目光透过冰蚕丝斗笠垂下的面纱,就见一道倩影跌跌撞撞的从山石之间跳跃而下,足足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第五韵才下到山脚,继而寻到一块大石坐了上去大口的喘气。

    眼见第五韵这般不济,王延暗自摇头,他真不知第五韵是如何修炼的,明明这月余时间第五韵每日都上山打猎半日,可到现在轻功也没有半点长进,或许这样的女子当真不适合江湖,无怪她会窝在这山里玩她的‘养成游戏’。

    “走吧。”

    王延不想多做耽搁,待第五韵气喘匀了便是迈步朝前,他的打算很清楚,不管最终能否得到秘笈,都必须当天返回山中,绝不在外过夜,毕竟天马集可是十足混乱的地界,甚至为怕有黑水贼的人隐藏其中,王延还特意戴上了冰蚕丝斗笠。

    眼见王延说完就走,第五韵嘴唇微翘道:“有必要这么赶吗?天还没亮就出发了呢,女人睡不好觉可是很快会变老的。”

    王延却不理会第五韵的牢骚,反倒是气行足经,运起轻功朝前飞身而去,几个起落之间就掠出十数米之远,第五韵见此再不敢耽搁,运起轻功追也似的朝前赶去。

    两人就这般一追一赶的一路疾行,不到正午,天马集便已然远远在望,为了保险起见,王延没有直接前去,而是拉着第五韵寻了个僻静的地方调息一番,待得内力完足之后两人方才不疾不徐的朝着天马集而去。

    眼见天马集越来越近,一路上颇为憋闷的第五韵终于道:“王大哥,咱们至于这么小心吗,反正就算遇见歹人,也不过死一次,还正好省了回去的脚程。”

    王延知道玩家有一个的‘复活点’,死亡之后会在一段时间后从复活点复活,而第五韵的复活点显然就在山下村中,而这女人武功低微,成天在山中也闲的没事,她还当真是最不怕死的那一类玩家。

    “死一次?我要是死一次内功要重修大半年,更别说万一金银被爆了,拿什么买秘笈?”

    王延将自己代入玩家身份,虽有些别扭,但还是说出这番话应付第五韵,只是说到内功他不禁苦笑,离开了傲剑山庄无法去冰月寒潭修炼,又没有大量经验值,他平庸的资质显露无疑,虽然这一个半月他潜心修炼,但内功的进度几乎可以用蜗牛爬行来形容,到现在第六重剑元心经也不过累积了不到七千的修炼度,按照这样的进度,他最少还需十个月才能突破。

    不过凡事有利皆有弊,反之亦然,他如今修炼虽慢,但之前内功短时间内连续突破,自然有些根基不稳,如今缓缓打磨下,根基渐渐稳固,倒是让王延少了些后顾之忧。

    思虑之间,王延和第五韵距离天马集已是越来越近,集镇外的道路上已多了不少形色各异的江湖中人,王延环看了一眼,这些前往天马集的江湖中人要么长相凶恶,要么就是遮住面庞,反正看上去就没一个像好人。

    只是如此一来,素面朝天的第五韵不由格外引人注目,王延发现不时有人将目光投向他和第五韵,他心中登时觉得不妙,拉起第五韵快行了几步,就到了天马集的镇口。

    镇口处守着十数名身穿黑色劲装,背负长刀的汉子,这些人一见王延拉着第五韵冲向镇口,当即有两人上前拦住去路,其中一人道:“想要进城要么出示通行手牌,要么每人缴纳一两银子。”

    每人一两银子作为入镇费这算是够黑的了,不过已有江湖经验的王延却不多说其他,掏出两块碎银子递过去,继而拉着第五韵就进了镇内。

    此行出发之前,王延曾向第五韵详细了解过天马集的情况,知道这天马集共有三大势力,分别是黑刀帮,青皮社以及南河会,这三大势力共同把持天马集,维持一些明面上的秩序,就像这镇口设卡要钱便是三大势力轮流着来,入镇费也的确是每人一两银子。

    这天马集并不大,从镇口进来后,一条宽不过三四米的街道上人流如织,两边林立着高矮不一的各色建筑,路边还不时传来叫卖声,但这中间声浪最大的却是青楼女子揽客的声音。

    “各位好汉,今儿我们春宵楼来了位红姑娘,年方二八,长得那叫一个水灵,最重要的是尚未开荷,今晚上这姑娘欲当众许出身子,哪位好汉能得她青眼相加真是天赐的良缘,所以今晚请各位好汉多多来捧场啊。”

    方一入镇内,这镇子当头上就是矗立着一座四层高的楼阁,阁前匾额上书‘春宵楼’三字,一个穿红戴绿,满身脂粉气的老鸨子就站在楼前招揽客人,老鸨子身后另有七八名环肥燕瘦的年轻女子,个个拿着手绢冲露过楼前的江湖中人招手,只片刻功夫就有三四人被拉住了楼内。

    王延还是第一次见这所谓的青楼,不由多看了两眼,只是随即他整个人仿似被定住般,口中喃喃道:“夏河?他怎会在此处?”

    这天马集作为北部最大的销赃地自然也是个销金窟,故而黄,赌二业极为发达,不过这些个青楼和赌坊都是面对江湖中人做生意,自身当然需要极强的护卫实力,就如这春宵楼,门口两边都各站了七八名身穿红色短打手持刀剑的护卫,但让王延没想到的是他竟在这中间看到了夏河。

    王延不知启明楼当日是怎么个结局,但以他对夏河的了解,此人心高气傲绝不是甘愿人下之人,怎会来当青楼护卫?

    “王大哥,怎么了?”

    第五韵见王延突然停住步子,不由出声询问,王延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看见一个熟人,不过还是不要节外生枝,咱们走吧。”

    说完,王延就朝前而去,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转身刚走,站在春宵楼前的夏河竟是转头看向了他的背影,眼中闪现出一抹诧异之色,继而脸上露出了些许意味难明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