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四十一章 规则

第四十一章 规则

        “王大哥,就是这里。”

        王延带着第五韵走过春宵楼进入镇子里面后,便是由第五韵在前带路,之所以如此不仅是因为此女以前来过天马集,更重要的是第五韵此番来之前曾告诉王延,那张剑招残页当初是和一个朋友一起游历江湖时得到的,本来是两张,两人各分了一张,后来她朋友因为某些事情离开了游戏,只是在走之前,和她一道来天马集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卖给了某家店铺,当中就包括她朋友手上的那张剑招残页。

        这一个月来王延日日参悟那剑招残页,然而随着他参悟的越发深入,他只觉那式剑招玄奥无比,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尽数窥破当中的奥妙,王延甚至觉得此剑招很可能是超越黄级,达到玄级的上乘武学。

        如此一来,王延得知另外一张剑招残页的下落自是不愿错过,这才让第五韵跟来。至于第五韵言辞中提及她朋友离开了游戏,以王延目前的认知根本理解不了,他也不愿多花心力去思考,毕竟对现在的王延来说更重要的还是提升实力,不过他还是暗暗记下了这样的说法。

        顺着第五韵所指的方向看去,王延就见前面有一家略显破败的小店铺,店铺门前的匾额上写着‘明正堂’三个字,而两边的门框上贴着一副对联。

        上联:好东西,坏东西,买过才晓好坏。

        下联:真功夫,假功夫,不练难知真假。

        看着这对联,王延不禁眼睛微眯,只觉这家店铺有些鬼名堂,此行想要达成目的只怕不易,这般想着,王延跟着第五韵朝这家店铺走了过去。

        待得进入店铺内,王延才发现这家店铺内中空间颇大,却不似从外面看来那般破败狭小,铺子的左右两面都挂满了各式兵刃,正对门的方向摆着一张长长的红木柜台,柜台的后面一个满脸老人斑的太婆躺在一张摇椅上,她一手拿着个精致的小茶壶,闭着眼悠闲自若的品着茶。

        听到王延和第五韵的脚步声,这太婆眼也不睁,咧开没有了门牙的嘴,悠悠道:“随便瞧,随便看,好坏东西任君自选。”

        这太婆似乎对顾客一点都不在乎,好在第五韵走上前道:“龙婆婆,还记得我吗?”

        听到第五韵的话,那太婆终于睁开眼看向第五韵,只是她目光中充满疑惑,喃喃道:“你是...”

        第五韵也不答话,就站在柜台前让那太婆观瞧,过了半晌,那太婆终于是记了起来。

        “哦,你是复姓‘第五’那丫头,以前陪人来过店里几次,要不是你的姓名古怪,我这上了年纪的脑子还真是记不起来,嘿嘿。”

        说着,这太婆站起身子,看着第五韵道:“你这丫头怕是有大半年没来过我这了,说吧,今天突然前来有何事?”

        王延听着两人对话,只觉第五韵和这太婆的关系也只是泛泛,不过相识而已,反倒是第五韵显得很热络,拉着那太婆的手道:“龙婆婆,你可还记得我有个朋友曾在你这里一次性卖了很多东西,你共计给了她一百二十两黄金,而她卖给你的东西中间有一张剑招残页?”

        那太婆目中精光一闪,然后瞟了眼王延,笑道:“怎么,今天你带人来是想把这剑招残页买回去?”

        第五韵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王延也走上前,诚恳的道:“还请前辈成全。”

        太婆没有直接回答,嘿嘿一笑,然后上下打量了王延一番,继而道:“你可知那剑招残页的来历?”

        “晚辈见识有限,只知那剑招残页不凡。”

        “万剑宗内门弟子修炼的剑法自然不凡!”

        万剑宗?王延眉头微皱,他也算知晓如今五州中各大顶级门派却不知有什么万剑宗的存在,那太婆看王延迷惑的样子,笑道:“小娃子眼皮子浅很正常,好叫你知道,这万剑宗乃是四百多年前北胜州中第一大派,雄霸一州之地,州中其他大小门派无不拜服。

        只是万剑宗野心太大,将触角伸向了其他四州,这便触及了天元圣岛的底线,最后天元圣岛联合其他四州的顶级大宗门将万剑宗彻底覆灭,可即便如此那一战中万剑宗高手尽出,却也将来犯强敌斩杀大半,光天元圣岛陨落的肉身境巅峰高手都足有三四十位,万剑宗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而这剑招残页上所记载的便是当年万剑宗专供内门弟子修炼的‘孤心剑诀’,整本剑法共有八式剑招。尽管这孤心剑诀并非万剑宗传承的顶级剑法,但也是货真价实的上乘武功,你可知此剑法是何品级?”

        王延万万没想到这剑法残页竟然有如此来历,好在他尚有些定力,面对龙婆婆所问,他不确定道:“当是在玄级之列!”

        “小娃子倒是有些眼力,这孤心剑法正是玄级中品的剑法,这等品级的剑法放在如今五州中各大顶级宗门,也堪称一流绝学了,这样品级的绝学你还想买?可敢买?买的起?”

        龙婆婆一连三问,王延自是听出这三问之中蕴含的意思,他额头不禁渗出些微汗珠,思量了半晌,最终道:“或许在下现在买没起,但还请前辈说个数。”

        “好,那我也不废话,他日你拿一千两黄金来,我自是将那张剑招残页卖给你!”

        一千两!黄金!

        王延万万没想到这太婆狮子大开口,一张剑法残页竟然喊出这等天价,而一旁的第五韵也是道:“龙婆婆,你当初收这张残页的时候可只是估值一百两黄金啊。”

        龙婆婆笑呵呵的看着第五韵道:“第五丫头,你这话就不对了,那张剑招残页放在你们手上只能算是无名剑法,可我却能道出来历。”

        “光这来历就值九百两黄金?”

        “当然!”

        龙婆婆说的斩钉截铁,然而王延却是有些疑惑道:“前辈,这秘笈不是可以抄录吗?又不是只卖我一家。为何...”

        王延话还未说完,龙婆婆嗤笑道:“原来是个初涉江湖的雏儿啊。”

        说完,她从柜台里摸出一本名叫‘雁行功’的秘笈,然后取出笔墨纸砚,道:“你翻开这秘笈首页,自己抄录看看。”

        王延不知龙婆婆此举为何,但还是翻开了秘笈,这雁行功不过是种极为普通的轻功飞渡术,虽比健步功高深,却也有限得紧,王延一眼就看出深浅,然后他取过笔,照着秘笈上的文字开始抄录。

        然而等王延一行字写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白纸上的黑字竟然悄然消失,就像王延从未写过一般。

        “怎会如此?”

        王延大惊失色,可一旁的第五韵却见怪不怪,只是她的目光看向王延,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疑色。

        龙婆婆却是微微一笑,道:“自古以来,无数先辈大能都认为这方天地有‘灵’,它在冥冥中庇佑万物,也在冥冥中制定规则,而这只不过是规则之一。

        秘笈并非无法抄录,但用普通的笔墨纸砚是不行的,需得用‘沉金墨’,‘银竹纸’,以及‘铜牛兽’的尾巴所制成的笔方才能行,但这些资源都掌控在各大门派手中。除此外,普通人抄录秘笈乃是大耗元气的事情,就如你这般修为就是给你那几样东西,还不等你将这雁行功抄录完就得吐血而亡,这需得有特殊能力的人方才能行。

        而且越高深的秘笈就需要品级越高的银竹纸,铜牛兽尾以及海量的沉金墨,就说孤心剑诀那等秘笈的一张残页,想要完整抄录下来,所花费的材料可以同样抄录雁行功这等秘笈一万本不止。至于抄录的人,则需要拥有极强的特殊能力,那等人物一般都在各大顶级门派中被供奉着。

        所以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何要喊价一千两黄金了吧?因为那张秘笈我没有抄录的能力,卖给你就是独售一家,而它值这个价钱。”

        关于抄录秘笈的这些常识王延还是第一次听闻,只是他不由皱起眉头,只觉这规则对NPC的限制并不是太大,毕竟NPC学习或传授武功还可以通过口述,这样的规则倒像是专门针对玩家的,毕竟玩家学习武功必须使用秘笈,而使用过后秘笈便会彻底消失。

        怎么会有专门针对限制玩家的规则?难道真如第五韵说的那般,我所在的这个世界只是他们创造出来的一个游戏场?那我是怎样的存在?NPC吗?那我有生命,有灵魂吗?

        王延的脑海中翻涌起来,他好像钻进牛角尖一般,用这段时间积累的认知开始反复思考,到最后他额头都开始发烫,意识变得模糊,恍惚间眼前一切尽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古怪的符号和数字。

        这样的情况已不是首次发生,第一次发生是在精铁洞中王延诘问自己的时候,第二次则是初遇张小宝时,而这一次与前两次不同,不仅反应更为剧烈,而且王延整个人产生了撕裂感,他只觉自己的大脑负荷到了极限,脑子就像要裂开一般,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停下来。

        ‘这样下去我会死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