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四十六章 风流饿鬼

第四十六章 风流饿鬼

        以后每天保底两更尽量定时在早上八点和晚上八点吧,如果有加更应该在中午两点左右,中午没有加更,就应该没有加更了,剑人尽量保障时间稳定。

        ......

        “人都到齐了?”

        天马集以东十数里外的一片枫叶林内,七八个形色各异的江湖中人围聚在一颗大树前,一名头戴铁冠,身着黑色大氅,手里提着九节鞭的年轻男子环视一眼身周,淡淡的问出这番话。

        与这年轻男子相隔数个身位的地方,身着黑色劲装,手持长刀的夏河双手抱臂于胸前,两眼眯成一条缝,满脸桀骜之色,似乎对那年轻男子的话毫不在意。而就在夏河身旁,站着一个身形瘦高,头戴鬼面,身着灰色长衫,手提长剑之人,却正是王延。

        在被夏河点破斗笠破绽后,王延自不会没有应对,在参与此番行动之前,他将原本斗笠上的冰蚕丝扯下后便即扔掉,现在的一身行头都是重新置办的,包括面具,长剑等等。尽管答应了夏河来参与截杀,但王延自家知道自家事,他终归是傲剑山庄的弟子,作为南越州第一大派,要是门中长老知道有弟子效仿山匪强人专干劫道的事情,会有什么结果还真不好说。

        所以王延打定主意,除开夏河外不会在其他任何人跟前露出自己的面容,而且如有可能,傲剑山庄的武功他能不用就尽量不用。

        至于眼前这名手拿九节鞭的年轻男子,夏河之前倒是提过,这人名叫韦元辰,是此次行动的发起人,武功在这一众人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甚至此人在玩家之中还有个名头,叫做‘追魂鞭’。

        韦元辰还是有些威信的,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个身着夜行衣看不到面容的家伙道:“除开留在天马集盯梢的人,其他人均已到齐。”

        “夏河,青楼那边可有意外?”

        听到韦元辰点名,夏河懒懒的道:“能有什么意外?按照我们的计划,将韦元辰的消息透给黑刀帮的少当家吴锋,以这家伙的性格现在只怕按耐不住已经动手了,而魏晓峰受惊之下自然会第一时间出镇,回他藏匿的地方,所以我们只需在此静待即可。”

        夏河自信满满,关于此次行动,韦元辰虽是发起人,但行动方案大都是夏河策划的,他在春宵楼当了半个多月的护卫,摸清楚了不少情况,而他们现在所在的枫叶林便是被夏河判定为魏晓峰潜回老巢的必经之路。

        只是听着夏河的语气,韦元辰多少有些不满,一声冷哼,道:“希望一切能如你所说,否则到时候这么多兄弟竹篮打水,会发生什么我可不敢保证。”

        韦元辰这番话可谓张狂,不过夏河只是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说,他早已习惯南河谷的规矩,之所以要找王延联手,一方面是不想被人吞吃掉,一方面便是想摄取更大的利益。反正在他眼中,场中这些人都已是死人,又何必争一时之气。

        “都准备好,想来应该快了,对方毕竟是蕴胎期高手,切莫因为咱们人多而有丝毫大意。”

        韦元辰又看向其他人,以一副带头大哥的模样对众人吩咐起来,只是他这番话刚说完,不远处就传来‘沙沙’的声响,紧跟着,一道人影飞奔而来。

        “来了。”

        那道身影尚未接近,便是先传来声音,众人心头微微一松,很快,这人影靠近场中,王延就见来的是个身材矮小,长得好似仓鼠的家伙。

        “孙谷,擅长轻功,尤善于飞渡术,此番负责看点,盯梢。”

        夏河用极轻的声音和尽量简短的语言为王延介绍来人,王延没做出任何反应,却是在心中将此人记下,他知道包括韦元辰在内的几名硬茬子到时候都要靠自己出手料理,所以没有丝毫轻忽。

        这孙谷奔行到众人身前,喘了口气,继而看向夏河道:“夏老兄果然料事如神,那黑刀帮的少当家吴锋当真是个蠢货,一听到魏晓峰的消息着急忙慌的带着黑刀帮三大护法就闯进了春宵楼,自然是打草惊蛇。”

        夏河淡淡一笑,道:“吴锋倒也不算蠢货,只是他和书剑庄的三小姐本有婚约,只不想魏晓峰色.胆包天坏了他未婚妻的身子,这样一顶绿帽子扣在头上,又有几个男人忍得住?”

        “夏老兄说的是,不过魏晓峰何其机敏,一见形势不对便即悄然溜走,只是此人不愧是色中饿鬼,仗着自己手段高超,轻功高绝,竟是裹了那应雨姑娘一同溜了出来,若非如此,以我轻功只怕很难一路跟着他。”

        眼见孙谷半天说不到正题,韦元辰声音一冷,道:“别说废话了!韦元辰现在何处?”

        孙谷显然不敢跟韦元辰硬刚,只是淡淡道:“就在前面五里坡,他毕竟带了个人,内力消耗颇大,加之他元胎初成,可能修为不太稳固,到了五里坡便是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开始调息,不过他显然认为自己已然脱险,调息之前还对那应雨姑娘动手动脚的。

        后面我看李茹跟了上来,便过来报信,若有意外发生,李茹会用冲天箭的。”

        韦元辰听完这话,怒道:“那你还说这么多废话干甚?趁他内力未复,正是要他命的最好时机!前面带路。”

        不待话音落定,韦元辰一马当先往前而去,那孙谷也没多说什么,脚下轻点,运起轻功便朝前带路而去。眼见周围人都动了,王延朝着夏河看了一眼,两人之间什么都没说,但目光交汇之间似乎都已明白对方意思,继而两人跟在队伍最后朝着五里坡而去。

        不多时,一行人就赶到了五里坡,此处不过是一个小土丘,也不知为何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只是不等众人行到丘上,一个极度猥.琐的声音便随风从丘后传来。

        “小应雨,哥哥这手法可还让你满意?要我说,呆在春宵楼又哪里有在此处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来的痛快,你我这叫做旷地野.合回归自然,释放真性情。你放心,哥哥既然答应今天要你身子,就是大罗金仙也阻止不了,那狗屁吴锋算个求,他不知道老子睡了他老婆不说,还睡了他丈母娘呢。

        哥哥这都憋了大半月了,今儿保证卖足力气,让你爽得明儿起不了身。”

        很显然,这番下.流话自是出自魏晓峰之口,而在这家伙的声音中,众人还听到一个仿佛死命压抑,又略带痛苦,还有些微抽泣的呻吟声。

        听着这丘后传来的声音,孙谷显得格外兴奋,其他人脸上也或多或少的现出怪笑,只有王延像个懵懂无知的雏鸟,他只大概明白魏晓峰在干什么,但具体画面却想象不出来,故而他无甚反应,但好在他脸上带着面具。

        “既然这家伙如此饥.渴,那就让他当个石榴裙下死的风流鬼吧。”

        韦元辰一声怪笑,然后不再耽搁,便是一马当先冲了出去,既然已确定魏晓峰的位置,一行人自不愿夜长梦多,早点了结完事,早点坐地分赃,至少大部分人是这么想的。

        王延和夏河也冲了出去,等王延上了土丘,借着清朗的月光,就见前面二三十米处的一块平地上,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躺在那里,而一个身形瘦长的男人侧压在她身上,这男人一只手放在女子胸前,另一手从女子身下被掀开的纱裙中探了进去。随着那男人的动作,女人娇声喘息,男人的呼吸亦是越发粗重。

        “这就叫野.合吗?”

        王延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但随之摇摇头不再多想。

        若是其他蕴胎高手,被人摸到身边二三十米处只怕早已察觉,不过这魏晓峰现在是将全副精力都放在了身下的女子身上,当真是投入的很。不过他终究还是留了一二分机敏,待得一众人展开轻功,靠近到他身前十余米时,这家伙终于是有所察觉。

        “谁?!”

        魏晓峰手上动作一停,猛然转头看来,但回应他的却是隔空一鞭。

        “啪!”

        九节鞭炸开一个鞭花,却是韦元辰率先出手,不过魏晓峰终究是蕴胎期高手,见此身形一侧,继而脚下连蹬,便是避开袭来的长鞭,整个人贴着地面朝后飞退。

        韦元辰眼见如此,也没有孤身往前,而是一声大喝。

        “一起上!”

        话音未落,其他人当即围了上去,不过趁此功夫,魏晓峰却已是站起身子,环视身周冷冷道:“一群肉身境的小杂.碎也敢来找爷爷麻烦,今儿坏了爷爷好事,等下就让你们知道爷爷的手段!”

        魏晓峰口中放出狠话,只是不待话音落定,这家伙竟是脚下一点,整个人如窜天猴一般腾身半空,一跃飞起四五米高,继而脚下连连踏步,竟是欲要横空而去。

        眼见如此,众人哪还不明白这魏晓峰是要跑,韦元辰当即喝道:“休想!”

        啪!

        又是一个鞭花炸开,数米长的九节鞭当即横空展开,朝着魏晓峰的脚下就是卷去。与此同时,场中另有两人各自拿出一串漆黑铁索,铁索的末端都有一个钢爪飞勾,随即这两人好似套马一般分从两个方向将手中铁索朝着魏晓峰扔了过去。

        很显然,为了对付魏晓峰,这行人早就有了周全的准备,魏晓峰不意来人竟是准备的如此周密,眼见双腿就是要被缠住。

        不过这家伙轻功着实高绝,千钧一发之际,脚下连踏,身形当空一止,随即提气之间整个人眼见便是又要往上窜,可就见这时,只听一声暴喝,紧跟着,刀光乍现,一道人影冲天而起,长刀横空之间,一连三道刀光斩向了半空中的魏晓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