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四十七章 诡谲一剑
    是夏河!只见他如一只飞虎,腾空而起,刀如利爪般猛袭正欲再度腾身的魏晓峰。

    “找死!”

    魏晓峰一声暴喝,他从夏河出刀自是一眼看出夏河的修为,目中寒光一闪,继而双腿凌空往上一收,下一瞬,九节鞭和两条黑索便从他身下一穿而过,魏晓峰随即伸腿在黑索和九节鞭上轻轻一点,就在刀光临身的刹那,他身若狂风忽的一卷,竟是在半空中来了个回旋,错开了袭来的长刀。

    只看魏晓峰这刹那间的应对,此人轻功当真高绝,更惊人的是,他错开长刀之后,回旋的身子恰好转到夏河身后,不待夏河变招,他右手成爪撕风而出,转瞬间便要及至夏河后心。

    危险!

    身在半空的夏河完全来不及反应,魏晓峰这一爪已近他衣背,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剑鸣骤然响起,下一瞬,一道剑光若流星般从下往上一闪而过,直袭魏晓峰下盘。

    是王延出手了。眼见夏河临险,王延自不会无动于衷,他这如流星倒垂的一剑,却是他从孤心剑诀那式剑招中参悟而来,剑若流星,只求一个‘快’!

    魏晓峰身在半空,此前已是身形接连变化,却不想王延自下而来一剑,如此刁钻,又如此之快,仓促之间,他也顾不得夏河,身在半空的双脚只是倏尔一分,避开袭来的剑光,但如此一来,他凭空借力换气已再无可能,整个人不由往下落。

    “困住他!”

    之前接连失手的韦元辰一声大喝,紧跟着,鞭花再响,九节鞭和那两根黑索便是再度横空,不过这一次皆是朝着魏晓峰脑袋而去,非是要针对头颅,只是要限制魏晓峰再度腾身的空间。

    看着往下落身的魏晓峰,已然收剑的王延暗自可惜,他不会轻功提纵术,无法凌空换气借力,刚才那一剑已是竭力一跃,之后却再无变招进招的可能,只能老老实实的的落身于地。

    提纵术乃是轻功之中最难修炼的一种,需要雄浑的内力作为根基才能练成,对于普通江湖中人来说,蕴胎期以前几乎不可能修成提纵术,而提纵术也向来为各派轻功之中最为秘传核心的部分,向来是不轻易传授的。

    夏河显然也不会提纵术,骤然暴起一刀后,身子便是向着另一侧飞落,不过在王延的配合下,两人好歹是留住了魏晓峰并将他迫到了地面。而在场中大部分人看来,落回地面后轻功施展不开的魏晓峰就变成了没牙的老虎,故而之前没有机会插手的人纷纷扑了上去,毕竟对于玩家来说,分配战利品是一部分,更关键是魏晓峰的经验值只会有一个人得到,而击杀这种蕴胎期BOSS所能得到的经验值,足以让在场任何一个玩家为之疯狂。

    一时间,场中呼喝声四起,刀光剑影来来去去,以韦元辰为首,七八人分两层围住魏晓峰,就连孙谷和另外一名本是盯梢的李茹也围了上去,唯独王延和夏河留在最外面。

    “蕴胎期高手可没那么容易就被弄死。”

    看着身前这些如同闻着肉味拼命往上冲的家伙,夏河冷冷一笑,他和蕴胎期高手交过手,自然知道一些蕴胎期高手的厉害手段。

    “魏晓峰有可能走脱吗?一旦被他杀出重围,以他的轻功,没了韦元辰等人的牵制,你我只怕留不住他。”

    王延眉头微皱,虽然刚才和魏晓峰只是短暂交手,但他也看出此人轻功着实高绝。不过对于王延来说,他并不是非常在意魏晓峰是否能走脱,而是担心没了魏晓峰的牵扯,眼前这群人还会不会反目,自己又是否能有收割经验的机会。

    两人说话间的档口,场中变化突生,却是两个抢BOSS心切的家伙竟是欺身到了魏晓峰身前米许,魏晓峰哪肯错失这样的机会,当即掌爪连出打在二人身上,若非其他人及时援手,以刀剑阻退魏晓峰,这两人只怕立时就要毙命当场,可即便如此也是身受重创。

    “按照原计划困住他就行,将他内力耗尽再收拾,谁他吗再敢给我突前乱来,别怪老子等会不客气!”

    眼见两人身受重创近乎失去再战之力,韦元辰异常恼怒,不禁咆哮起来。说完这番话后,这家伙竟是转头看向夏河和王延,道:“你们两个还要调整多久?”

    夏河根本不搭理韦元辰,而是目光一凝,对着王延道:“王兄,接下来劳你看护,夏河却是需要准备一下。”

    王延点点头,他知道夏河又要动用那一刀了。果然,话音刚刚落定,夏河一脚踏前,正对魏晓峰,右手缓缓摸向刀柄,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就如同一把即将开锋的绝世宝刀一般。

    在启明楼时,王延曾见夏河用出此刀,只是没见到最后夏河出刀的场景,不过只看此刀蓄势的派头,王延也知此刀只怕会超乎想象的厉害。

    “这是刀意?不对,是刀意雏形!一个肉身境的小杂碎怎么会凝练出刀意雏形,莫非是某个顶级大派的弟子?”

    和当初康建民相同,夏河方一蓄势,魏晓峰就注意到了,只是他的见识显然在康建民之上,竟是道破了夏河这一刀厉害的根源,这也让魏晓峰双目带着浓浓惊色之余,脸色变幻不定,最后这家伙那张猥.琐的面容上闪过一抹狠戾之色。

    “既然你们要寻死,爷爷就成全你们!”

    魏晓峰口中再度放出狠话,只是与之前不同,他此番当真是发了狠。而不等他话音落定,只听噼啪之声,却是韦元辰手中的九节鞭又隔空袭来,可这一次魏晓峰没有再闪避,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继而胸口一鼓,随即他扭身一送,高高鼓起的胸膛朝着击来的长鞭直直迎去。

    啪!

    一声脆响,就见魏晓峰胸前的衣衫直接被长鞭打裂开,胸前的皮肉绽开,血水四溅,看上去颇有些凄惨。然而长鞭发力之际,自是有微微的停顿,魏晓峰便是趁着这刹那,忍着胸前的皮肉疼痛,右手电闪而出一把抓在了九节鞭的鞭头上。

    紧跟着,魏晓峰不等韦元辰做出反应,扯着鞭头运劲一拉,韦元辰登时只觉鞭子上传来一股巨力,扯的他身形摇晃,再难把住长鞭。

    “快,快上!”

    韦元辰失去九节鞭掌控登时慌了神,嘴里大喊起来,瞬间,刀光剑影骤起,分从几个方向袭向韦元辰,然而这家伙却是拉着九节鞭翩身一绕,以九节鞭鞭身将袭来的刀剑一一挡下。

    而不等其他人攻势再起,魏晓峰脚下急点,身若鬼魅般从场中一掠五六米,一下及至韦元辰身前,就在韦元辰惊骇的目光中,右爪电射而出一下扣在韦元辰的脖颈上。

    “死!”

    魏晓峰冷冷一笑,继而一声暴喝,五指一紧便是要捏碎韦元辰喉咙,然而下一瞬,他脸色突变,随即脚下连点,整个人猛地爆退,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呲!

    却是一截剑锋突得从韦元辰脖颈中穿出,不待魏晓峰松手退身,这剑锋猛地一搅,血水飞溅之间,韦元辰脖颈间多了拳头大小的一个窟窿,而魏晓峰的右手亦被刺穿,掌心中间也有个鸡蛋大小的窟窿。

    哒哒...

    魏晓峰看着自己手掌上不断渗出的血水,眼中闪动着难以置信之色,他知道这已是自己反应及时,迅速退身的结果,若是再慢半分只怕整只手掌都没了。

    “好狠辣的剑。”

    魏晓峰抬起头看向了韦元辰尸体软倒在地后现出的那道身影,这道身影自然就是王延。王延一直如同一条毒蛇般蛰伏在外围,而刚才那瞬间他敏锐的把握到机会,就在魏晓峰冲向韦元辰的同时,他亦是将踏剑步催动到极致,身心与元应剑法相合,以一剑无前之势,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就在魏晓峰右爪捏住韦元辰脖颈的瞬间,他手中长剑便是以当初初战王莫成时所用过的那招‘天下同归’从韦元辰身后一剑洞穿其脖颈,继而再刺魏晓峰的手掌。

    如此一剑当真是绝妙,但这一剑在魏晓峰眼中却是丝毫不顾及同伴性命,甚至以此为饵的一剑,而来势甚速,用剑也是奇诡到极点,也唯有这样一剑才能让其中招,甚至是大受创伤。

    此人必须死!否则今天万难脱身!

    魏晓峰看着王延的目光中杀机翻涌,然而王延只是冷冷一笑,他通过此前的观战已看出魏晓峰的虚实。此人手底子并不是太强,至于轻功,此人也并非真的统统高绝,他厉害的只是提纵术和飞渡术,就如刚才直线突进瞬间欺身韦元辰,就是飞渡术瞬间爆发的效果。

    但魏晓峰的身法并不高明,在方寸之间的闪转腾挪没有丝毫高妙之处,否则他也不会被众人围困半天而毫无建树,最后还要拼着受伤,硬抗一鞭后才能寻到一击毙敌的机会。

    有此认识,王延自是从容了许多,在他看来要对付魏晓峰,其一只需防其腾空而走,其二便是防止此人暴起近身,骤出杀招即可。

    故而在王延眼中魏晓峰已然是个死人,此时还留着他不过是想让这家伙多消耗点其他人的实力罢了,这般想着,王延冷声道:“都愣着干嘛,此獠已然身受重创,不趁此机会要他命,难不成要放走他不成?”

    话音未落,那些因为王延暴起杀死韦元辰而惊疑不定的人,目光迅速闪动了几下,随后孙谷第一个冲向了韦元辰,而其他人随即纷纷跟上,围攻之势再成,而王延却在魏晓峰恼恨的目光中悄然退出了包围圈,不知又潜向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