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四十八章 孤狼与瘦虎
    今天下午要去医院做个结肠镜,提前两个月预约的,华西这种大医院也真是没谁了,做个检查都排队等这么久,剑人也是第一次做这玩意儿,估计很恼火,所以这周剩余几天会尽力坚持稳定更新,不过可能每章字少稍微少些,请兄弟们理解下。

    ......

    轻功施展不开,右手又被废掉的魏晓峰彻底成了困兽,以孙谷为首的剩余人等简直不要命的向他猛攻,魏晓峰却只能疲于招架,因为一方面他要注意刀势已快要蓄积到顶峰的夏河,另一方面他还要防备如毒蛇般在外围游走不定寻觅机会的王延,纵然他想搏命却连机会都找不到。

    这等情况下,只坚持了不到十个回合,魏晓峰身上已是添了几处刀伤剑痕,眼见再这般下去今日很可能殒命当场,魏晓峰眼中显过一抹疯狂之色。

    “啊!”

    如若困兽濒死的嘶吼声中,魏晓峰竟是对劈来的刀剑不管不顾,他猛地弓身一伏,双脚一蹬,就在刀剑临身,锋芒撕裂衣背,在背脊在留下道道伤痕带起一蓬蓬血珠的同时,整个人如若一条绝命的孤狼猛地朝前窜了出去。

    魏晓峰进身的方向上,站着一个手提长剑,身着玄衣的玉面男子,此人名叫‘柳易舒’,在此行人中除开王延和夏河外,武功也是数一数二的,不在韦元辰之下。此人眼见伤痕累累的魏晓峰朝他这边而来,却是不惊反喜,手中长剑一震,登时寒光一闪,一连数道剑影朝着魏晓峰击去。

    面对如此一剑,魏晓峰脸上现出不屑之色,他没有丝毫躲闪,整个人好似合身撞向了剑影,但是他那只被王延在手掌上洞出个窟窿的右手却是悄然提起,下一瞬,只见这家伙的右手如电射出,在数道剑影中准确找到长剑,紧跟着,魏晓峰竟是极其精准的将右手掌中的窟窿套进了剑刃之中。

    随后,魏晓峰在柳易舒惊骇的目光中,将自己的右手往内直进,即便血肉被剑刃再度割裂,血水流个不停,但魏晓峰已然是不管不顾,右手一进到底,疯狂到极点!几乎眨眼之后,他的右手便没到剑柄处,继而一把抓住了柳易舒持剑的手腕。

    “桀桀!”

    魏晓峰咧开嘴角,狰狞的笑起来,很难想象他右手在有如此重伤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用出如此奇招,由此足见此人的疯狂与执着。而与此同时,他的左手朝前一探而出,猛地捏住了柳易舒的脖颈。

    “再来啊!”

    魏晓峰挑衅一般的嘶吼着,可王延没有现身,尽管王延知道魏晓峰已然是强弩之末,但濒死前奋力挣扎的野兽恰恰是最危险的。

    咔擦!

    一声骨碎的声音响起,柳易舒脖子一歪,已然没有声息,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暴喝传来。

    “动手!”

    话音未落,一道明晃晃的刀光如同撕破黑幕一般,从空中一闪而过,仿佛瞬间横跨了数米之距,一下及至魏晓峰身前,朝着他就是拦腰斩去。

    如此惊人的一刀自然是夏河斩出,他蓄势已久,此刀一出当真是有几分莫测之能,然而魏晓峰却是早有防备,他拉着柳易舒的尸身一转,将之挡在身前,同时脚下急点,整个人往后飞退。

    只是这一刀实在太快,只听‘嚓’的一声,登时血水狂涌,却是柳易舒的尸身被拦腰斩断,而刀锋的寒芒更是擦着魏晓峰的腹部而过。

    呲呲!

    好似有什么裂开,很快,魏晓峰腹部的衣襟就被血水浸透,他知道自己的右边腹部几乎整个被切开,肠肠肚肚顺着血水都是往外流了出来,可饶是如此,魏晓峰眼中的疯狂之色却更盛,他揽起衣摆缠在腹部用力一扎,随后停下脚步,而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疾驰而来,紧跟着刀光再现,夏河的第二刀已至。

    魏晓峰目光一凝,尽管他半边身子都在颤动着,可这家伙却是没有再后退,反而脚下一点,朝前狂突直进。

    “嚓!”

    刀光幻灭,长刀锋刃从魏晓峰右肩一捅而过,可这家伙却是丝毫不理会,只是死死地看着身前的夏河,然后左手运掌朝前猛地拍出,夏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是被这一掌重重打在胸口!

    噗!

    一大口血水从夏河口中喷出,溅的魏晓峰满脸都是,可两人谁都没在意,魏晓峰在绝路中疯狂,可夏河这头瘦虎也同样豁了出去,只见他持刀之手一紧,然后手腕一个转圜,长刀绞着血肉转了半圈,继而持刀之手朝着一侧狠狠一划拉,长刀撕开血肉之间,几乎将魏晓峰右肩整个削下,连带着右手从大臂处齐根被斩断!

    “啊!”

    魏晓峰痛苦的大叫,但他还在死命挣扎,左掌略微一回,紧跟着又是重重一掌打下。

    两人是完全的陷入疯狂,你来我往之间只有血肉与血肉的对撞,王延在不远处看着两人这般厮杀,目光闪动不止,心中很受震动,但是他手中的剑依旧那么快,一剑割断孙谷的喉咙后,又朝着那两个重伤的家伙追去。

    从夏河喊出‘动手’开始,王延就没再闲着,他骤然暴起,将长剑刺向了原本的同伴,如此突然的袭击,加之他结合孤心和元应的诡谲剑法,短短时间就连杀四人,那孙谷见势不对想逃跑,无奈王延早有所备,先一剑伤其双腿,最后从容的夺取了此人性命。

    至于那两名之前被魏晓峰打成重伤之人,本是想留着坐等分赃,待得王延暴起连连杀人,他们才晓得不对劲,可此时方才想逃,身受重伤的两人又哪里甩得掉王延。

    嚓!

    几个起落之间,王延就追到二人身后,二话不说便是从身后将当中一人一剑穿心,另外那家伙见此却是不再跑,跌坐在地上看向王延,道:“兄弟,留我一命,东西我不分就是了,没必要搞成杀身之仇,你一个人再强也有限,仇怨接大了你可要防着被群起攻之啊,我知道你和夏河是一伙的,不过防人之心...”

    这家伙倒是一副好口才,直面剑锋反倒劝说起王延,还用上了离间计,王延淡淡的看着他,一双眸子中只有冷漠,到最后他冷冷一笑不耐烦再听下去,手腕轻抖,剑锋便从这家伙的喉咙间一穿而过。

    从头到尾,王延就没准备放走一个人,在他眼中这些玩家就是长在地里的稻子,是准备被收割的经验,这就如同玩家对于大多数NPC的态度一般。不同的身份,决定了王延对大部分玩家不会有一丝情感,甚至不会有一丝丝怜悯,他只会把他们当做经验,更何况玩家是可以死而复生的。

    至于说此番杀了这许多玩家,王延自然是可能被报复,不过关于这点王延倒是想的很清楚,他并不是真正在南河谷厮混,他的落脚点在山下村,他不怕被人发现踪迹。而且此番他还遮掩了身份,更别说前面还有个夏河顶着。

    王延缓缓收回了剑,然后转过身朝着魏晓峰和夏河厮杀的地方而去,这场劫杀终于是要落下帷幕,不过有一个念头在王延的脑海中徘徊不去--夏河杀是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