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五十章 血劫刀
    踏踏踏...

    面对夏河这声势极隆的一刀,王延想也不想,脚下疾点,整个人连退数步。

    夏河这一刀并非是暴起突袭,他话说在明处,故而王延在其提刀之时便心生戒备,这一刀尚未斩出便做出反应,瞬间与夏河拉开六七米距离,与此同时,他长剑一震,剑若流星一般朝前直击。

    王延出剑极速,反观夏河此刀虽声势颇大,但刀速并不快,故而王延的长剑后发先至,眼见剑锋就是要截住长刀,刀剑相击便在顷刻,可就在瞬间,那长刀锋刃之前却突然生出一道刀光,直接越开王延的剑,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朝着王延面门直击而去。

    眼见这道好似凭空生出却又来势极速的刀光,王延不禁脸色大变,可转瞬之间他又觉这样的刀光似乎有些熟悉,自己之前曾遇到相似的情况。转念之间,王延就想到了自己从王莫成身上得到的那块腰牌,当初他将那腰牌拿到面门前,当中也是突然生出了一道这样的刀光,那么夏河这一刀...

    “这是刀意!”

    王延心中一颤,不由想到了魏晓峰说过的话,只是夏河之前长久蓄积刀势的那一刀也不过是蕴含着刀意雏形,而此时一刀斩出,刀意自成,莫非夏河当真在刚才一战中有所突破,现在是拿自己做磨刀石?

    念头急闪之间,王延尚未想明白,那道刀光已临面门,王延身体刚欲做出反应,但转瞬之间,他只觉眼前光景大变,漫空飘下血丝,猩红的血滴如瓢泼大雨般倾倒而下,除此外,无数人影在血雨中来回穿梭,当中一道人影不经意的一回头,竟是满脸血污的王莫成!

    看着眼前这一幕,王延的心反倒沉静下来,他终究是傲剑山庄出来的,对于剑意,刀意之类的有所了解,抛开这类神意如何修炼不谈,单单其效果他却知晓一些,分别有‘灭神’,‘斩神’,‘破神’等数种效果,这当中‘灭神’最强,可以直接破灭对手灵台,‘斩神’次之,‘破神’再次。而以眼前情况来看,夏河初生的刀意所具备的应是神意效果中最弱的‘惑神’,这类神意可引动对手的心念,继而产生幻觉。

    王延之前几番想到王莫成,现在王莫成便出现在眼前,对神意有所了解的王延自是明白了这当中的玄机。

    如此,王延心中自是有了应对之策,就见他突得合上双眼,屏蔽掉眼前一切幻象的干扰,风的声音随即重现耳畔,与之同来的还有长刀破空之声,就在此时,王延手腕一抖,继而就见他手中长剑化作数道剑影,朝前四击而出。

    叮叮叮叮...

    金铁交击之声登时不绝于耳,王延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就在第七声刀剑交击之声传来的刹那,他只觉夏河的刀势由强转弱,持剑之手倏尔朝回一缩,紧跟着,他眼睛猛地睁开,随即他手腕一个转圜,剑锋微斜之间,便是朝着斩来的长刀一抹,眨眼之后,剑锋便擦上长刀的锋刃,溅起点点火星子,但这一次王延的长剑没有一触即分,而是架着刀身锋刃向下用力一抹!

    呲...

    刀剑摩擦的刺耳声响几欲刺穿耳膜,飞溅的火星子中,王延的长剑几乎是瞬间便抹到了长刀尽处,他登时一步踏前,长剑随之往前数分,剑格一下便别在了刀柄处,而剑身就搭在了夏河的肩膀上,剑锋贴着夏河的脖颈。

    王延抬起头看着夏河,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他不明白夏河为何会出这一刀,若是夏河是想黑吃黑作为唯一的赢家,就该在自己挑拣战利品之前动手,这样才符合夏河的利益。

    可等到利益分配结束,夏河堂而皇之的直面一刀,这样的意味就很难让人明白,若说真的只是刀法突破急需一块磨刀石,这样的方式很容易让人心生芥蒂不说,更重要的是王延觉得中间少了些什么意味。

    第一次,王延觉得自己看不透夏河,原本以为此人性情豪爽,直来直去,心思都在明处,可事实上似乎并非如此,不过王延也没有再深想下去,只是道:“若是我挡不下这一刀会怎样?”

    “那当然是我扳回一城,不过以后我可能不会再找王兄联手了。”

    剑锋之下,夏河依旧侃侃而谈没有丝毫改变,但王延不由皱起眉头,道:“胜负当真对你这般重要?下午那一剑我不过是借了花巧,若你有刀在手,我绝无可能那般容易得手。”

    “可王兄终究是胜了,而且是连续两次。”

    夏河的眼中透出一抹孤傲之色,当中又带着一股不服输的意味,王延见此终究是收回了长剑,摇摇头道:“你刚才这一刀很厉害,只是你刀意初成尚未圆润,有惑神之效,却未与刀法合而为一,威力大打折扣,再加之你身受重创后力难继,我方才能如此容易破开。

    若你假日时日好生洗练一番,再将刀意圆融无暇的融入刀法之中,我自是不可能这般轻易败你。”

    王延终究没有对夏河狠下辣手,尽管他依旧不是太明白夏河为何会出刀,但他能确定一点,夏河绝非是因为贪婪又或是什么阴诡的心思对自己动手,有此认知对王延来说便是一个不杀夏河的理由,但更为重要的是王延觉得不与夏河撕破脸对自己更为有利,一方面有夏河顶在前面他更加安全,另一方面与夏河联手当是更容易找到收割经验的机会。

    打定主意王延便不再多想,不过他脸上随即现出一两分好奇之色,不由问道:“你刚才这一刀可有什么名头?”

    “血劫刀!”

    夏河自傲的说出三字,想来此刀多半是这家伙自创的,能在通脉期就自创武学,别说玩家,就是NPC亦是千难万难。

    王延不由高看了夏河几分,心中也不禁动起了心思,琢磨自己是否也该尝试凝练剑意,却不想夏河沉声道:“此番之战,能凝练出刀意当是我最大收获,本想以此扳回一城,却不想如今连输王兄两阵,如此的话,还望王兄以后不吝赐教。”

    夏河这番话说的婉转,但实际就是告诉王延:以后我还会向你出刀。

    王延自是听得明白话中涵义,心中不由豪气顿生,哈哈一笑道:“夏兄尽管来就是了,若有一日王延当真接不下你手中之刀,也就不配再与你夏河联手,若当真如此,不管你夏河将我视作陌路人,又或是再瞧不上一眼,我王延也没有半分怨言!”

    说出这番话的瞬间,王延心中似有明悟:夏河这个人的确性情豪爽,直来直去,心思都摆在明处,但他却又是极度自我与孤傲的一个人,他将自己视作一个追赶的目标,一方面与自己联手摄取利益,另一方面却试图超越自己,一败再败让他心有不甘,但他终究是夏河,只会堂堂正正的打败自己。

    除此外,王延还感觉夏河与自己有一个极其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对于大多数的玩家以及NPC,两人都是极为淡漠的。

    对于夏河来说,朋友并不是必需品,他甚至认为很多人不配成为他朋友,他追求的始终是强大,或者说是强大的快感。而这方面王延则不同,王延一旦认定某个人,便会付之行动特殊对待。

    想到这,王延脑中产生一个更加明晰的念头,他知道若是自己能不断打败夏河,反倒可能与夏河成为真正的朋友,但若是有朝一日自己败了,夏河只怕会转身离去再不会正视自己一眼。

    想明白这些,之前的一切疑惑不禁迎刃而解,夏河的坦诚与之前的那一刀不过他是这个人一体两面的表现方式,他始终都是夏河,这样看似矛盾的结论却是让王延不由想到第五韵曾说过的一句话:人都是矛盾的集合体,一个高等智慧生命总是会在不断的自我思辨之中说服甚至欺骗自己。

    尽管后半句话王延依旧不明白,但至少他把夏河看的更清晰,也更知道如何与这样的人相处。

    听完王延的话,夏河亦是哈哈一笑道:“王兄果真坦荡之人,即便夏河多有冒犯,王兄却是都不计较,不管怎么说,夏河认王兄这个朋友,只希望以后咱们的联手能更加顺畅,共同在这南河谷闯出一番名堂!”

    王延微微一笑,随即又想说什么,但就在这时,一个脆嫩如青竹笋尖的声音插了进来。

    “小女子观两位兄台都是至诚君子,不知两位可否放过小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