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五十二章 突破(上)
    秋色更深了,山下村周围都笼罩上了一层枯败之色,往日里鸡鸣三遍便已蒙蒙亮的天色,如今却还是黑漆漆的,不过早已习惯晨起的王延就在这暗淡的天色下又开始了自己新的一天。

    “呔!”

    一声轻咤,王延脚下连点,随即身子一个回旋,手中长剑便是倏尔前出,手腕轻抖之间,剑锋化作七八道剑影,而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抛来一块手臂粗细的木柴,剑影随之一卷而去,眨眼之后剑影消失,剑锋回转,而那块木柴却是悄然裂解成十数块大小形制相差无几的木条子。

    哒哒哒...

    这十几块木条子散落在地上,随即一道小小的人影从旁一窜而出,蹲在地上捡起当中一块,翻来覆去看了看,道:“师父,这木条子可比筷子粗长的多,你这剑法可还没练到家呢。”

    对王延口称师父之人自是那古怪刁钻的小豆子,这小家伙自从当日被王延在打谷场所用的那一剑迷住后,便彻底黏上了王延,不仅师父长师父短的,而且小小年纪的她还挺会哄人,端茶递水无不殷切,王延不堪其扰下只能随她而去。

    “孤心剑诀可是上乘武功,短短两个月想练到家简直是痴人说梦。小豆子,你记住了,练武就是个水滴石穿的功夫,就好比这一式剑法,唯有十年如一日的苦练,最后方有可能大成。”

    尽管王延心里并不认可‘师父’的身份,可言辞之间还是尽力点拨小豆子,概因小女孩的确是有天分。

    当初王延和第五韵是初秋时分前往天马集购买秘笈,如今却已时值秋末,两个月时间就这般晃眼即逝。而自从买回秘笈后,王延便正式指导一群孩子打熬筋骨,小豆子在这群孩子中绝非是练得最苦最勤的一个,她更喜欢黏在王延身边看王延练剑,然后时不时自己胡乱比划几下,可就是这般,两个月过去,王延原本看好的安国还没产生气感,反倒是小豆子这家伙近两日出现了征兆,这让王延不得不感叹练武终究还是要讲天资的。

    而这两个月内,王延虽是大半时间都呆在山下村,可按照与夏河的约定,两人每隔十天就会在天马集东南方向三十里处的黄土岗碰头,期间两人又联手了三次,一次是乔装改扮混入另一群玩家中,劫道前来销赃的马匪,这一次和当初劫杀魏晓峰几乎如出一辙,夏河主杀NPC,王延主杀玩家,最后两人大小通吃,赚了个盆满钵溢;第二次则是劫杀横水城威远镖局前往天马集的押镖队,这支押镖队中大部分都是玩家,不过有两名威远镖局的蕴胎期高手坐镇,盯着这批镖货的人不少,王延和夏河浑水摸鱼,虽没能大小通吃,但也捞足了好处。

    至于第三次联手却是韦元辰和柳易舒等人对当日劫杀魏晓峰之事心怀怨恨,这几人等了足足一个月,待功法重新修回,甚至实力再有寸进后,便联络当日遭了王延毒手的所有人,又另外找了几名好手玩家,准备伺机围杀夏河和王延。

    只不想这消息被夏河探知后,胆大包天的夏河竟是公然现身,将一行人引到了乱石滩,由于夏河一路狂催内力疾行,被韦元辰找来的玩家因为轻功参差不齐,整个队伍脱成了几截,最后早就埋伏在乱石滩的王延与夏河一起动手,将这些人分批击杀,又是收割了大量经验。

    加上劫杀魏晓峰那次,王延和夏河前后四次联手,不仅收获了大量金银,更是收割了海量经验,除此外,让王延没想到的是他和夏河还被人起了个匪号,叫做‘刀剑双煞’--刀煞夏河,剑煞鬼面,这匪号不仅在南河谷的玩家中叫得很响,就连不少NPC都是知道并且承认了下来,这中间的意味可就有些非同一般了,简单来说就是两人已然在江湖上有了些许名声,最直接的反馈就是十余日前,夏河受到了书剑庄老庄主的邀请,跑去参加什么比武招亲大会,原本请柬中也邀请了王延,不过王延没那份闲心。

    说起书剑庄,当初老庄主还给魏晓峰下了三百两黄金的花红,夏河割了魏晓峰的脑袋去领赏,后来回到南河谷便将花红的一半分润给了王延,两人也就在一次次的联手中,信任渐深,情谊日厚,总之夏河在五里坡那一夜后就没再向王延出过刀。

    夏河此去横水城,这一来一去少说半个来月,劫道之事当然只能暂时停下,不过这并非什么坏事,两人如今名头渐盛,仇家也越来越多,不少人都在暗中盯着他们伺机报复,所以暂时停一段时间未必不是好事,王延也安心待在山下村练武授课,顺带每日听第五韵讲课。

    说起第五韵,王延心中对此女颇为感激,自从天马集两人一番坦诚后,第五韵如今对王延专门讲授了许多王延闻所未闻的知识,这让王延认知大增,对世界的认识更清晰,最直接的效果就是这两个月的日日学习下来,他的悟性再次飞速提升,到如今悟性已达到了102点。

    除此之外,随着悟性的不断提升,王延如今时不时就会心血来潮,产生当日在树林练剑时的那种身与剑合的感觉,每一次在这种感觉中练剑后,无论血剑指,元应剑法又或是孤心剑诀都会有相当程度的飞速提升,不过这种快速提升只仅限于剑法,对于轻功,内功又或是其他武技却没有丝毫增益。

    这一想起过去的这两个月,王延自觉过得无比充实,自己的认知不断提高,修为亦是稳步提升,孤心剑诀更是进境明显,他有时不禁会想,若是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师父,这些道理你都说了好多次,小豆子耳朵都听出茧子了,不过师父放心,你说的每句话小豆子都牢记心中,以后肯定勤学苦练,将师父教授的剑法发扬光大。”

    小豆子的话打断了王延的思绪,王延回过神来不禁摇了摇头,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豆子的头发,道:“你还是先产生气感,然后打牢基础再说其他,到了合适的时候,这孤心剑诀我自会传你。”

    说完,王延也不待小豆子回话,长剑一震,道:“小豆子,再来一块!”

    话音未落,王延脚下一踏,运起登天步整个人便是腾身一跃,窜起数米之高,然后凌空身形倒垂,长剑疾若流星般往下直去,小豆子见此早就退开一边,眼见王延剑势展开,适时的抛去一块木柴。

    时间就在一剑又一剑中缓缓流逝,待得天色由暗转明再由明转暗,一天时间即将过去,这样的一天似乎又和往常一样在按部就班中渡过,日子似乎又重回周而复始,可王延知道这样重复的生活远比以前有意义的多,因为他确信自己有了生命,更在第五韵的指点下逐渐明白了一些自己生命的意义。

    夜色已深,山下村万籁俱寂,身处小屋中行功结束的王延缓缓睁开眼,若是往日,晚上的内功修炼结束后,他便会安然入眠,结束这一天然后在梦中期待新一天的到来,但今夜不同,他知道突破的时机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