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五十五章 茉莉何时开

第五十五章 茉莉何时开

        这章其实是写给我自己的,不知不觉就写了很长,写到最后我觉得虽然?14??身边没有王延,但有这么多兄弟支持,我也觉得很温暖,我相信我会坚持自己的写法好好生生的完成这个故事,最后谢谢大家。

        ......

        又是一日清晨,晨曦刺破苍穹后映耀大地,和往常一样,村里的孩子们都聚集在了打谷场上,但不同的是,此时的打谷场边上还围聚了不少村民,孩子们也没有听第五韵讲课,所有人都围在一个小小人儿的身边,她就是今日晨间唯一的主角--小豆子。

        “小豆子,你真的成为武者了吗?”

        佝偻着身子的老村长,颤颤巍巍的走到小豆子身旁,一双浑浊的眼珠中透出浓浓的惊诧。这老村长年逾古稀,在山下村生活了这么多年,虽是偶尔见过些江湖客,但他知道村子里从来没出过武者。故而当他今天早晨听人报信说小豆子体察气感,成为了武者,老村长欣喜之余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毕竟小豆子只有十一岁,在第五韵来之前,双亲早逝的小豆子还是个穿着屁股帘,吃着百家饭长大,满田地疯跑的娃子,这前后不到一年,咋就成了武者?

        “当然!”

        小豆子自信满满的回答,然后得意的环视一周,特别是看到不远处的李墨和安国,小家伙显得格外的趾高气昂。随后,小豆子也不多说其他,从地上捡起一块手臂粗细的木柴,然后将之放在地上。

        “呔!”

        小豆子沉身腰马,虽然架子松松垮垮,但总归有些样子,继而她学着王延那般一声轻咤,右手便是运掌一提而起,不待口中咤声落定,小小的手掌便是朝下猛地一拍。

        啪咔!

        随着一声脆响,周围的人登时鼓大眼睛,就见小豆子这一掌之下,结实的干柴竟是被打的四分五裂,碎成了大大小小的五六块。

        “怎么样?!”

        小豆子抬起头显得更加得意,朝着李默和安国挑衅般的一昂头。李墨见此一张脸憋成了绛紫色,最终重重的哼了一声,带着满脸的不服气便是转身而去。而安国却是低下了头,满眼的失落,原本他是最被王延看好,几乎认定会是第一个体察气感成就武者的,他也因此有些沾沾自喜,打熬筋骨时总是想着偷点懒,只不想他这略微一松懈,小豆子却是成了小山村中的第一个武者。

        第一!永远代表着殊荣。即便是这些半大的纯真孩子,他们心中也明白,平日私下里也各自较劲,可小豆子最终用自己的成就为这场较量画上了句话,安国败得体无完肤。

        安国也离开了打谷场,看着安国失魂落魄的背影,小豆子没有半分同情,她蹦上一个草垛,再度环视场中一眼,然后捏着小拳头,道:“以后谁敢再骂我小豆子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我就揍的他满地找牙,都记住了!”

        小豆子尽量把自己显得恶狠狠的,可她毕竟是个十一岁的女娃,稚嫩的脸上多得是可爱与纯真,故而大部分村民都没在意,唯独有些尖酸刻薄的村中妇人骂道:“小兔崽子,还反了天啊,要不是东家一口西家一口的把你养大,你能有今天?真是个白眼狼!”

        零零散散传来的骂声倒是让场面有些尴尬,还是老村长一挥手道:“得了吧,终究是个孩子,她从小苦惯了,现在发两句牢骚话,你们这些个大人跟着起什么哄?也不知羞,都散了吧!”

        老村长还是很有威信,村民们开始三三两两的散去,老村长见此对着小豆子微微一笑,道:“好好跟着两位师父学习,长大了当个有出息的人,别学咱们这些人一辈子窝在这山里。”

        说完,老村长笑呵呵的走了,小豆子看着老村长的背影目中透出感激之色,但很快感激隐去,小家伙喃喃道:“我可不是说的牢骚话呢!”

        打谷场又清净了下来,只剩下寥寥几道人影,而远处的一处土坡上,王延和第五韵并肩站着,将之前的一幕幕尽收眼底,第五韵不由感叹道:“当真是没想到小豆子会第一个成为武者,她还这般小,或许她私下里付出了不少努力啊。”

        王延却没有相似的感叹,小豆子怎么打熬筋骨的他很清楚,要说努力她比不上大部分人,特别是相对于白茉莉和李默来说,小豆子付出的汗水不及两人的十分之一,可命运就是这样,小豆子天资极佳,不单单是根骨极高,甚至悟性也是非凡。

        若换做是其他孩子,体察气感后,能在半月内将伏波诀彻底入门,稳固住武道根基便已算不错,可这样的事对小豆子来说简直如同吃饭喝水般简单,方一体察气感,立刻顺理成章的将内功心法入门,而且王延查看过,小豆子的根基扎得极为牢靠。

        如果仅仅如此倒还罢了,可小豆子刚刚那一手分明是将平山掌也练会了,即便是初学乍练,但也切切实实入了门。能在刚刚扎下武道根基的情况下,便练会一门掌法,这等资质远不止根基和悟性所能解释,只能说小豆子对于内气有着一种天生的敏锐,这种敏锐或许初时只是体现在内气的运用上,可将来却是会帮小豆子少走很多弯路。

        “自此以后,只怕小豆子会和其他的人的距离越拉越大,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番话王延没有说出口,他是顾忌第五韵的感受。尽管第五韵自言是守着一群孩子玩所谓的养成游戏,可人总是有亲疏好恶的。第五韵面对孩子们时或许没有任何表现,但谁都知道她最看重李墨,安国,白茉莉和小豆子,而这四人当中,第五韵虽谈不上讨厌小豆子,可相对其他三人明显更为疏远,其次是白茉莉,第五韵最喜欢的始终是李墨和安国,犹以李墨为最。

        这没什么好诟病的,王延也相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李墨,因为这小鬼头在他面前显得极为叛逆而桀骜,与他处处作对,很多时候把王延的话当做耳旁风,而第五韵却不管不说,任由他如此,或许这就叫做溺爱;至于安国,王延本来还是挺看重的,可今天这一幕让王延改观了,他宁愿安国像李墨那般掩耳盗铃带着满腔的不服气离开,也不要像一个服输的怂蛋满怀失落的悄然离去。远远的看着安国,王延是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失望。

        武者是需要有心气的,需要有不服输的劲头,可现在看来安国的心性并不适合成为一名武者,而且他的天资也没有王延想象中的那般好,如此一来,这个孩子基本上算是废了,若是第五韵以后不能帮其重塑信心,安国几乎不可能再成为武者。

        而白茉莉...

        王延的目光不禁投向了打谷场边那道格外萧索的清瘦人影,这个十六岁的青涩女孩错过了武者筑基的最佳年龄,可她至始至终没有放弃,所有孩子里面她练得最苦最艰辛,甚至比李默更加努力,可她现在只能默默的站着一角,羡慕的看着比她小五岁的小豆子,最终眼神复杂的离开。

        她会放弃吗?

        王延和第五韵说了两句,便是朝着那道萧索的身影悄然追了上去。在这群孩子中,王延从始至终最喜欢的都是这个自性纯真,又有着如山中野草般倔强的青涩少女,不单单是因为白茉莉与他的处世观相近,还因为这女孩骨子里与他透着亲近。

        别看小豆子成天粘着自己,师父长师父短的,但王延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看到远处的白茉莉投来羡慕的目光。王延知道在白茉莉心中也很想叫自己一声师父,但或许是因为第五韵,又因为小豆子,还可能是因为她自己的那点尊严,她终究没能喊出口,但她对王延从来都是谨遵弟子之礼,对王延说的话无不遵从,在这方面,滑头的小豆子远远不及。

        白茉莉从打谷场出来后,一路缓缓的走着,不多时,便来到王延为她们打造的‘练功场’。这个练功场十分简陋,除开一些粗糙的石盘,石锁外,就只有一块数米见方的沙地,以及十余根梅花桩。

        白茉莉看着这片熟悉的练功场,呢喃道:“山花开了,狗尾巴花或许也快了,茉莉何时会开呢?”

        白茉莉的眼中充满了迷茫与疑惑,不过这几个月来巨大的惯性,还是让她走到了那堆石盘,石锁之间,继而就见她深吸一口气,提起两个人头大小的石锁,开始了枯燥乏味的练习。

        随着石锁的一次次提起落下,白茉莉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她一边努力练习,一边喘着粗气,道:“白茉莉你一定行的,若是每天练习一百次不够,那就两百次,两百次不够那就一千次,一定要相信自己能行啊!”

        脆嫩而略带沙哑的声音在练功场中不断响起,白茉莉就如同自我催眠般拼命训练,她身上裹着的厚厚的棉衣已然被汗水浸湿,可她却没有停下,依旧拼了命的将手中石锁一次次提起。

        看着这样的白茉莉,王延忍不住现出了身形,道:“茉莉花终究会开,但你还是先停下来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白茉莉一愣,但她随即反应过来,循声看向王延,满脸惊喜的道:“师...王大哥你怎么来了?”

        王延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走到女孩身边,将她手中的石锁接过后放在地上,这才道:“天气越发冷了,你这样疯狂的练习只会透支自己的身体,到头来不说能否体察气感,若是被风邪入体,你这整个冬天或许都只能呆在床上养病了。”

        听着王延的话,白茉莉不禁垂下头,道:“我只是想更加努力些,我知道我天资不够,不付出更多的汗水可能永远都成为不了武者。”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习武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练得是水滴石穿的功夫,只要持之以恒终究有所回报,你不信我吗?”

        王延说完这话便转过身往外走,他不想与白茉莉的目光接触,他晓得刚才这番话他自己都不信,就如以前的他,每天周而复始的过活,何尝不是一种持之以恒,但若非他突然觉醒,只怕已经和方建年,刘向易等惨死在玩家刀下。而若是没有经验值的存在,以他的根骨,现在只怕还停留在剑元心经第四重,连元应剑法都无法修炼,哪可能被夏河所重,与之一道闯出刀剑双煞的名头?

        可王延眼下只能这般说,白茉莉练得太苦,这样下去这个女孩子只会把自己累垮,然后彻底失去成为武者的希望,这是王延不愿看到的结局。

        眼见王延转身离去,白茉莉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王大哥,我...”

        “跟我来吧。”

        王延没有停下脚步,径直朝着自己的小屋走去,白茉莉不解王延何意,但还是乖巧的跟在身后。不多时,两人就到了王延的小屋之前,却不想小豆子这家伙蹲在门槛上,看到王延后,小家伙蹦起来道:“师父,我现在成为武者了,你可该教我那式剑法了吧?那平山掌我看了,浅显的很,而且也不适合女孩子修炼的。”

        “是吗?”

        王延冰冷的语气让小豆子浑身一颤,紧跟着,她就见王延右手运掌如电击出,直直拍向不远处的一块石墩上。

        砰。

        只听一声闷响,随即王延右掌缓缓收回,小豆子就见石墩上面多了个鸡蛋大小的石坑,中间满是细碎的石渣与石粉,眼见这一幕,小豆子惊讶的合不拢嘴。

        “平山掌我虽未练过,但若是练至大成,当有不下于这一掌的威力,你还觉得差吗?”

        王延自是没练过平山掌,他也没时间修炼这样一门掌法,他刚才这一掌不过是运用了略有所成的绕指柔,将十数缕的剑劲蕴集掌中,最后轰然爆开,明面上是用掌,但实则还是用剑。

        不过王延也没有乱说,平山掌虽品级低下,但若是精修有成,裂碑碎石不在话下,而且此门掌法是气劲相合,并非纯粹的外门功夫,也就无所谓适不适合女孩子修炼。

        “师父,我错了。”

        小豆子伶俐的很,晓得王延不喜自己的志得意满连忙认错,王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继而道:“你们两个都跟我进来吧。”

        话音未落,王延率先进了屋子内,小豆子随即跟了进去,白茉莉最后一个进屋,她很懂礼数,关好门后走到王延身前静静的站着,而小豆子这家伙早就没什么规矩,斜斜的躺在一堆干草上。

        “坐下吧。”

        王延很随意的坐到地上然后冲白茉莉招了招手,等到白茉莉坐下后,他又道:“转过身去。”

        白茉莉依言照做,只是等她刚转过身,便感到一只厚实有力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背心上,紧跟着,一股温热之气从那掌中流出,她登时只觉身上那种汗水的粘稠和汗液干涸后的阴湿一扫而空,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小豆子看着眼前这一幕,登时眼睛一亮,待见到白茉莉身上蒸腾起丝丝白气,她不由坐正身子,一脸好奇的道:“师父,这是内力的运用吗?”

        王延没有说话,静静的渡出内力,过了好半晌,他方才缓缓收回手掌,继而长出一口气,道:“怎么样,身上都干爽了吗?”

        白茉莉登时转过身,喜悦道:“嗯,多谢王大哥,茉莉只觉内外都很舒坦呢。”

        “现在天气越发冷了,要注意身体,一旦受了风邪,万事皆休。”

        王延肃然的说出这番话,前后两番强调,是希望白茉莉记到心里。随后,他也不管白茉莉的反应,转头看向小豆子,喝道:“坐好了!”

        小豆子一惊,差点从草堆上跳起来,随即连忙端端正正的坐好,王延见之又道:“小豆子,你虽然天资上佳,但切莫骄傲自大,习武非是易事,若你不肯用心终究成不了气候。而且你将来是要去江湖上闯荡的,所要面对的是些什么人?江湖险恶你又了解几分?没有强大的实力,你就这般自高自傲的一头扎入江湖,最后会是什么结局?”

        “师父,小豆子知错了,真的知错了,我以后好好练伏波诀和平山掌还不行吗?”

        小豆子一脸委屈,王延的话不知听进了几分,王延也不欲再多指责她,只是道:“至于你想学孤心剑诀并非不可以,只是这招剑法需要贯通手六经中的四条经脉以及足厥阴心包经方才能修炼,你现在内功还差得远。

        所以,在你的伏波诀突破到第六重之前,这门剑法你想学也学不了,而平山掌虽然品级不高,但若是练至大成足以让你有一二分自保之力的。”

        说到这,王延各自看了白茉莉和小豆子一眼,又道:“从今天开始,若是我在山里,每天都会专门指导你们一个时辰。小豆子,虽然孤心剑诀你暂时学不了,但随着你内功提升,我会将我自创的八卦游身步传给你,至于你如何安排修炼时间全看你自己,但身为一个武者首先要戒骄戒躁,时刻牢记练武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因一时的停滞而有丝毫的懈怠或是急躁,明白了吗?”

        “明白了,师父。”

        小豆子一脸的喜色,虽然暂时学不到剑法,但在她眼中王延那种能让她们连衣角都摸不到的步法也是她早就想学的。

        一旁的白茉莉听着王延的话,不由满眼羡慕的看向小豆子,但随即王延就看向她,道:“茉莉,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李墨指责我怯懦,你却告诉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莽夫行径,那么现在呢?”

        白茉莉紧咬嘴唇,不知该如何回答,王延又道:“你俩都把外衣脱下来。”

        “好的,师父。”

        小豆子年纪终归还小,心里倒是没什么别扭,三下五除二就将外面的棉衣脱掉,只剩下一件粉嘟嘟的肚兜套在身前。白茉莉则是脸色羞红,她不明王延的意思,但略作挣扎后还是将棉衣脱了下来,露出她内中的红色肚兜以及干巴巴的身子。

        “你看看小豆子,再看看你自己。”

        王延闭上了眼睛,可脑海里依旧浮现出白茉莉那骨瘦嶙峋的身体。而小豆子虽然年纪小,身子还没张开,可一双手臂却是敦敦实实的。两人的差别如此之明显,在王延想来,自第五韵每日猎取肉食加餐的情况下,这群孩子中只怕唯独白茉莉才会这般非但不长肉,身子还会瘦弱到这样的地步,她实在练得太苦。

        “如果你眼前的壁障是一块大石,无论你怎么用力的拿手搬,还是用拳头砸,最终只会伤到自己。所以你是要放弃,还是要量力而行,不疾不徐的坚持下去,用水滴石穿的功夫破开它?”

        白茉莉猛地抬起头,倔强道:“我决不放弃。”

        “那你把裤子也脱了,平躺到床上去吧。”

        白茉莉听到这话,一张脸登时红到了脖子根,但她还是照做褪下了自己棉裤,只着肚兜和亵裤躺到了那张干草铺就的床上。

        王延睁开眼睛,一边从衣囊内掏出一个瓷瓶,一边看着小豆子道:“把棉衣穿起来,小心着凉,待会仔细看我的动作,我会将行气要领告诉你,以后同样的事情你每日早晚各给你师姐做一次,明白了吗?”

        小豆子这次还算乖巧,忙不迭的点点头,只是她随即反应过来什么,惊喜的道:“师姐?师父你答应收下我和茉莉姐姐了?”

        说着,小家伙站起身子,三两步跑到床边,拉着白茉莉的手,兴奋的道:“茉莉姐姐,师父收我们为徒啦,师父真的收我们为徒啦,你别叫王大哥了,叫师父,叫师父。”

        白茉莉脸上也露出喜色,怯生生的喊了句:“师父。”

        小豆子登时觉得大获全胜一般看向王延,王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心中却是轻轻一叹。这是他唯一能为白茉莉做的,在这个女孩处于困惑迷茫最艰难的时候,给予她一些温暖,让她多一丝希望,无论未来结果如何,王延方才能问心无愧。

        王延想起了第五韵说过的话:人终究是情感动物,在交互的过程中自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情感,而越是交互频繁,产生的情感羁绊就越深,这就是所谓的日久情深。

        对于王延来说,他一直避免产生过多的情感羁绊,他知道自己要走的路有多难,这样的羁绊对他来说或许是种阻碍。可先是张小宝,第五韵,夏河也算半个,如今又多了小豆子和白茉莉。

        “第五韵说人都是矛盾的,那么我现在是不是也在慢慢成为一个真正而完整的‘人’?”

        王延没有答案,但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念头更通达,心思更清明,如此也就够了。

        想明白这些,王延没有再多做耽搁,他打开手中瓷瓶从中倒出一股红油,这是江湖中人常备的损伤跌打药物,有舒筋活血之效,他将带着刺鼻气味的红油在手中搓热后,然后对小豆子道:“看仔细了,下面我说行气口诀,你记清楚。”

        话音未落,王延左手将白茉莉的肚兜往上掀起一些,右手平放在白茉莉的丹田处,白茉莉登时身子一紧,脸色羞红至极,双目紧闭不敢睁开,不想王延却是道:“放松,不然推宫过血的效果不会太明显。”

        王延以内力激发药效,将之透入白茉莉体内,然后循着经脉为白茉莉推拿全身,一方面,药油在内力的引导下可以最大程度的舒筋活血,将白茉莉这段时间沉积下来的身体疲劳统统释放出来,以免给身体留下暗伤。另一方面,由于有内气在体中流转,多次感受后,白茉莉未来对气感会更加敏锐,更容易体察气感。

        对于王延来说,以他如今内力给白茉莉这样的普通人推宫过血是极为简单的事情,但对于刚开始修炼的小豆子来说却不是件容易事,特别是早晚各一次,长此以往自是会影响小豆子修炼的速度。王延深知此点,但他更知道小豆子的骨子里是一匹孤狼,他不管小豆子未来如何,但至少在小山村中,他不希望小豆子和所有人都越见疏离,所以他是有意为之。

        白茉莉刚开始还因为害羞身子紧绷如同石板,但随着体中沉积的疲劳逐渐被释放出来,她整个人软的像滩泥,困倦如潮水般涌向她,到最后她模模糊糊的抓住王延的手臂,道:“师父,你说茉莉何时开?”

        “或近或远,一定会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