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五十七章 鬼面剑煞

第五十七章 鬼面剑煞

        小镜山,位于横水城以东三十余里,因此山高不足百米,峰顶处又好似?15??鬼斧神工一刀平削,显得光滑如镜,所以得名‘小镜’,书剑庄便坐落于此山之上。

        自半月前书剑庄老庄主令狐丘广洒邀请帖,诚邀横水,云天,南河谷,连岳四地的青年俊杰前来参加比武招亲大会后,平日间素来是清净之地的小镜山如今是人流如织,即便半个月过去,每天依旧有大量的各地俊彦涌来。

        至如今,这小镜山下已聚集了不下千人,而三十里外的横水城内的客栈更是家家爆满,这场比武招亲大会的影响力早已不限于横水,云天等四地,小半个北部都被震动,实在是千年钟石.乳.,元休草以及书剑庄继承人的吸引力太过巨大。

        而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也让书剑庄隐隐成为一个巨大的漩涡,不少消息灵通之辈亦发现此番比武招亲大会并不简单,不少人心思异动,冥冥中一张巨网已是悄然铺开。

        “这么多人?!”

        一路紧赶慢赶,花费了两天时间方才到得横水城附近的王延,还未靠近小镜山,只远远看着山下拥挤的人潮,心中不由大为吃惊,他着实没想到区区一个比武招亲大会能弄出如此声势。

        夏河倒是不以为意,淡笑道:“要是没这么多人,怎能在横水城的眼皮底下发动乱局?到时候咱们又如何浑水摸鱼?

        令狐丘那老头子一心只想借着浩大声势来震慑颜玉儿,所以拖着时间迟迟不正式开始比武招亲大会,只等人越来越多,声势越来越大,只是他如何明白玩家的心思,这来人中大部分都是玩家,这些人远道而来,即便是没资格参加比武招亲大会,可又有几人愿意空手而回?”

        王延点了点头,他对玩家的贪婪深有体会,一旦看到好处玩家就像闻着血腥味的鲨鱼只会拼了命的一拥而上,将近千玩家聚集在一起,一旦局面失控,到时候这书剑庄是个什么结局实在是难以预料。

        不过关于此点王延并不怎么关心,他只琢磨着此番如何捞到足够的好处,毕竟如此多玩家聚集一处的局面可是很难遇到的。

        “走吧,就让咱们刀剑双煞去会一会这些所谓的北地俊彦。都给老子们让开咯,即将成为二小姐夫婿的鬼面剑煞驾到,挡路者死!哈哈哈!”

        夏河暗提内力,口中所言登时在这城外空旷之处远远传出,说完这番话,夏河哈哈一笑便是风一般朝着小镜山卷去,等王延反应过来这家伙拿自己打镲,夏河已奔出数十米远,王延无奈的摇摇头,随即带上恶鬼面具,运起踏云步便是追了上去。

        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小镜山山脚下,由于山下聚集了太多人,书剑庄出动了近百位门人于山门往外两三里一路维持秩序,王延和夏河方一接近山脚,当中有三位书剑庄门人便是认出夏河,迎了上来。

        “夏兄,你可是回来了,几日前你不辞而别,却是让庄主好是遗憾,还以为夏兄觉得此番比武招亲大会来的俊彦太多,不欲牵扯其中,自行离去了。”

        三人中年纪最长的那名书剑庄门人对夏河显得极为热情,只是此人礼数不全,言辞中似乎也隐含些其他意味,王延不禁眉头微皱,只觉夏河在书剑庄内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样。

        不待王延多加琢磨,夏河却是哈哈一笑道:“老庄主多虑了,夏某此番离去只是自觉并无把握赢下所有人,故而前去邀我大兄前来。”

        “夏兄的兄长可是名震南河谷的鬼面剑煞?”

        书剑庄门人很快就猜出王延身份,概因他脸上的恶鬼面具实在太招眼,自他出现后,不仅一众书剑庄门人频频投来目光,就连山下聚集的江湖中人也不时打量王延。

        “鬼面剑煞?这可是称号?不说非蕴胎期高手没有称号吗?此人是什么根脚?”

        “这叫名号或者说是匪号,这鬼面剑煞和他身旁的夏河在南河谷被人共称为刀剑双煞,近几个月来名头很盛,二人前后几番出手,每每都是鸡犬不留,皆是心狠手辣之辈。”

        “搞了半天不过是两个专干劫道行径的强人匪徒,这等人还有书剑庄门人专程迎候,这是个什么世道?”

        “什么世道?当今天下,天道不明,王道不存,人道便是以强为尊,你若是小看此二人便只能说明你见识太差,要知这刀剑双煞可是联手斩杀过蕴胎期高手的,要不然你以为这二人怎能在南河谷那种没有丝毫规矩可言的地方混出名号?”

        ......

        随着书剑庄门人曝出王延身份,道路两旁的江湖中人便是七嘴八舌的说了开来,对于这些闲话王延是充耳不闻,只是朝着那书剑庄门人淡淡的一点头,道:“某家此番应夏河所邀前来参加比武招亲大会,你前面带路吧。”

        王延语气冷淡,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那年纪最大的门徒脸色略微一变,但很快陪着笑脸将王延和夏河引至山门之前,只是不待王延上山,旁边人群中便有一光头大汉站出来道:“凭什么此人一来就可以直接上山,而咱们这些人要上山就得闯那劳什子剑阵?”

        这山下终究聚集了太多人,刚才听到书剑庄门人曝出王延身份的不过是极少部分,而且这些人本就来自各地,不说没听过刀剑双煞的名号,就算听过也没多少人当回事。

        这光头大汉一说完,登时有不少人起哄,王延随之看向夏河,夏河低声道:“这是老庄主定下的规矩,原本是没有的,只是后来眼见来的人太多鱼龙混杂,未免参加比武招亲的人实力参差不齐,便是规定欲上山者必须先闯过山门前布下的九宫回心剑阵,即便有邀贴也需如此。”

        “老庄主此着只是为了避免滥竽充数之辈混入,还请足下多多担待,不过以足下名头,想来闯阵只是易如反掌。”

        那名年近四十,长得一张马脸的书剑庄门人陪着笑,王延淡淡的一摆手,道:“按规矩来吧。”

        “稍待!”

        说完,这马脸中年便是朝着山门前那堆书剑庄门人走去,待之与其他门人说过几句话,就见此人与其他八人越众而出,分九个方位站定,各自长剑出鞘,显然已是将所谓九宫回心剑阵粗粗布下,继而此人朝着王延一拱手道:“请足下赐教!”

        “请!”

        王延话音方一落定,就见九名门徒身形变幻之间便是朝着自己围了过来。王延出身傲剑山庄,剑阵自是见过,不说其他,守山弟子习练的小紫薇天星剑阵他便极为熟悉,以他如今眼力自是一眼能看出这书剑庄所谓九宫回心剑阵比起小紫薇天星剑阵差了不止一筹,不过这九人身形变化之间却让王延觉得有几分熟悉。

        “九宫八卦同出于奇门,这九宫回心剑阵的变化看起来与八卦游身步的变化有几分相似啊。”

        王延只觉看着眼前剑阵的变化,竟是对于自己精深八卦游身步的变化有触类旁通之效,如此一来,他却是不急于闯阵,反倒是运起八卦游身步,在九人之间闪转腾挪领悟这九宫回心的奥妙。

        “此人在干嘛?既不拔剑,也不闯阵,一味的闪转腾挪意义何在?”

        “故弄玄虚而已!”

        “这鬼面剑煞不简单啊,似乎是在找这阵法的死穴,莫非是想破阵?”

        ...

        眼见王延在剑阵之中飘忽来去却不出剑,周围的江湖中人自是看法不一,王延全然不理会,一门心思的体会九宫回心的玄妙,只是那马脸中年的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觉得王延是在给他难堪,当即一声轻喝。

        “九宫回转,天心自现!”

        话音未落,就见结阵的九人身形急速变化起来,当中四人分从东南西北四面持剑直进攻向王延身周四方,而不待四剑合围,另外四人却是从前面四人的身后一跃而起,而后各自在身前之人的肩上一踏,随后凌空一个翻转,手中长剑便是如飞天一剑般分从四面击向王延。

        如此一来,王延登时陷入四面合围,而且天上地下皆有长剑攻来,可谓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最关键是还有一人未现身,这最后一人自是绝杀一剑。

        不用多想,王延知道这一回合便是胜负手,他右手一把握住剑柄,就在地面四人长剑合击的瞬间,左右**互一错,继而发力一蹬,整个人登时如旋转的陀螺般冲天而起,一下避开下面的四把剑。

        紧跟着,只听‘噌’的一声,旋身而起的王延一把拔出长剑,剑锋随着旋身之势朝着四周一扫,只听‘叮叮叮叮’连串声响,却是王延一剑荡开了飞天刺剑的另外四人手中的长剑。

        如此一来,八人合击之势暂解,可就在这时,众人只觉天上一暗,却是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如似飞瀑倒挂一般持剑而下,剑锋直指王延顶门,恰这时,半空中的王延旋身之势一止,脚下凌空连踏,随即就见他整个人扶摇而上,手中长剑朝天一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