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五十八章 指点

第五十八章 指点

        叮!

        只听一声金铁交击之声,却是王延这指天一剑的剑尖与凌空15倒垂而下那人手中长剑的剑尖正正撞在一处,下一瞬,王延脸上露出一抹冷笑,长剑之中蕴含的丝丝缕缕剑劲登时勃然而出,只见那人持剑之手一震,长剑登时脱手,上升之势未止的王延,随之一侧身,两人错身之际,王延一掌打在那人的胸口。

        噗!

        这出最后一剑的人正是那马脸中年,他这凌空倒垂的一剑本是绝杀之剑,却不想被王延轻易破之,而被王延一掌打在胸口,他整个人登时如遭雷击,口中喷出大口血水的同时,整个人失控般朝着山门直坠而下!

        “三师兄!”

        山门前的书剑庄弟子眼见这一幕登时惊呼起来,当中不少人冲出去想接住马脸中年,只是其坠势太急,不等有人奔来,马脸中年轰然坠地,扬起一片尘土之间,就见此人如死狗般躺在地上,胸膛起伏之间,嘴中渗血不止。

        “你...!”

        眼见马脸中年如此惨状,不少书剑庄门人冲出来围向王延,王延却是凌空一个翻转,随即飘然落到一块空地后,对着一名指着自己的书剑庄门人道:“怎么?你们书剑庄布下剑阵还不兴让人破阵的?某家在南河谷呆惯了,出手自是有些重,不过刚才已是有所留手,否则你们这位三师兄...哼哼。”

        王延一番话说得极为跋扈,他本不准备如此,可一来他现在是鬼面剑煞凶名远播,太过低调不免反常;其二,王延见到书剑庄眼下如此局面,再见那三师兄话里话外有些暗讽夏河之意,只觉夏河未必能如之前所言般准确把握未来形势,故而王延自是要另做准备,显出凶威不过是他走的第一步;至于第三,王延此来是要赢得比武招亲,所以他无论高调还是低调,最后他必然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员,如此自是要显出狠辣的一面,好打消一些宵小之辈的腻歪心思。

        听得王延如此说,周围的江湖中人登时跟着起哄,之前那位光头大汉更是道:“这位兄台说的有理!你们书剑庄之前不也打伤了不少闯阵的人,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你们书剑庄未免也太过霸道了!”

        “对!此事若没个说法,咱们可不依。”

        “让令狐丘那老东西出来说话。”

        ...

        这些江湖中人不得上山本就心有怨气,更别说当中的某些玩家更是凑热闹不嫌事大,起哄之间说话也是越发难听,眼见局面有失控的迹象,正这时,不远处却是传来一声暴喝。

        “这乱糟糟的成何体统?!”

        话音未落,众人只听一声刀鸣,紧跟着就见一道白线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破空而来,不待有人做出反应,那白线直落山门之前。

        砰!

        一声闷响,随即就见山门之前多了一道丈长的刀痕,王延目光一缩,循声望去就见一行四人竟是从数十米外踏空而来,当先一人是名头戴玉冠,身着两色锦衣,腰系鱼龙佩,脚踏云头履的年轻男子。这年轻男子一身贵气,一看便知出身不凡。而在其身后,一名身材高壮,满脸恶相的披发大汉紧紧相随,这披发大汉右手握着一把长刀尚未归鞘,显然刚才那道刀气便是此人用出。

        “这难道是抱元期强者?!”

        刀气,剑气这类手段乃是内力极其深厚之辈方才能用出,一般只有抱元期强者才能让内力离体而用,不过也有一些天资妖孽亦或际遇惊人之辈能在蕴胎期用出此等手段,不过那等人物无不是江湖上威名赫赫之辈,只可惜王延见识尚浅,无从分辨眼前之人的修为,只是下意识的以为此人是抱元期强者。

        王延不禁心海翻腾,他万万没想到此番还会有这等人物牵扯到书剑庄之事中来,他看了一眼夏河,只见夏河也是满眼惊色,登时晓得来的这些人亦是出乎夏河预料,这书剑庄的浑水是越来越深了。

        王延思绪翻涌之间,那四人已然是横空而过,待四人落到地面站定后,那披发大汉一指身前的刀痕,道:“不得书剑庄准许,擅过此线者,杀无赦!”

        披发大汉这番话暗含内力于其中,声音一经传开,直震得的人耳膜嗡嗡作响,甚至有些实力太过低微纯粹来凑热闹的人当下被震伤心脉,口中呕血不止,如此一来,场中登时静若寒蝉,无人再敢起哄。

        “秦叔叔,何必这么大火气?”

        那年轻公子朝着披发大汉微微一笑,说完这番话后,他朝着众人一拱手,彬彬有礼的道:“在下高斯言见过各位江湖朋友,此番各位因书剑庄的比武招亲大会而来,这自是好事,在下也为令狐伯伯高兴,但是...”

        说到这,这高斯言话音拉长,脸色急转,声音一冷道:“各位可别忘了这是横水城,若是敢在此地撒野,我冷月宗的刀可是会杀人的!”

        高斯言一番话说得杀气腾腾,极为霸气,但场中却无人敢站出来较劲。夏河凑到王延身边,低声道:“没想到老庄主竟然能请到三公子来站台,更没想到恨天刀也来了!”

        听着夏河这番话,王延登时明白了眼前一行人的身份。

        横水城作为北部十九大城之一,掌控方圆近千里的地盘,自是实力雄厚,不过横水城内里其实也分做三方势力,当中势力最大的便是城主高凌阳一系所在的冷月宗,高斯言便是高凌阳的三子,而恨天刀金无言则是冷月宗内的六大高手之首。

        金无言并非抱元期强者,不过此人战力惊人,曾有越阶单刀斩杀抱元期强者的战例,乃是整个北部威名最盛的蕴胎期绝顶高手之一,甚至天元圣岛对此人也是非常看重,曾言此人若是他日进阶抱元期,不出五年便可踏入潜龙榜。

        夏河的语气中充满了意外,王延自是知道事情超出预料,他心念不禁急转,而就在这时,一道人影自山道上飞奔直下,不过几个起落间便至山门前,却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三公子和金兄联袂而来,老朽有失远迎,还请三公子和金兄莫怪。”

        这来人正是书剑庄庄主令狐丘,这老家伙在高斯言和恨天刀面前舔着脸的点头哈腰,毫无一派之主的风范,不过了解个中内情的人却是不奇怪。概因令狐丘早年便是老城主高岳的一条走狗,后来又在高凌阳麾下奔走,他尽心竭力的为高家效力了三十多年,五十多岁才得以在高凌阳的支持下占了小镜山从而开创书剑庄。

        令狐丘与高斯言和恨天刀一番见礼后,便欲引着一行四人往山上而去,却不想金无言这时一转头看向了王延,道:“藏头露尾,鬼鬼祟祟,当真白瞎了你那一手好剑法!”

        话音未落,金无言竟是脚下一动,王延随即只觉眼前一花,下一瞬,金无言便出现在他身前两三米之处,其右手竖掌成刀朝着王延的面门就是劈来。

        金无言这一掌来的不快,可王延却是大惊之色,脚下连点身形爆退,然而金无言这一掌却是如影随形,王延如何也无法摆脱,眼见掌刀便是要及至面门,王延手腕一抖,长剑便是破空而出,金无言的掌刀登时向下斜切,直击王延手腕。就在这瞬间,王延手腕一个转圜,手中长剑一颤,剑锋登时好似隐去数寸,金无言眼中现出一抹惊异之色,但很快便隐去。

        下一瞬,金无言另一只手提着刀鞘往身前空处一扫,只听‘叮’的一声,王延刹那间隐去的剑锋竟是被刀鞘凭空扫出,紧跟着,金无言原本切向王延手腕的掌刀却是一提,复又击向王延面门,掌刀尚未至,刀风嘶啸之间,王延脸上便是传出‘咔咔’之声,只见恶鬼面具已然四分五裂,从王延脸上掉落下来。

        金无言这一记掌刀用力极为讲究,刀风勃发之间,只是震碎了王延脸上的面具,却没伤着王延分毫。

        “你这一剑可有什么名头?”

        金无言震碎王延面具后便是收手,立于王延身前问出这番话。

        “晚辈草创此剑,只觉是剑意融合剑招的粗浅用法,并未刻意起名。”

        王延也停住身形,老老实实回答金无言所问,他现在已然反应过来金无言刚才那一掌是存了考校之意,若非如此,只凭金无言之前所用的刀气,王延自知绝无还手之力。

        “能将剑意如此运用而不自傲,心性倒是不错,不过老夫有一言,希望你能听进去。”

        金无言口中虽是称赞,但表情依旧淡淡的,特别是他面相凶恶,倒让人有些生畏,不过王延已知金无言并无害他之意,躬身一礼道:“恳请前辈指教。”

        “这世间剑道万千,可若非修炼诡杀剑道就不要整日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长此以往的话只会为你日后凝聚剑心凭添障碍。

        一个剑客可以心狠手辣,可以出剑不留情,甚至可以杀人盈野,但他终究需要明白自己为何拔剑,否则剑法再高超,也终究只是末流。”

        说完,金无言不理会王延是何反应转身就走,随同高斯言朝着山上而去。而王延的心中却如平湖中投入石子,荡开一层层涟漪,虽然他无法尽数明白金无言的话,但一点一滴的感悟不断涌上心头。

        过了好半晌,王延才回过神来,此时金无言已及至半山腰,王延不明白这位恨天刀为何会指点自己,但他心中却是感激异常,不由朝着金无言的背影遥遥一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