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六十一章 独斗(下)
    江湖中人追名逐利,有人甚至把名声看的比命还重,昂藏大汉被王延额前留字,纵然侥幸逃过性命,心中却是没有半分畏惧,反倒怒火如织,只将性命泼出去也要洗刷耻辱!

    这等情况下,王延自是知道他与昂藏大汉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故而不等昂藏大汉飞身落于房顶便是兜头一剑斩下!

    “呔!”

    昂藏大汉却是一声轻咤,手中三节棍被绞断一节,剩余两节一节持于手中,另一节却是如狂风泼洒开来,在头顶处舞的是密不透风。只听‘叮叮’声响,王延一剑无功,而此人竟也会提纵术,两脚凌空连踏便是一跃上了房顶,不等王延变招,其便是纵身急进,抡圆了的双节棍开道,朝着王延便是欺身而去。

    王延见此目光一凝,他知道这昂藏大汉是要行搏命打法,欺身于前便是要在奇险之中觅一线胜机,而此人硬功不弱,近身相交王延自觉没有半分优势,哪肯让其轻易近身,便是脚下连点欲要飘身后退,却不想耳边传来‘咄咄咄’的破空声,那玉面男子再度出手,三枚透骨钉破空而来。

    “兄台剑法高超,在下着实想领教一二,见笑了。”

    玉面男子口中说的客气,可不待话音落定,此人身形一纵继而一跃二三米高,脚下连点壁沿,三两下之间便是一个翻身上了房顶,立于王延身后不远处。此人虽是不会提纵术,但一身轻功倒也不差。

    若是没有昂藏大汉,王延自是不会让此人轻易上了房顶如毒蛇般蛰伏身后,只是昂藏大汉却是发了狠,不惜内力狂催双节棍,以其为屏障追身王延,王延无半分喘息之机,又哪里有空顾得上玉面男子。

    眼见两人前后夹击之势已成,王延目中登时现出一道厉色,就见他脚下一顿,止住身形,双脚用力一震,足下瓦片登时被震碎,整个人便是朝着屋内轰然落去!

    这一下变化来的太过突然,昂藏大汉一时间来不及反应,等到他心生警兆时一道剑光却是已然扫向他双腿,眼见昂藏大汉便是要中招,却不想几道寒光破空而至,随即只听‘叮叮叮’数声,就见几枚透骨钉打在长剑剑身之上,长剑震颤之间不复凌厉之势,可即便如此,剑锋依旧划过昂藏大汉右脚的脚脖子带起一蓬血珠。

    昂藏大汉一阵痛呼,继而目中怒火更炽,左脚一抬就欲运劲踏碎瓦片追将下去,而他口中更是恨恨的道:“老子要将你...”

    只是不待昂藏大汉一脚踏下,他一颗心陡然狂跳不止,眼中现出十分惊色,口中之话不由止住。此人之所以瞬间形色大变,概因他感到屋内升起一股沛然剑意,锋锐至极,他登时明白先一步落身房中的王延要用出最强一剑了,单凭如此剑意昂藏大汉只觉这一剑自己很难接下,而这样的一剑接不下来的后果极可能是殒命。

    有感于此,昂藏大汉神色变幻不定,不远处的玉面男子不明所以,他连番出手自是想借昂藏大汉之手去一强敌,眼见围攻之势已成,却不想局面陡转,他实在不明白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玉面男子忍不住脚下一点,朝着王延落身下去的窟窿靠近了些,可就在这时,那昂藏大汉目中怒火尽皆消失,紧跟着一声高喝。

    “某家泰安门阎生,今日自认不敌足下,一剑之耻牢记心中,不过山高水长,他日江湖再见我必取你性命!”

    话音未落,这昂藏大汉却是足下一点,整个人一跃而起腾身半空,紧跟着其凌空虚踏朝着画眉园外便是飞身而去,不过几个起落之间此人已是走的无影无踪。

    玉面男子万没想到前一刻还怒气冲天誓杀王延的昂藏大汉阎生竟会突然走掉,而且走的如此干脆,他不明白这中间发生了何事,但下一瞬,此人脸色突变,脚下一踏便欲飞身爆退。

    砰!

    只听一声爆响,就见玉面男子立身之处轰然爆开,瓦片四溅之间,七八道剑影冲天而起,而在这纷杂的剑影之中,一道锋锐剑意牢牢锁住玉面男子,这家伙此刻方知昂藏大汉为何会走掉。

    踏踏!

    眼见飞身退走已然不及,玉面男子满脸恼恨之色下,在脚下瓦片爆开的瞬间轻足连点,整个人一跃而至半空,可剑影来的太快好似如影随形,转瞬便缠至身下,而王延的身形紧随其后从爆开的窟窿中间扶摇直上。

    面对如此一剑,玉面男子心知避不开,但他依旧垂死挣扎,双脚往上一提,左手打出数枚透骨钉射向散开的剑影,右手折扇‘唰’的打开随即朝下一摇,当中登时射出十余根细针。

    玉面男子这一手颇有些暴雨梨花之意,然而只见剑影变幻之间,‘叮叮’的碰撞声接连响起,不过呼吸之间,玉面男子打出的暗器尽数被震开,那数道剑影分毫不慢的朝着玉面男子身上袭去。

    眼见玉面男子便是要殒命这一剑之下,远处突得传来一声暴喝。

    “住手!”

    随着话音传来,却见一道人影自对面那栋两层小楼中激射而出,横空踏步之间,数十米距离一卷而过,只看如此轻功便知此人绝非通脉期武者,然而王延面对警告却是充耳不闻,长剑一震,剑影未散,一点寒光却是自中一击而出,那玉面男子尚未看清真正剑锋在何处,咽喉却是一凉,紧跟着飞身而起的王延在此人身上连踏两脚,整个人一个翻滚便朝着屋顶上落去。

    玉面男子瞪着一双眼睛,双手捂着喉咙,鲜血透过指间缝隙不住的往外渗出。

    “好...快...”

    玉面男子满眼的难以置信之色,嘴唇蠕动之间,身体却是朝下直坠,砸破屋顶瓦片后便是坠入厢房之内再不可见。

    眼见这一幕,那来人登时寒声道:“我说了住手!”

    话音未落,此人双脚连踏,整个人从半空中激射而过,眨眼之后便飞身至王延身侧数米之处,不待王延落身屋顶站定,此人身形凌空一个回旋,右腿带着裂空之势朝着王延就是兜头扫去。

    王延想也不想,手腕转圜之间,剑影四散而出,当中一道寒光更是直直削向此人膝盖处。

    只是这来人修为比王延高出不少,这一腿来势极速,不待王延剑势展开,其脚尖猛然间寸进分毫,竟是一下点在那道寒光之上,剑影登时星散,长剑剑身剧烈震颤,此人得势不饶人,一腿回缩另一腿却是朝着王延肋间扫去。

    不过就在此时,一道刀鸣从不远处传来,紧跟着一抹刀光从此人身后冲天而起,来势极速直斩其后背。

    夏河!

    却是夏河在这关键时刻赶到,二话不说便拔刀相助王延,那人面现惊色,似乎很意外夏河出手,但前后夹击之下他不敢有丝毫大意,腿势一变,继而单足凌空一踏整个人就是要朝不远处翻身落去,可就在他翻身之际,王延长剑再震,疾若流星的一剑直刺其面门!

    “怎敢?!”

    那人一声暴喝,面现怒色,人虽倒竖半空,双手却是运掌一提,朝着脸前一合便是要夹住剑刃,可就在他双掌即将合拢的刹那,长剑剑锋竟然陡然消失了一截!

    此人万料不到王延的剑法有如此诡谲变化,不过他终究并非通脉期武者,倒竖而起的双腿迅快的连点两下,他整个人登时如倒立行于天地间一般,身形瞬间纵出数米之远,继而一个翻身稳稳落在房顶上,只是他刚刚站定,几缕青丝从他左眼前落下,紧跟着只听‘呲’的一声,其左脸眼睛下三寸裂开一道不足指甲盖长短的口子,殷红的血水登时从中渗出。

    “小辈欺我太甚!”

    此人不意自己会受伤,虽然伤的不重可是堂堂蕴胎期高手的威严岂容轻衅?

    然而面对蕴胎期高手的怒火,王延却是冷冷的道:“江湖争斗,既然出手了当然要做好受伤乃至殒命的准备,若是连这都不明白,纵然修为再高也不过是废物一个!”

    “找死!”

    听着王延的话,此人登时一声暴喝,卷起熊熊怒火就欲动手,然而夏河却稳稳落身在王延身旁,长刀一横显然是有与王延携手共敌的准备。

    此人显然认识夏河,见此冷声道:“夏河,你此举是何意?”

    “何意?我与大兄既共号‘刀剑双煞’,自然便是一体,别说我夏河还没和你方勃敖有联手之约,即便就是真正联手谁敢对我大兄出刀,我夏河自是一刀斩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