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六十二章 庄主之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夏河一番话说得斩钉截铁,王延也由此知道身前之人便是颜玉儿的远方侄儿方勃敖,却不想此人看面相已然有四十岁上下,竟还顶着个舅少爷的身份,对着年岁相若甚至比他更小的颜玉儿叫做姑姑,怪不得两人会有苟且之事。【愛↑去△小↓說△網w  qu 】

    方勃敖目光阴鸷,显然是没料到夏河的态度如此坚决,只是感受到脸颊上渗出的血珠此人不禁怒火中烧,恼恨道:“这么说来你是准备违反之前的约定了?”

    不待夏河回答,王延提起长剑遥遥一指道:“我不知你与夏河之前有什么约定,但你刚才既向我出手偷袭,难道就准备这般轻易了结?我刀剑双煞昔日既斩得了魏晓峰,今日又何妨联手再斩你一个方勃敖?!”

    话音未落,王延脚下一点,竟是朝着方勃敖就是飞身而去,不等近前,他手中长剑一震,数道剑影便是漫开,显然一出手便是用上了全力。

    眼见如此,夏河一声长啸道:“大兄说得好,纵然你方勃敖是蕴胎期武者又如何?我兄弟二人照斩不误!”

    说着,夏河脚下轻点,整个人如大鸟鸿飞,紧随王延身后朝着方勃敖而去,心中战意翻涌之间,一股刀意冲天而起,夏河整个人便如一把开锋的绝世宝刀一般,让人不敢有半分轻忽。

    方勃敖没想到王延和夏河如此不讲道理,一言不合说战便战,而且两人战意惊人,刀剑神意交相应和,竟是隐隐让他生出不安之感。有感于此,方勃敖目光闪动之间,不理王延的长剑,脚下连踏便是身形爆退,一下倒飞出屋顶,继而凌空一个转圜,便是踏空而走。

    “今日之事我且记下了,日后再见望你二人还能如此张狂!”

    方勃敖恨恨的留下这番话,便是横空而去,随后几个起落就出了画眉园,很快便不见踪影,此人终究是蕴胎期高手,一身凌空飞渡的轻功更是高出王延和夏河不少,两人追之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此人离去。【愛↑去△小↓說△網w  qu 】

    只是二人联手之下竟是能迫退蕴胎期高手,王延和夏河不禁相视一眼,继而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极是畅快。

    待得笑声收歇,王延摇了摇头,道:“不意那阎生一番挑衅下,接连引出这许多事,如此一来,只怕打乱了你之前的安排。”

    夏河一摆手,道:“书剑庄之事越来越复杂,我知道自己之前想的太过简单,本就想和你好好商量重订计策,谈不上打乱不打乱。更重要的是你我二人既名‘刀剑双煞’,那自是一体,合则强分则弱,如此浅显的道理我夏河岂会不明白?”

    听得夏河如此说,王延也不再在这话题上纠缠,二人合作日久,各自情谊心中都明白,故而话锋一转道:“那阎生是何来头?还有此人又是个什么身份,为何被我击杀会引得方勃敖出手?”

    说话间,王延领着夏河从屋顶窟窿处跃下,落身在了玉面男子的尸身旁,其身上有一抹银光流动,王延揭开此人衣服取出战利品,却见是一串黑色手珠,由于没有什么特别提示,王延也不多看顺手放入衣囊之内,只是他却有些诧异,概因这玉面男子竟是一名玩家,王延击杀之后获得了将近4000点的经验值,经验值总数达到了九千多。

    “那阎生出身泰安门,泰安门是安远城中的一个二流门派,据说精擅于外门硬功,这阎生实力不凡加之有宝甲傍身,故而此人素来狂傲自视甚高,在你之前已经挑衅了多名前来参加比武招亲大会的人,但凡敢和他放对的,都被其打成重伤。”

    夏河没在意王延的动作,只是将自己所知情况缓缓道来,王延听完自是明白阎生是何人物,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指着玉面男子的尸身道:“那他又是何人?”

    “此人名叫‘邓秣陵’,是横水城中颇有些名气的散人玩家,听闻他以前实力平平,在横水城干些坑蒙拐骗的事情,后来却是无意中得到了一位前人的传承,由此实力突飞猛进。

    不过最让这家伙出名的还是他两面三刀的德性,这横水城内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个阴诡之人,少有人与他为伍,却不知此番他怎么和方勃敖搭上了线,两人之间想来应是有密议的,故而方勃敖才会因他出手。”

    原来如此。

    王延点了点头,算是理顺了这中间的关系。这一战发生的突兀,中间又是几番转折,好在最终结果不差,但这些并不是王延最想要的。

    “接下来咱们该作何打算?”

    夏河现在也没了主意,王延先杀了邓秣陵后又恶了方勃敖,夏河既然旗帜鲜明的站在王延这边,他手上的那条线基本上也算是断了,不过这家伙并没有多在意,又笑着道:“不过你此番出手当真不凡,杀了邓秣陵,吓跑了阎生,一下就去除了两大强敌,如此一来,这比武招亲大会还不是手到擒来,看来这庄主女婿你是当定了。”

    虽然知道夏河是玩笑之言,王延却是摇了摇头,道:“哪有这般容易。”

    说着,他提起手中长剑横于身前,就见这把陪他在南河谷几番厮杀的长剑已然是伤痕累累,不仅剑身上多了不少裂纹,两边剑锋更是缺口无数,这当中一部分是多番厮杀之下长剑所受创伤,但更多的却是之前与阎生一战时,为了破开蛇盘绞而造成的。

    一想到阎生,王延自觉两人若当真在擂台上拉开架势,只怕没个百来回合难分胜负,但若是能有把削铁如泥的名剑,阎生的三节棍乃至内甲都对王延便难有什么阻碍,王延自信十回合之内就能将此人斩于剑下。一念及此,王延不由对名剑极为渴望,特别是那把可能被令狐丘暗藏的名剑‘落沙’,王延更是心念切切。

    “等等吧,之前方勃敖退走,我见那名送我来此的侍女急冲冲的离去,或许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了。”

    “三公子快请品藏,此茶取极品的太岳清茶嫩尖,又配以我小镜山独有的山泉,加之老夫以独门手法精心烹制,当年老城主都是赞不绝口的。”

    弹剑楼内,令狐丘一脸谄媚的看着高斯言,高斯言倒是颇有礼数,道了一声谢后便端起茶碗细品。令狐丘见之又招呼恨天刀饮茶,两人当年一起共过事,言谈间自免不了叙旧,只是正当两人相谈甚欢时,一名弟子通报了一声,随即走到令狐丘身旁一阵耳语,令狐丘的脸色不由变得奇怪起来。

    “令狐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听见恨天刀所问,令狐丘一五一十的道:“刚才门下弟子来禀,那鬼面剑煞入住画眉园时被泰安门的阎生挑衅,此人当真杀性极大,一言不合就是拔剑相向,最后竟是杀跑了阎生,而期间另有一人曾与阎生联手对付鬼面剑煞,却最终被鬼面剑煞一剑穿喉。”

    “以一敌二,这鬼面剑煞却能击杀一人,吓退一人,此人着实有些不凡之处,不知此人是何来历?”

    高斯言倒是对王延生出些兴趣,转头看向恨天刀,恨天刀笑道:“此人来历颇大,三公子若想招揽却是不必多费心思了。”、

    “哦?”

    高斯言听到这话对王延的兴趣不降反升,只是不待他再问,恨天刀看着令狐丘,道:“令狐兄,若只是争锋相斗之事想必你不会如此奇怪,还是说说此事中间的干系吧。”

    “的确,那阎生也是跋扈之人,来我书剑庄十余天,前后打伤了十数人,不过这都是小事老夫也不会过问。

    我所奇怪的是,之前我已收到确切消息,刀煞夏河已被那贱人收买,鬼面剑煞是被夏河邀来的,自是那贱人的帮手之一,应是图谋赢下比武招亲大会,继而关键时刻暴起发难。

    只是刚才门下弟子所报消息提到,这鬼面剑煞斩杀之人名为‘邓秣陵’,乃是横水城内一个臭名昭著的无赖,这人此番前来是受方勃敖那厮所邀,明显不怀好意,说起来应与刀剑双煞是一伙的,可就这样被鬼面剑煞给杀了。

    而当时方勃敖曾出手阻止,可鬼面剑煞并未丝毫留手,甚至后来还与夏河联手迫退了方勃敖,更让人吃惊的是方勃敖被鬼面剑煞所伤,虽是伤的不重,可脸上破了相。”

    听得令狐丘这番话,恨天刀尚未作出反应,高斯言却是抚掌笑道:“妙妙妙!这场戏是越来越精彩了,虽不知这是方勃敖与鬼面剑煞的苦肉戏,还是刀剑双煞当真与方勃敖翻脸,但这大戏尚未开锣,前头便这般精彩,我倒是越发期待后面的事情。”

    令狐丘苦笑着摇摇头,他自然晓得此番事大不简单,当中牵扯着数方势力,明争暗斗激流汹涌,但他身处漩涡中心是半点都退身不得,只能看向恨天刀道:“金兄可有良策教我?”

    “良策倒无,不过想要搞清楚鬼面剑煞到底是什么心思,令狐兄将之请来一问即可。”

    恨天刀的话让令狐丘有些意外,他疑惑道:“这刀剑双煞可是强匪出身,这等人的话岂能信之?”

    恨天刀却是不答,只是神秘的笑了笑,道:“令狐兄将之请来便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