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六十五章 三方齐聚
    令狐丘显然与林天阳不对付,一见此人前来,令狐丘当即脸色一沉,连表面的客套也无,狠狠瞪了眼身旁的颜玉儿,便是对着林天阳道:“老夫不过闲散之人,怎敢高攀林香主?当初老夫大女出嫁时,也不见林香主送来半分贺礼,怎么林香主如今对老夫这不成器的二女儿如此上心?”

    林天阳冷冷一笑并不接招,只是道:“怎么?这小镜山林某还来不得吗?别忘了此处当年乃是我铁拳会下辖的积香会山门,若无我铁拳会点头,你以为你书剑庄能在这山上安稳的呆上这么些年?”

    林天阳扯出旧怨,令狐丘当即就想发作,却不想高斯言一摆手,道:“来的都是客,令狐伯伯切莫失礼,还是林香主上来坐下再叙话吧。”

    听见高斯言这般说,林天阳登时打蛇随棍上,哈哈一笑道:“还是三公子懂礼数,可不像有些老不休的。”

    言罢,林天阳足下一点,整个人便如平步青云般数米高台一跃而上,只是不等落座,此人却是淡笑道:“我观这些参加比武招亲之人多是滥竽充数之辈,令狐掌门虽是急于招亲,但也不能如此饥不择食吧?”

    说着,林天阳转过身对台下与自己前来的一众人,道:“元琛,你的实力虽然在一干师兄弟中只算末流,但想来这些杂鱼你还能应付,如此,你就上去给令狐掌门好好把把关,切莫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成了令狐掌门的乘龙快婿。”

    “是,师父。”

    一名身材矮壮,穿着褐色劲装的小胖子当即越众而出,对着林天阳躬身一礼后,也不理会其他人是何反应,转身便是大步朝着擂台上而去。

    这番动静场中人都是瞧得分明,擂台上本还在过招的两人也是停了下来,眼见这小胖子一跃跳上擂台,两人登时神色一变,当中一人不由抱拳道:“这位兄台,我俩还未分胜负...”

    小胖子不耐听此人说话,一摆手道:“闲话少说,你两人一起上吧!”

    那两人登时一愣,可小胖子却不管两人如何,脚下一点,便是径直朝两人奔去,人未至,双手运掌各自拍向了两人,掌风嘶啸之间,左右双掌竟是各拉出四五道掌影。

    “此人有些门道。”

    夏河眼睛一眯,显然是将小胖子当做了劲敌,王延不由点点头,道:“或许很快就要咱们出手了。”

    不待话音落定,台上传出‘砰砰’两声闷响,就见两道人影如破布口袋般飞出,而那小胖子却是冷笑着纵身一进,不待那两人落下擂台,足下一点腾身半空,继而右脚如影而出。

    咔咔。

    这小胖子出手当真狠辣,那两人明明已然败落,他却是不依不饶,一式腿法用出,踢在了那两人的龙骨尾椎之上,待得两人落地,便如死狗般趴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了进的气。

    “不怕死的都上来!”

    那小胖子飘身落在擂台上,双手负于身后,极是霸气的环视场中一眼,继而又道:“我师父说你们是杂鱼当真是高看你们了,你们就是一群垃圾!我高元琛就站在此处,谁敢挑战?!”

    小胖子高元琛可谓张狂至极,但台下一时间却无人敢上场挑战,或许场下这些人有不下于高元琛之辈,可高元琛明显只是第一个出头的炮灰,不说其他,林天阳带来的年轻弟子还有两名,现在就出手谁也没把握能再赢两场。

    如此场面登时让令狐丘脸色难看至极,这老家伙平日间尽显圆滑,可不知为何在林天阳面前半分城府都无,明知道高元琛不过是出头炮灰,但他心气难平,不由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王延。

    王延如今五感亦是相当敏锐,很快就感受到了令狐丘的目光,只是王延不为所动,反而指了指手上那把伤痕处处的长剑,然后便是眼观鼻鼻观心,老神在在的静立着。

    令狐丘当然明白王延的意思,只是老狐狸却不肯如此就范,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白色细颈长瓶以及一个巴掌大的红木盒子,朗声道:“千年石钟.乳.和元休草便在此处,今日之内只要决出比武招亲的胜者,老夫当即将此两物奉上。”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被令狐丘如此一激,当即就有一名身材高壮的大汉跃上擂台,对着高元琛道:“我来领教足下高招!”

    王延对这些参加比武招亲大会的人不熟悉,夏河却是早有了解,他当即对王延道:“此人名为‘田不归’,出身横水城内的威远镖局,与冷月宗算是一系,此人善于腿功,轻功亦是不弱,只不想这般沉不住气。”

    “未必是沉不住气。”

    王延摇摇头,道:“高元琛不过出头炮灰,但可以想见的是后面来搅局的人只怕会越来越强,现在出手或许还能连赢三局,再等下去难度只会越来越大。”

    夏河听到这番话豁然明白过来,点点头道:“的确如此,看来我很快便要出手了,要是等到来搅局的人都是你这样的怪物,我想连取三阵那就难了。”

    两人说话之间,高元琛和田不归已然交手十几个回合,高元琛虽张狂霸道,但实力却没他嘴炮的那么厉害,十几个回合下来也不过稍稍占据上风,但田不归未露败象,一时间却难言胜负。

    眼见如此局面,台上的令狐丘脸色缓和不少,对着林天阳道:“林香主这位高足看起来也不比他口中所言的垃圾强上多少,如此说起来,其也算是垃圾一个?”

    听着令狐丘的讥讽之言,林天阳却是并不着恼,淡淡一笑道:“高元琛不过是我收下的一个异人弟子,这些个异人自以为不死不灭便不知天高地厚,让他们见识下真正的厉害人物,吃些教训也是好的。”

    异人?不死不灭?!

    王延离高台不远,林天阳又没刻意避讳,当下自是将这番话听入耳中,他瞬间便明白林天阳说的是‘玩家’这种特殊存在,而高台上其他人都没有露出奇怪之色,他登时晓得这些玩家眼中的‘高等npc’对于‘玩家’这种特殊存在是有一种共同认知的,他们对玩家并不陌生,对于玩家不死不灭的特性也并不畏惧与好奇,那么他们的共同认知是什么?

    想到这,王延再无心关注擂台上的局面,一门心思琢磨着能否从恨天刀那里探听到关于‘异人’的详尽信息,夏河虽然看见王延神色有异,但也没多想,很快就被擂台上的交锋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高元琛终究是技高一筹,将田不归一掌打落擂台,可他自己也不好过,肋下中了田不归一腿,嘴中渗血不止显然是受了内伤。眼见于此,田不归刚刚落下擂台,场下便又有一人飞身上去,二话不说便朝着高元琛出手。

    高元琛勉强坚持了十来个回合,便是被一刀劈中面门,当场被砍死,林天阳见此也不以为意,只是淡淡的道:“终于是来了些像样的,不过这样的人物只怕也入不了令狐掌门的法眼。”

    说着,林天阳对着身后侍立的一名弟子,道:“元峰,你师弟虽是异人,但在擂台上这般不济,却是平白丢了我们铁拳会的脸面,你这当师兄的该怎么做知道吧?”

    “弟子明白。”

    这弟子当即一躬身,待得话音落定便是一跃下了高台,可不等他跃上擂台,山道上却是又有一行四五人疾行而来。

    “哈哈,不想林香主已经先到了,三公子和金兄也在,如此一来,咱们三方却是齐全了。”

    这一行人中当先的是名疤脸光头,看样子有五十岁上下,令狐丘与此人似乎并无什么过节,眼见此人前来,令狐丘立时起身相迎,道:“没想到卫堂主亲自前来,老夫有失远迎。”

    疤脸光头和令狐丘客套了一番,随即便上了高台,待得与高台上一众人挨个见礼后,便是对着身后弟子道:“咱们也不能让林香主专美于前,老三,你去帮令狐老兄好好把把关吧。”

    听着这话,疤脸光头身后的一名弟子当即一跃而出,朝着擂台便是飞身去了。

    而就在高台上众人说话之间,夏河也在向王延介绍这来人的身份。

    “卫锦川,鬼手门夺魂堂堂主,实力不在林天阳之下,他这一来横水城三大势力便算到齐了。”

    冷月宗,铁拳会,鬼手门便是横水城内的三大势力,鬼手门虽说最弱,但也仅仅是比冷月宗和铁拳会稍差,门中亦有抱元期的强者,实力不可小觑。

    实际上,整个北部十九大城中,除开被冥罗教,归元宗以及神秀峰三大派所掌控的十三城外,其他几座大城皆是如横水城这般,由几个二三流的门派结成一方势力共掌一城,但私下里这些门派又会为城主之位明争暗斗,多少年来,如横水城这般都是维持着这种既抱团又争斗的局面。

    而此番铁拳会和鬼手门便是想借书剑庄之事和冷月宗暗地里掰掰腕子,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铁拳会与鬼手门都忽视了一件事,颜玉儿找的帮手可不止他们,至于林天阳以及这卫锦川暗地里有什么心思也无人知晓。

    不过卫锦川代表鬼手门而来,如此一来,明面上的三方便已到齐,一场大戏终于是要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