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天途 > 第六十七章 被坑了?

第六十七章 被坑了?

        噗...

        血水漫天之间,鬼手门弟子当空一分为二,却是被夏河这一刀拦腰斩断。

        夏河收刀退步,只是此番却无之前的从容,胸膛剧烈起伏,口中粗气直喘,显然前后两刀对他消耗甚巨。这并不奇怪,无论刀意,刀势都对精神气合而为一后的运用,对心神和内力的消耗皆是巨大,夏河终究还是通脉期武者,两刀之下,纵然连斩两人,但已然是强弩之末。

        王延很了解夏河,他知道夏河的平常刀法想胜这两人并不简单,故而出全力速胜自是上策,只是如此一来夏河想再胜一场却是很难,甚至内力耗干后还有败亡之险,故而他当即朝着擂台而去。

        只是王延能看出夏河的状态,其他人自然也看得出来,林天阳当即一摆手,他身边最后那名年轻弟子便是朝着擂台而去,而卫锦川眼见弟子身亡极为恼怒,也是不管不顾的唤出了自己带来的最后一名弟子。

        然而不待两人弟子跃下高台,擂台周边那群尚未登台的人中便有一名背负双刀之人一跃登上了擂台,此人二话不说,左右手齐出各自拔出一把雁翎刀,上台之后朝着夏河便是斩去。

        夏河见此冷冷一笑,深吸一口气便是足下一点迎刀直进,他却是对此人斩来的双刀不管不顾,手中长刀直入对方中门。

        这用双刀之人不意夏河如此亡命,更关键是夏河此刀极速,急切之间,此人一刀回护身前,一刀斩向夏河脖颈,而夏河从始至终没有半分变化,凭着仅剩的内力,手中单刀直进。

        唰。

        眨眼间,两人手中长刀交错而过,夏河的刀终究快了一分,不等对手一刀回护身前,他手中长刀便是穿喉而过,下一瞬,那人手中的另一把刀方才缓缓落下,却是搭在了夏河脖颈旁,可无力再入半分。

        “还我师弟命来!”

        一合之间,夏河凭着有死无生的一刀刚刚险胜,林天阳和卫锦川的弟子便是齐齐及至擂台边,林天阳的弟子轻功稍胜,先一步跃身而起,朝着擂台上的夏河便是直直而去,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剑光爆现,却是当空拦住了此人。

        这道剑光来的突然,林天阳的弟子大惊之下,半空中身形一转,凌空借力竟是倒飞而出,此人却是会提纵术。

        眼见这一幕,高台上的林天阳眼中厉色一闪,喝道:“小辈安敢暴起突袭?”

        那出剑之人自是王延,他持剑飘然落于夏河身旁,直视林天阳道:“彼此彼此。我这同辈已然连胜三场进入下一轮,他若想下场,你这位高徒岂不也是暴起突袭?”

        “放肆!”

        林天阳登时站起身,一双手捏的咔咔作响,然而王延却是半分不惧,道:“你铁拳会虽是厉害,但在这江湖中也没到横行无忌的地步!”

        听到此话,林天阳眼睛微眯,他斜眼看了看令狐丘和恨天刀的反应,眼见这两人老神在在的安坐,自觉这当中只怕有些鬼名堂,不由沉声道:“小辈可敢报上名来?”

        “傲剑山庄,王延!”

        王延这还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报出自己的师门,虽然是因为和令狐丘的约定,但短短几个字说出后,他不由觉得心气翻涌间,念头更为通达,整个人的气势无形之中仿佛拔升了些许。

        “此人竟是出自傲剑山庄?!”

        “真的假的?此人不是和夏河共号刀剑双煞吗,明明是南河谷的强匪,怎么可能出身傲剑山庄?”

        ...

        场中登时再次炸锅,高台上的人亦是脸色急速变幻,特别是林天阳本是凌厉的气势骤然一沉,显然傲剑山庄这四个字的分量极重。

        “傲剑山庄?就我所知,傲剑山庄唯有内门弟子有资格下山远游,此人不过区区通脉期修为,断然不可能是傲剑山庄内门弟子,莫非是...”

        卫锦川反应极快,当即道出了疑点,而前几****鬼手门亦是收到了傲剑山庄通告天下的飞鸽传书,当即以为王延是叛门弟子,只是不等他把话说完,恨天刀却是斩钉截铁的道:“老夫愿为王延身份作保,他乃货真价实的傲剑山庄弟子。”

        恨天刀说话的分量自是不同,场中的质疑声登时小了下去,林天阳见此目光变幻,最终对这令狐丘道:“令狐掌门此番棋高一着,既然能找来傲剑山庄弟子参加比武招亲,那我铁拳会就不自讨没趣了。”

        说完,林天阳朝着高台众人一拱手,继而便是带着一众人跃下高台,朝着山道而去,此人竟是这般径直离开。

        王延没想到此人走的如此干脆,眉头不由微微皱起,按照他与令狐丘之前的约定,他所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与夏河出手击败铁拳会和鬼手门前来搅局之人,最后报出师门震慑两家,以此帮书剑庄和冷月宗完胜此番较量,继而引出颜玉儿的后手。

        可没想到局势变化下,王延先行报出师门,林天阳却是径直离开,要知道此人与颜玉儿牵扯极深,令狐丘本以为此人是颜玉儿内外勾连的帮凶之一,可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不过如此一来,王延只需击败鬼手门最后一位弟子,便算是完成与令狐丘的第一个约定,后面只需和夏河联手干掉方勃敖,便能得到名剑落沙,只是真有如此容易?

        王延疑惑之间,林天阳却是当真带人下了山道,继而径直出了书剑庄山门便是远远而去,高台上的卫锦川见此不由站起身,道:“令狐掌门好手段,既然林香主已然离开,在下也不多留,此物便算是我的贺礼,恭贺令狐掌门寻得佳婿。”

        说着,卫锦川一摆手,身后便有人送上一个大礼盒,此人却是做了两手准备,即便此番较量输了却不失半分礼数,倒是比林天阳更会做人。

        待得令狐丘一番客套收下贺礼,卫锦川带着门人离开,场面登时变得诡异起来,站在王延身旁的夏河嘿嘿笑道:“看来你这乘龙快婿当定了。”

        夏河憋着坏,说完这话不等王延作何反应,便是一溜烟的下了台,临了还高声道:“夏某自认不济,退出此番比武招亲,我说你们这些想当书剑庄姑爷的抓紧吧,不然最后的机会都没了。”

        到了这一步,还留着的人自然都心怀侥幸,即便见识过夏河的刀法,也知道王延与夏河共号刀剑双煞,但在千年石钟.乳.和元休草的引诱下,又哪里有人愿意空手离去?如今林天阳和卫锦川离去,夏河又退出比武招亲,王延便是最后的阻碍,只要能干掉王延,那书剑庄的新姑爷自是在他们这些人产生。

        一念及此,场边登时有人跃身上台,二话不说朝着王延就是杀去。

        王延完全没想到形势会如此变化,只是别人已然杀到身前,他自是不能无所反应,当即长剑一震便是元应剑法第一式用将出来。

        剑光横空之间,那来人大吃一惊,概因王延的剑比夏河的刀更快,不待此人退身,王延便是一剑点在来人的眉心上,却是一剑就了结来人。

        此人比起之前住在画眉园的阎生和邓秣陵弱了不止一筹,也不知是如何混进比武招亲大会的,不过击杀此人后,王延查看了下武功状态,却发现涨了350点经验值。

        这点经验尚不足击杀邓秣陵的十分之一,但眼见台下还有十几人,若都是这等水准的玩家,那也是数千的经验值,王延当即也不再多想其他,便是沉下心准备收割经验。

        台下之人倒没让王延失望,怀着侥幸心理鱼贯登场,等到最后一人倒毙剑下,王延却是没费多少手脚就收割了6000来点经验,他倒真想再来多些人,可惜他已经成了最后的赢家。

        “这些人怎么如此弱?”

        王延下了擂台行到夏河身旁,他有些疑惑,这些来参加比武招亲大会的玩家比起南河谷的玩家实在是差远了,夏河却不觉得奇怪,回道:“正常,那些厉害的高级玩家要么是成就了蕴胎期,要么就是身处大门派看不上书剑庄的奖励,毕竟只是个比武招亲大会,虽然惊动了周围几城,但更多的只是想碰运气之辈,真正厉害的一个被你杀了,还有个被你打跑了,剩下这些或许有几个厉害的,但对你来说都不够看。

        毕竟即便都是通脉期顶峰,但真正战力却是天差地别,要放在虚拟游戏出现之前,你对他们来说就是手速max的顶级职业选手,而他们不过是刚入门的菜鸟,他们一拥而上或许能对你造成些麻烦,但一对一放对,能在你手上走上三招就算不错了,玩家也是分级别的。”

        夏河后面一番话王延自是听不懂,不过夏河的观点他是认同的,修为境界只是一个基础,可武者的真正战力涵盖就太广,不单单是武技和轻功,还有临机反应,对于武功的理解运用,更有刀剑神意,自身气势等等诸多因素,所以除非是一个大境界的差别,同境界的武者战力的确相差极大,有的人能越阶杀敌,有的人却可能在同境界的高手面前连一招都挡不住。

        两人说话间,令狐丘和恨天刀走了过来,这场比武招亲大会到了现在真正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颇有些骤然而起却无疾而终的意味,不谈冷月宗三派之间的暗中较量虎头蛇尾,颜玉儿的后手也是没有显现出来,王延琢磨着接下来是不是该去和夏河找到方勃敖,与之一番大战后了结首尾,却不想令狐丘说的第一句就让王延脸色大变。

        “贤侄,此番多赖你出力,铁拳会和鬼手门灰溜溜的败走,而你又赢了擂台,接下来就该你和小女拜堂成亲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