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一百八十四章 玉简
    “没看出来你胆子倒挺大,还敢当面顶撞老祖,你就不怕被老祖一掌给活劈咯?”

    待得难陀尼远去,身影再不可见,白道昕笑嘻嘻的看着王延问出此番话,王延摇摇头,道:“练武修心,若是道心不容之念强加己身,自是要一证己念,否则修什么心?”

    “道心,道心?有时候觉得这方世界倒真是煞有其事一般,不过终归是虚幻啊。”

    白道昕轻轻一叹,只是她看着王延的样子,似乎王延听懂了她的话,却丝毫不意外,也不惶惑,她有些奇怪的道:“你可知虚幻代表什么?”

    “不全然明白。”

    王延实话实说,即便如今他对这方世界的本质依旧所知有限,白道昕见此想说什么,但最终一摆手,有些寂寥的道:“不管怎么说,我会记得你王延,记得你是我朋友,若有一天你突然消失了,我想我会偶尔想起你,偶尔怀念下教你形意拳的日子。”

    突然消失?!

    王延心中骤然一紧,冥冥中,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那是一种生死操在人手的感觉,若非他之前有了在泰兰山的那番奇特经历,说不得他此后会因这种感觉惶惶不可终日,可如今他仅仅是觉得时间更为紧迫,他必须更快变强,从而让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去探寻更多的秘密,在求真的大道上迈出坚实的步伐!

    想到这,王延将一干妄念与未知埋在心底,继而指向书架上散发着微光的晶石,对白道昕道:“你可知这是何物?”

    白道昕顺着王延的手指看去,有些奇怪的道:“这是玉简啊,不少大门派中都有收藏的,你不知道此物?”

    玉简?王延还当真是第一次听说此物,白道昕看着王延一脸茫然无知的表情,随即想起来什么,不屑的道:“倒是想起来,你丫以前只是个杂役弟子而已,哈哈,不晓得这玉简也正常。”

    白道昕趁势狠狠奚落了王延一番,不过她也不卖关子,随即道:“这方世界的背景你也知道,以前是修仙的,这玉简便是修士以神识来存储功法之物,后来先天武者生出武魂后,亦可形成神识,故而有些武道的功法同样被记录在玉简内。”

    先天武者?仙家手段?

    王延没想到这小小晶石却有如此来历,至于说先天武者他了解有限,不过武魂倒是听说过一二,据说是先天境的第二个小境界,具体如何却不知晓。不过王延目前关注的并非这些,他不由想到了自己从泰兰山得到的那个晶石,按照白道昕的说法,此物既是用于储存功法的玉简,那么岂不是说当中很可能存有任天行的功法?

    任天行虽然修的是邪道魔功,但他那化身千影让人无从辨别虚实的绝学可是让王延眼馋不已,若是能得到这门武功,即便因为根本功法不同无法修炼,但仅仅是借鉴王延也自觉能收益极大。

    就在王延暗自琢磨时,白道昕又道:“这类玉简存储功法十分便捷,不过我等武者想要查看其中的内容却不易,需得将自身神意修炼到相当程度才能将意识探入其中继而一窥当中的功法,而且由于玉简中的功法乃是先天武者以神识所留,所以根据所留神识的多少,多则使用个十余次,少则使用三四次,玉简中的内容便会自行溃散,因此大门派收藏的玉简都是让门中神意颇强之人将功法记住之后,继而让秘篆师刻印成秘笈。

    不过神识极具玄妙,我听说使用玉简和参修秘笈是截然不同的,至于当中的具体差别,我就不知道了。”

    王延听到这番话心中大动,恨不得立即把任天行遗留的玉简拿出来琢磨一番,不过他也知此处并非合适之地,故而按下心中躁动,收回了目光,又道:“你可知天丝决放置在何处?”

    王延此番来天嬛洞目标极为明确,就是冲着天丝决而来,既然有白道昕在旁,他也懒得花费时间自行去寻找。白道昕听到这话目中露出些许意外之色,继而笑道:“你这是有备而来啊。”

    说着,白道昕冲着王延招了招手,带着王延一路往,很快,两人走到最里面的一个书架上,王延就见这书架上单独的放着一本秘笈,正是天丝决。

    王延见此,当即伸出手拿过秘笈,将之翻开就欲参看一番,不想一旁的白道昕却道:“虽然你已心有定见,准备选取这门秘术,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以后估计是没机会再进入这天嬛洞了,你何不趁着还有时间好好翻看下这内中收藏的其他秘笈?反正天丝决已到手,日后再参看不迟。”

    白道昕说完这话,朝着王延眨了眨眼睛,一副‘你懂得’的意思,王延自是明白白道昕话中含义,她是想让自己趁机多偷学几门功法,毕竟王延并非玩家,而以王延的悟性,若当真给他些时间,他的确可能在短时间内强行记忆住一本甚至几本秘笈的。

    “你师父不是说我只能停留一炷香的时间吗?”

    王延没忘记之前宗万流给他的限制,白道昕却满不在乎的道:“我师父就那么一说,咱们既然进来了只要老祖不赶咱们出去,想待多久呆多久,如果他到时候问起来,我自帮你关说。”

    “谢谢。”

    王延怔怔的看着白道昕,他明白这也许就是朋友间的关照,就像自己在无侗峡时对张小宝所做的一样,白道昕摆摆手,道:“抓紧时间吧。”

    说着,白道昕又伸手指向另一边,道:“那边你就别去了,那边的书架放置的都是有禁制的秘笈,当中的功法需要身怀某些特殊修炼资质的人方可修炼,一般人别说修炼,连参看都无法。”

    白道昕的好心提醒之言不由让王延心中一跳,他当即想起了自己身上那本得自饶玉的乾阳化元决,这本玄级上品的无上密典同样需要特殊资质才能参看与修炼,想到这,王延不由道:“你可知有没有什么方法能破除这些秘笈的禁制,让我等普通人也能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