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一百八十七章 各方登场
    不好意思,小孩儿还没出院,加之最近劳累,昨天重感冒,实在没心力写,本来想写个请教条,结果现在起点改版,Vip章节必须满1ooo字,也就说要收费,所以就没写,毕竟请假条还收费就实在太过了,今天暂时一更,明天恢复正常更新,特别给大家说一下。

    ......

    当当当...

    悠远的钟声从还真山上传来,王延与鬼伯跟在一众人身后沿着好似看不到尽头石梯拾阶而上,朝着山上的涅道寺而去。

    刘兆先走的不快,就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古稀老者缓缓的一阶一阶往上,而他的气机就随着他如此行动渐渐产生变化,至少在王延的感应中,刘兆先原本如同星星之火已然极难察觉的气机,如今已变成的如同天地尘埃,若非一开始王延就将之牢牢锁定住,刘兆先只怕当真会如普通人般,让王延无法察觉气机的存在。

    是返璞归真?又或是故意收敛气机?

    王延判断不出来,到了刘兆先这等修为,单单抱元二字已无法尽数道明其境界之玄妙,内力勾连气机,气机隐于气血,交相回互,外人难见虚实之一二,不过王延在如此感应下,心中却是生出点点感悟,不由自主的进入活死人状态,如刘兆先般一点点将自身气机一点点收敛从而体会其中玄妙。

    嗯?

    鬼伯率先生出感应,目中略带惊诧的看向王延,在他的感知中,王延的气机就如同风中摇曳的烛火般,越微弱不说,甚至随时都可能熄灭,这可能十分危险的征兆,可王延看上去并无什么表现,只是垂着缓缓迈步,唯独双眼失焦,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鬼伯见此大感意外,他伸出一手想触碰下王延,但就在这时,他心生感应抬头前看,却见刘兆先正回头看来,其目光落在王延身上,眼神中带着几分赞赏。鬼伯不明其意,但伸出的手缓缓放回,最终只贴的王延更近,将之牢牢护持在身边。

    就在王延进入活死人感悟状态没多久,一行人终于行到了百阶石梯的尽处,涅道寺映入众人眼中,这座坐落在山上的寺庙远没有它的名气那般恢宏,低矮的庙门,残旧的院墙以及比之书剑庄还小的格局,让人不禁以为这只是一座山中破庙,唯一让人感到特别的只有寺庙后面那座高近十米的八角塔,这塔说不上精致,十米的高度也不足以让人震撼,但整座塔周身满布一张张闭眼佛陀的面相,给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不过今日的涅道寺注定不同,这座残破寺庙的门前此时已是站满了人,一个个气息强横,无不是绝顶强者,偶有稍弱之辈也只是各家带的杰出后辈。

    自从刘兆先通传天下后,这场惊世大战便是备受瞩目,从净月宗离开,到如今及至涅道寺,不到半月时间,却已有无数人先一步赶到还真山,这山上之人不过众多人物中的一小撮,但无疑都是绝顶之辈,是有资格站在此处的,而更多的好事之人则是围聚在山脚下,并非这些人不想上山,但江湖终究是个强者为尊的地方,普通江湖中人又岂敢私自上山,与一众武林神话,又或是潜龙榜上的顶尖人物位列一处?

    “见过兆先兄。”

    随着刘兆先现身,一名背负长刀的披大汉率先越众而出,此人面相刚毅,身形高大,一双手臂更是粗壮的吓人,一看便知此人的外门功夫颇具火候,除此之外,此人行步之间如有风卷相随,虽是普普通通的朝前迈了几步,但却给人一种随时都可闪身到自己身前的感觉,显然其轻功也是高的吓人。

    看着来人,刘兆先一拱手道:“自当年小山州一别,兆先与思阔兄已是有三十余载未见,思阔兄风姿依旧,兆先却是老了啊。”

    这位被刘兆先称为思阔兄的大汉,便是当今武林十五位武林神话当中位列四奇之一的寒山刀君,李思阔。此人出身东华州一心宗,而一心宗的背景与如今地位与傲剑山庄,净月宗相类,三派可谓同气连枝,此番李思阔专程赶来多半是为刘兆先压阵助威的。

    寒山道君听到刘兆先的自谦之言不由哈哈一笑,只是不等他说什么,旁边却有一名大腹便便的秃老者不阴不阳的道:“若你刘兆先当真老了,就该呆在拜剑山养老,何必搅起如此风云?”

    “石心老怪,本座与兆先兄叙旧,哪来的你插言的份儿?莫非你以为我李思阔封刀二十余载,如今不敢杀人了吗?!”

    刘兆先尚无回应,李思阔却是横眉一冷,回头朝着那秃老者看去,这秃老者可不是无名之辈,其也是十五位武林神话之一,位列五帝,被江湖中人称作。石心真君。

    如此人物被人当面呵斥,岂能作罢?就见石心真君双目闪过一道冷光,冷笑道:“李思阔,你以为你是一尊还是二魔?这里可不是你东华州,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我韩生今日便领教一下你的刀法,看下这么些年过去,你是否还名副其实!”

    话音未落,石心真君当即足下一点,朝着寒山刀君便是激射而去,谁也未曾想到,这场涅道寺之战,两位正主尚未动手,另外两位武林神话竟是要先行做过一场,而其中缘由只是因为几句口角?

    这实在匪夷所思,毕竟这些武林神话无不是经历过诸多风雨,见过无数大场面的心性沉稳之辈,怎可能因为区区几句口角大动干戈。

    眼见一场大战将启,王延回过神来,他亦是不解眼下局面,但耳边却听到鬼伯传音,道:“看来这些老家伙为了成就先天是豁出去了,或许他们会以此番之事为契机,彻底与我等传承宗门撕破脸也不一定,当真如此的话那一位可能...”

    鬼伯的话还未说完,寒山刀君却是双手一振,与石心真君悄无声息的对过一掌,将之逼退数步后,道:“你既然想动手,我李思阔奉陪到底,反正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十五位武林神话实在太多,正好借机将你这等滥竽充数之辈除去!”

    说着,寒山刀君足下一动,王延都没看清其身形,眨眼之后,寒山刀君便已至石心真君之前,右手一提,一记掌刀便是朝着石心真君拦腰斩去。

    石心真君见此面色一凝,两脚一错之间,身如圆球一转,双手相合便是一招万佛朝宗捣向寒山刀君中门,两人虽是动手,但看得出来并未尽全力,双方都还在各自试探,只是眼见两人又要对拼一招,天边烁烁红光闪现之间,便从远处接近还真山,卷起道道劲风,如鸣似啸,这等动静自是惊动了山上诸人,王延也是转头望去,就见不远处的半空中,一个散放着红芒的巨大葫芦凭空悬浮,其上站着一位衣袂飘飘的白公子。

    王延看向那位白公子身上的衣衫,目光不由一凝,喃喃道:“天元圣岛的人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