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一百八十九章 根由
    王延凝目观瞧,就见那黑光小点竟是一只只黑色的小虫,这小虫背生双翅,口中探出一截铁线,长相狰狞,看上去极为可怖。这些小虫聚成一团,乌压压的好似一团黑云般朝着独臂剑客就是没去。

    然而面对如此诡异的手段,独臂剑客依旧傲立半空半分不退,其隔空一剑斩出后,就见一连数道巨大的暗红色剑芒破空而出。

    眼见剑芒就要和黑云撞至一处,就在这时,一个清冷而苍声的喝声传来。

    “够了!”

    喝声未落,就见一道人影从山腰上的石梯上一跃而起,眨眼间飞过王延等人的头顶及至半空,紧跟着,就见这人影双手齐出,朝着剑芒和黑云隔空一摄,下一瞬,其左右手转圜见,两只大袖一卷。

    这是...

    王延目光一凝,他已看出来人正是难陀尼,只是她这手段和当初圆通所用的伽蓝寺镇派绝学袖中乾坤极为相似,而随着其两只大袖一卷,王延登时只觉整片天地都要被之卷入袖中一般,仿佛无论怎么奔逃都无法躲过,这等功力却是比圆通高了不知多少。

    而随着难陀尼两只大袖狂卷,奇异的一幕发生了,那黑云和剑芒竟是都如同失控般,偏离了本身的轨迹,紧跟着,两者如同受到不可抗拒之力般,几乎不分先后的被卷入难陀尼的袖中。

    眼见这一幕,独臂剑客似乎并不意外,天阙公子却是目中现出十分惊色,当即道:“你是...”

    只是他口中之话尚未说完,脸色却是突的一变,紧跟着,其嘴中便是喷出一口血水,恨恨的道:“你竟敢毁我灵虫!”

    话音未落,就见难陀尼收回双手,继而其左右手齐齐朝着一摆,大袖回卷如常的同时,收入剑芒的右边袍袖内仅仅是传出数声震爆之声便既再无动静,而其收入那数百黑色小虫的左边袍袖中却是散落出点点粉尘,难陀尼这一手竟是将这些诡异的虫子尽数震成了齑粉,而这黑色小虫似乎与天阙公子心血相连,故而难陀尼这一手之下,却是让天阙公子受了重创。

    面对天阙公子满脸的恨意,难陀尼却连头都不转,只是淡淡的道:“你来之目的我已知晓,不过金光洞之事已有定议,若是你化血门想要不顾规矩,即便你身为五大公子,也不一定能活着回到天元圣岛。”

    金光洞?天阙公子竟是为金光洞而来,这中间势必牵扯到傲剑山庄,这内里又有什么玄虚?

    王延连忙转头看向鬼伯,只是鬼伯此番却是摇摇头,显然对于这等秘辛他也不知,只是让王延没想到的是,另外一个声音却在此时传入他耳中。

    “金光洞作为灵源秘境,每次开启不但有机会让六位绝顶强者冲击先天,当中更有无数灵花灵草,这些东西对于金丹一级的高阶修士或许无用,却可让低阶修士增进些修为,故而每次传承宗门的灵源秘境开启,天元圣岛都会插足其中。

    而此番金光洞将启,一干老怪物蠢蠢欲动,宗门一开始也受昊天宗指使想做些盘算,才会搞的山门被围攻,如今宗门与天元圣岛已然达成协议,此番金光洞的六个成就先天名额已作出分配,天元圣岛内的明争暗斗我不知,但想来化血门和心绝宗应该没得到名额,故而这天阙公子才会离岛前来五州想试探一二。至于这一干老怪物同样被排除在外,所以才会生出这些是非。”

    传音之人竟是刘兆先,自前次指点王延后,这位映月峰峰主又是为王延指点迷津,王延不知其所做为何,但这番话着实让王延将一干事彻底明白,原来巫行云之所以会不顾尊卑对四小姐出手,根子就在金光洞,天行大师扣下四小姐,让凌天剑君前来所为的也是金光洞。

    而如今刘兆先挑战天行大师,一方面是宗门做出的回应,另一方面也是双方就金光洞之事的了结?

    就在王延琢磨的同时,听到难陀尼一番话的天阙公子脸色变幻起来,最终,其一咬牙,恨恨的道:“我化血门不会就这般算了,今日之事,我也铭记在心,此间种种必有后报!”

    说着,天阙公子一捏法决,就见他脚下的巨大葫芦调转,就欲离开此间,但难陀尼却又道:“有句话你最好记清楚,五州之地如今虽如凡界,但同样不是你肆意撒野的地方,若是你想在此滥杀无辜,祭恋你化血门的诡谲神通,我保证你不会活着回到天元圣岛!”

    难陀尼一番话说的杀气腾腾,王延听之却不由心中暗赞,即便难陀尼之前一直隐世,可道心坚定,如今一露面,纵然面对修士亦是捍卫心中道念,如此人物当真让人敬佩。

    “哼!”

    天阙公子冷哼了一声,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催动脚下法器便是朝着天边远去。

    不过几息之间,天阙公子已无踪影,这位天元圣岛的五大公子之一,地位仅次于镇守金丹修士的人物,便是这般灰溜溜的离开了。眼见这一幕,王延深觉之前的自己关于天元圣岛与修士存在的想法太过简单,很显然,在五州之内,武者依旧处于绝对强势地位,而传承宗门与天元圣岛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而传承宗门与其他江湖势力之间的关系也不简单,只可惜王延现在的身份还不够,无法尽数明辨当中的门道,只是经此事,王延的心气儿自是高了不少,至少再见韩雨柔,他不会觉得武者比修士会低一头,无论韩雨柔当初为何支助他,他也不会任由韩雨柔摆布。

    待得天阙公子彻底远去,难陀尼缓缓落身于地,站在了寒山刀君身前数米之处,而那独臂剑客也飘然落地,站在了石心真君之前,双方泾渭分明,立场不言自明。

    “一晃就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你这老尼的功夫看上去又是精进了几分。”

    面对着难陀尼,独臂剑客收剑归鞘后缓缓摘下了头上的斗笠,就见满头白发现出,一张满是剑痕的脸显露在众人眼中,此人便是‘二魔’之一的诛魔剑,诛魔剑容貌丑陋而狰狞,一头稀疏的白发随意的垂头着,只是这一切都掩不住他身上的锐意,特别是他的目光锐利的让人不敢直视,王延仅仅是远远看去,双眼都觉得微微刺痛。

    目光如剑!

    这等人物当真已是修炼到匪夷所思的境界,然而就是这等人物当初却被陆玄真一招扯掉一只手臂,那陆玄真又是何等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