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天途 > 初生阎王剑 第一百九十一章 虚实视界
    “想上涅道塔?你还不够格!”

    眼见刘兆先飞天直上,往涅道塔而去,老和尚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之色,不等话音落定,其足下一点,整个人登时如离弦之箭般直上半空,足下虚踏之间,在半空中竟是如履平地,几步之间便是掠出数十丈,紧追刘兆先。

    “给我回来!”

    三两个呼吸间,天行老和尚已然追至刘兆先身后十余米处,其一声大喝之间,就见右手扣爪朝前一探而出,隔空摄向刘兆先。

    由于相距太远,王延感觉不到此招玄机,然而刘兆先却当中一滞,随即右手并成剑指便是回身横斩而出。

    两人隔空对了一招,却不见任何动静,王延忍不住就想往前凑,不曾想难陀尼这时却回身对着一众人,道:“他二人很快就要全力相拼,说不得这山上会打成什么样,你等低辈弟子退至山腰观战吧。”

    所谓的低辈弟子自然是蕴胎期弟子乃至普通的抱元期内门弟子,王延和白道昕都在其中,听到这话,王延颇有些不甘,但就在这时,半空中的天行老和尚一手捏出个印决,随即口中传出暴喝。

    “陀摩!”

    王延不明天行老和尚口中传出的暴喝之音是何含义,然而这暴喝的音浪入耳的瞬间,王延登时只觉脑子被一柄大锤击中般,整个人的脑袋几欲裂开,灵台飘摇,神智迷沌。

    下一瞬,昏昏沉沉的王延只觉天地一变,苍穹上雷霆交加,自己若怒海中的孤舟一般在道道雷霆下飘摇颤抖,而半空中一尊巨大的金刚怒目像审视着王延,其双眼之中好似有雷霆幻动,闪电交替,威视凛凛,让人不敢直视。

    如此情况下,王延只觉自己好似在瑟瑟抖,竟是一点抵挡之力都无,自身的剑意被压制在体内竟是没有半分反应。

    “这就是武林神话的实力?自己原来还差的这般远?”

    王延深切感受到了自身与天行怪僧这等老怪物的差距,不过他心中没有半分颓丧,却是不由想起了当初面对休绝老怪时的情景,紧跟着,他腹间跳动起来,那种奇特的感应瞬间增强无数倍,神智重回,脑海一片清明,王延再度抬头望天,就见翻涌的雷海,巨大的金刚怒目像如同幻影般剥离开来,原本的世界,也就是还真山,涅道寺,乃至半空中的刘兆先和天行老和尚都出现在幻影下面。

    虚实交替,真假两重,王延得奇特感应之助一下脱开了惑神幻象与神意压制,甚至隐隐感受到这中间的丝丝玄妙,在这种奇特感应下,他能察觉到虚浮幻影和原本世界间的牵连,而天行老和尚便是其中枢纽,显然,这都是天行老和尚一声暴喝下用出的神意手段,当中不单单是惑神幻象,还有斩神之效,除此外,这中间还蕴含些其他的东西,似乎是天行老和尚将自身领悟的武道意境融入的神意之中。

    如此手段实在高深莫测,也正因为如此王延才难以抵挡,只是正当王延准备体察一番其中玄妙时,却见一只苍白干瘪的手映入眼中。

    这只手给王延的感觉十分奇特,在虚幻分明的视界下,原本世界当中仅是一只普通的手探到他眼前,然而在虚浮幻影当中却见一只苍白的擎天巨爪一下洞破苍穹,爪指相合之间,雷霆枯竭,金刚崩碎,整个虚浮幻影一下尽散,苍白的擎天巨爪方才渐渐隐去。

    虚浮幻影溃灭,周遭一切尽复旧观,王延的腹间登时停止跳动,奇特感应瞬间恢复原样,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如幻觉般,唯独王延眼角的余光捕捉到那只苍白干瘪的手一探而回的轨迹。

    王延顺着轨迹看去,就看到了难陀尼,难陀尼的目光也投向了王延,目中带着些许惊奇之色,低声道:“听闻你当初能一剑破开休绝老儿的锁拿,果然是有些特殊的门道。”

    听到这话,王延当即打蛇随棍上,道:“前辈,我是否能就留在此处观战。”

    “若不怕死就站在我身后,不过你若是再中了天行老和尚的咤魂雷音我可不会再救你。”

    说着,难陀尼再不理会王延,一摆手对着其他人,道:“功行不济者,退走。”

    王延转头看去,就见他身旁众人眼中神色各异,有的惊魂未定,有的满眼后怕,还有的迷茫混沌,当中最不济者却是一名内门弟子,口鼻渗血之间,疯一般朝着山下狂奔而去。

    有了此人领头,其他修为不济者再不顾得其他,纷纷朝着山下而去,经历了刚才那一幕,得难陀尼之助的这些人都晓得现在不是讲究脸面的时候,天行老和尚这等人物全力动手之下,仅仅是余波都是可能要人命的,难陀尼出手相助一次是道义,但却不会一直庇护众人。

    短短不到十数息时间,还真山的人少了大半,难陀尼身后除开寒山刀君外,就只有王延,鬼伯,宗万流,白道昕等寥寥十余人,甚至连傲剑山庄来的那几位普通的内门长老都护持着四小姐下山去了。

    与四小姐擦身而过,王延与之连丝毫交集也无,若是在以前,王延心中说不得会生出浓浓的失落,然而在得刘兆先指点,经历了重重幻境后,王延道心坚定,加之他此时一心关注半空中的争斗,故而对于这样的局面,王延心中几乎没有生出丝毫波澜,只是待得四小姐远去,王延心中才有点点明悟,一切终究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颠着脚拼命仰视,将四小姐都视为大人物的杂役弟子,而且随着眼界渐开,经历了诸多事情,即便再度在四小姐当面,他也难以为四小姐的一举一动而心中悸动。

    有情无情,真耶幻耶?

    王延摇摇头,不愿深想其中变化,随即抬起头朝着半空中的人影注视而去,只是随着他再度抬头,入目的却是一道璀璨如烈阳般的剑光,很快,这道剑光占据了王延的所有视线,他的脑海中如有千百剑光洞穿而来,周遭世界再不复存,天地之间唯余剑,除开剑之外王延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有一个淡淡的声音随着剑光传入耳中。

    “渺渺天地尘埃,浩浩乾坤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