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镜照万界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异样 (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
    墨懿嘴角带着一丝浅笑看着弗农离开餐厅的方向,眼中闪过一道异彩:果然这些人没有一个简单的,这么快就懂了我给的提示,看来电影始终只是一个世界表现的一面永远不是全部,埋没了太多的色彩,真是期待下次和弗农的见面。

    回首看了一眼似乎正在经历剧烈思想搏斗而面部阴晴不定的爱迪,自顾的走到常坐的地方又开始看起书来。

    不多时浑浑噩噩的爱迪起身离开餐馆,墨懿面色如常的翻动着书页,就在爱迪要离开的一瞬间,墨懿的外衣口袋一动,一个微不可觉的黑点越出衣袋,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进了爱迪裤子的后袋,悄无声息的换了个新家,爱迪却毫无知觉自顾自浑浑噩噩的离开了餐厅,而墨懿依旧云淡风轻的翻看着书籍好似那超出常识的一幕与他毫无联系,只是在翻动书籍下一页的时候嘴角带上了一抹不可查的微笑。

    大街上,爱迪如行尸走肉一般摇摇晃晃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面一直反复回荡着刚才与弗农的对话:

    “这个东西能帮你,这个东西能改变你的大脑的运行方式让你发挥全部的大脑潜力…..”

    “你看我这个样子,我穷困撂倒,落魄不堪,心情掉到了谷底。我并不认为吃下这个就能做到,让我能力大增,名利双收,人生柳暗花明。”

    “只帮你这一次~”

    忽然晃神过来的爱迪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自家破旧的楼道口下,伸手从口袋掏出钥匙不知怎的装着小药丸的塑料袋也拿到了手里,他端详了一会拿出了药丸,还能糟糕到哪里去呢?他如是想着,仰头将药丸吞了下去,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楼梯上,而那个改变他一生的药物在他的体内正准备展现它惊人的力量。

    而在餐厅里面,正在翻书的墨懿耳朵一动口袋中的手机微微震动,他含笑将手中的书籍放下,拿出手机将耳机插上,戴到耳朵上,正好听到了那段nzt-48在爱迪手中初显威力,让爱迪的房东妻子心潮澎湃的对话,等爱迪脱下鞋子,耳机内传来男女粗重的喘息声,他也脱下耳机,一边滑着手机查看爱迪当时吃下药物以后身体温度的变化,一边拿起咖啡若有所思的慢饮着。

    不多时,墨懿将手机的几张曲线图全部看完便将手机收起,他心内叹道:果然且不说nzt-48的其他效用如何起作用,它对大脑的作用其中一个绝对是“加热”的作用,让大脑一直处于负荷状态就像很多人进入过一种做事情的状态一样,在那种状态在做事的时候就非常得心应手,一切行云流水,但是不会持久,而且离开以后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在脑力使用者的人来说那叫灵感迸发,在身体运动的时候那叫状态火热。但是这种情况都不会持久因为这是对大脑的一种负担,而且不止是大脑,就像有些人在低烧的时候突然发现头脑清醒一样对身体也是有很大的负担的。

    墨懿这是通过他放在爱迪口袋处的感应器,传来的一段时间的爱迪体温变化,在吃下药物以后,他的体温有微微的增加,但是源头不明,而且乍一看对人体负担是极小的毕竟人的体温其实是不断变化的,但是人体是这么多年进化得来的产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人类对自己身体的了解究竟多少呢?一点点体温升高的改变后果是可怕的。

    就墨懿自己根据这个世界的生物资料和后期爱迪出现的副作用来看,估计一个是大脑消耗太大身体营养吸收供应大脑的消耗方式跟不上导致,毕竟每个器官的养分是不一样的而长久以来人体是有个自行配比的而在使用了nzt-48以后大脑的功能变强了。

    但是身体消耗所需和营养的获取没有太多的改变所以它开始拼命的抢夺其他器官的养分,而缺少太多养分的其他器官就会渐渐失去感觉反馈给你的知觉你就开感到不会饿也不会渴nzt的服用者就开始不眠不休的工作,本来就营养吸收不够了还没有营养的补充就更加造成身体器官的紊乱免疫系统的崩溃人体就开始溃烂。

    另外一个服药到一定程度出现残影则是长时间的身体升温以后器官已经开始过劳了就像高烧的时候人会脱水这种,持续低温虽然乍一看没有问题,其实对身体功能负荷很大产生残影的时候就已经是开始过载了,而nzt的效果让人不眠不休这样没有休息的身体更加过载持续运作当然会出现幻影甚至断片。

    至于成瘾性反而是最不值得一提的,照墨懿估计只是因为大脑那种高效处理事物的状态太让人着迷,一旦回到那个带着沉重枷锁的自己那种失落,毕竟脱离过枷锁的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穿上的。

    翌日,弗农家门外一个常人目光难及的角落里,墨懿看着爱迪随着弗农进入房内,耳内传来了二人的对话:

    “你给我的是什么东西?”爱迪的声音传来。

    “哈,我知道你来干什么的了,东西很棒吧?厨房的小子们(代指研究员),可没有给它正式名称,我们称它为nzt-48。嘶…”弗农的声音闷闷的传来,最后还带着一口痛哼。

    “nzt-48?这可不像经过了药监局认证的名字。”爱迪迟疑的问道。

    “哈,我承认这句是玩笑话,不过这东西给你带给的灵感无与伦比不是么?”弗农答道。

    “那能再给我点么?”爱迪说道。

    “当然可以,不过,嘶”弗农一边吸着凉气一边说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能出去,给你单子,帮我去干洗店领一下西装回来好么?对了如果能帮我带个早餐来就更好了。”

    “当然,没问题。”爱迪回答到,说着拿着东西就出门了。

    墨懿在暗处默默看着爱迪离开的背影,默默的想到:要来了。果不其然爱迪离开不到三分钟,一个身穿大衣头戴鸭舌帽微低着脑袋让人看不见正面,身材奎武有力的白种男子正向着弗农家门走来。

    “咚.咚.咚”不轻的力道敲着弗农的房门,随即便听到了弗农的嘟囔声音,“这么快?该死的,爱迪你不是不认识路吧。”

    随着房门的打开,弗农发出一声惊呼:“是你?”站在门外的却是墨懿。

    墨懿微微一笑,一只手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子对着弗农说道:“不请我进去么?我可是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啊。”说着一只手轻轻的举起了那个男子让弗农能够看清他的面目。

    “是他?你,你进来吧”说着弗农拿着冰袋的手一摆,让出了房门,自己转身向内走去。

    墨懿提着男子施施然的走进了弗农的房子,内心却估算着时间,轻轻代关上屋门,将男子随手仍在地上,走到弗农的对面坐下,“第二次见面了,你看我都说我们会再见面的。”墨懿面带笑容的说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个人会来再找我?你怎么找到我的地址的?”弗农压抑声音的诘问着。

    “哈,怪我不够仔细,一直忘了介绍自己,我叫墨懿,华人,如你所见”随即信手一挥,昏迷的男子便凭空漂浮的来到两人之间,“一位正在超凡道路上的行路人。”

    弗农张大了嘴巴眼睛的惊讶恐惧满溢而出,身体甚至不自然的开始颤抖,但是很快他安静了下来看着墨懿就像看见了什么无上的珍宝一样,“这是真的,这不是魔术?”

    他伸出颤抖的手摸向那男子的身体上下,“这…这太神奇了,你真的能够?”

    “当然!”墨懿微微一笑对弗农的疑问却不置可否,动念间弗农也随之升空而起,看着弗农在空中先手忙脚乱,接着又似乎在游泳摆着各种姿势,好不有趣。

    墨懿看着弗农的种种姿态正待开口,心头一跳时间差不多了,随即将弗农放了下来,他站到了正沉迷飞翔的某人面前,只是一声咳嗽,弗农便正色的站了起来,墨懿给了一个你放心的眼神:“我能给你机会,但是我需要你帮我做些事情。”

    弗农低下头颅坚定的回答道:“只要我能,只要我有!”

    墨懿负手在后站在落地窗前,“我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