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镜照万界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名初扬 暗流涌动(求推荐)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名初扬 暗流涌动(求推荐)

    ps:今天第三章,求各位看官给点推荐票和收藏万分感谢。

    墨懿望着眼前茫茫丘陵,不由的感觉心灵澄净,自从他离开唐紫尘的住处从广动省开始行动,徒步向北走,一心一意用双脚丈量大地,日出而行,月明方息,将山川水势映入心中,倒是将经历了几个世界的浮华和初得机缘的心性真正定下,终于无喜无悲,不碍于外物。

    行走一月之后墨懿便开始不在乎行走在城市还是野外,入城则和光同尘,出城则雄鹰翼展,一入一出间,当时的心境变换也是让他得以细细品味。

    这边墨懿在行走间擦亮心灵,默默不闻中蓄势等待石破天惊。

    那一头唐紫尘刚刚在这段时间和那边沟通好,有关擂台赛的东西,以她现今的体力脑力都感到大为吃力各种扯皮,还有安保安全,细节规划,甚至还给了那边不少承诺,才终于确定这一件事,如果不是那边也是有意在亚洲展示一下肌肉说不定还真的难以谈下去,毕竟首都打擂台还是这种规模的一旦出事就是又一个“9.11”。

    正当唐紫尘终于为这事确定下来大舒了一口气,坐定没几分钟,眼神突然闪烁起来,只见她闭目想了一会,拿出电话播了出去。

    墨懿此时正准备步入城市,走在小道旁看着过去的车辆,手提电话微微颤抖。

    “喂。”

    “我这边已经搞定了,但是那边的意思是,他们也要上去人。”

    “可以,但是告诉他们生死不论。”

    “当然。”

    墨懿挂了电话,眯了眯眼望了望天,局越大才越有意思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既然紫尘那边搞定了,墨懿默立了一会思考到,那么最有可能是引来的鱼不够大,毕竟我这个饵的香(名)味(气)可能不够,既然这样,我就加把火吧。

    “日练月练,月练心情宁静,清幽。若是能在这喧闹的地点,仍旧能保持宁静,清幽的意境,那就算到家了呢。”北凉喧闹的酒吧街里一个男子正自品这五光十色的红尘。

    突然一个女子走了进来,男子眼神一亮,随即女子也注意到了男子主动走了过来。

    “你也有兴趣到这里来?”这两人显然是熟识的。

    “正是来找你。出了大事情。”女人说道。

    “什么大事?”年轻不在意的笑了笑。似乎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他的心动。

    “二个月后,有个人来北京摆擂台会遍华寒日三国武者。只论胜败,不计生死!”

    “哦?什么人这么大口气?那边居然能让他摆下去?”男子来了兴趣。

    “唐门的人,听说唐紫尘亲自出手和那边谈了一个月才谈下来,那边私底下也有自己的想法,摆擂那个练拳半年,已经接近唐紫尘了!”

    “什么!”年轻人手指一紧,眼睛一瞬间眯成了两条缝隙,只看见灯光从瞳孔中反射出来,刺得面前的女子都不由自主的眨了一下眼皮。

    年轻人手指一紧,眼睛一瞬间眯成了两条缝隙,只看见灯光从瞳孔中反射出来,刺得面前的这女子都不由自主的眨了一下眼皮。

    他传承的是九宫山武当纯阳剑法,师傅也是洪门大佬,唐紫尘也是洪门有名的长老级别人物,只是后来自立了唐门,能半年练拳就接近她,简直难以想象。

    “江海,你不是很厉害么?有什么想法没有?”女子问道。

    “就这么点消息?他究竟是什么人?你们知道不知道?”被称为江海的男人语气沉静,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眼内似乎有了点眉目。

    “那个人在国内没什么名气,也是最近随着唐紫尘回来的,不知道是她什么人,唐紫尘也舍得花这么大力气帮他张罗。”女子似乎语气有点不屑。

    “恩?最近跟着唐紫尘回的国内,唐紫尘不计代价帮忙。”江湖眼皮子跳了一下,心里浮现了一个模糊的形象,那还是从他师傅那里传过来的,能帮唐紫尘一起过了洪门破门而出的压力和追杀,甚至如果不是因为看在以往的情分上留了情,说不得洪门就元气大伤。

    “江海哥,你是武当九宫纯阳剑的传人。北京圈内的一些人,都说你是和段国超一起最为杰出的高手,一个少林。一个武当。但其实你也知道,段国超是打出来的,而你是因为家世显赫,人家的恭维。加上你一直没有和段国超动过手,人家其实都心里说你远远不如段国超的。”女子语句间似乎想让江海去试试手。

    “我不和段国超动手,那是我确实没有把握。而且我地功夫是剑术,用兵器和他比试,胜了不武。至于这次事情,言情我劝你不要有什么心思,那个人谁都惹不起,我估计是他体力已经修到极限,在心意上有了瓶颈,这一次来打擂上去的生死不由人啊。再说了这社会个人再强有什么用,打打杀杀已经被淘汰了。”

    说罢,江海站起身来,拍了拍被他称为言情的女子肩膀,走了出去,脚步轻盈无声,几下转进街上的人群就不见了踪影。

    言情听江海语毕,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江海的意思这唐门立旗的人,他是一分把握都没有?要知道他可是真正他们公子哥圈子里的“怪人”苦行僧一般,就武学修为新一代里面,那可是真正的自高自傲叫的着的真架子,被人在家门口摆擂,还被她挤兑了几句,居然上去试试手的想法都没有,要知道段国超那杀人不见血的都不被他看在眼里,这人真正如此强绝?言情突然觉得本来是一件娱乐事件,越来越有意思了。

    京城另外一处场地并不大,好像是几个普通的院子扩建成的,花厅。古老的青砖地面上摆放着石锁,水缸,掉着几个零散的沙袋,除此之外,还钉了一排半人高的梅花木桩,以及一排兵器架,架子上插着几个大杆子,以及没有开锋地铁皮刀。

    这个武馆,显得很是随意。也不像那些空手道,跆拳道的场地,气势雄壮宏伟,人来人往,上书几个大字‘意拳研究会’。

    只看见院子亭廊台阶上,三两个中年人,五六个老人,带着几个年轻人钉在地上,双手环抱,好像搂着大冬瓜似地站桩。

    再往内里走去,就见更大的一个青砖院子,有两个中年人正在对拆招数。

    而旁边有七八个人或坐在木椅上。或站着看,时不时地还提话点头,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这时候一个穿着便衣国字脸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双手垂立,不怒自威。

    所有人耳朵一动都看了过来,“马老兄来了?”一个穿蓝色衣服的拳师走了上来,他留着小胡子,全身也很是精壮。

    “是啊,徐兄弟。”被称为马老兄那位,将衣服随意一脱,搭在肩上。

    “十八处又有麻烦事了?我可是听说了唐门和上头达成协议,让一个人在这里插旗子说是要会变华寒日三国武术界,还只分胜负,不论生死。“蓝衣服拳师对着马老兄询问道。

    “是啊,我马华俊活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这么狂的人,打遍三国,不论生死,也不晓得上头怎么想的,现在不是构建和谐社会么,还能让他们搞这些东西,上面张张嘴下面可是跑断腿啊。”马华俊似乎一肚子苦水。

    一个高瘦身穿便衣的汉子走上了上来,接茬道:“是啊,这种大型擂台,又要隐蔽,还要控制舆论,还要小心到时候多少龙蛇之辈混杂其中,一个不注意呀就是滔天的大祸。”

    突然,另一个中年拳师走了上来,这个中年拳师,身穿白色褂子,黑布裤子,脸色白,胡子剃得非常干净,显示出干净利落清爽利索地模样。

    “上面人什么想法,我们不要揣测,做好安保就行了,估计这一次也是想搓一搓唐门的威风,最近唐门的气势太盛了,不过这次这个人敢跨这种海口,说不定还真是个硬茬子,起码唐紫尘我还是有听闻的,百年一出的武圣级人物,能让她亲自写帖子,不会简单。”眼光闪烁,一言中的,表现了此人不是个死练拳的人物,胸中自有一番沟壑。

    闻言之后现场一阵沉静,最后蓝衣拳师嘟囔了一句:“到时候真眼一瞧就知道是骡子是马了。”

    几人也是哑然一笑,回身过去或是练起了架子,或是站起了桩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