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镜照万界 > 第十七章 东亚云涌(中)求推荐票求收藏

第十七章 东亚云涌(中)求推荐票求收藏

        ps:第二更,第三更在晚上了。

        日出国内武术界如何暗流涌动不说,这边寒国,首尔市灯火霓虹之下,一座与首尔中心高楼大厦并不能比,但是它在那里就莫名让人感到威严肃穆的建筑里面,整齐光滑的木质地板上厚厚的铺着一层层防摔垫,两排身穿白色道服的魁梧大汉正跪坐着。

        为首右侧一人开口了:“这次事情宣传已经声势越来越大了,我们国内究竟谁能去?还需要崔长白九段给个准信啊!”言语间似乎对这个崔长白九段十分敬仰。

        这个崔长白当然在寒国值得敬仰,此人讲究实战,抛弃了跆拳道中很多的华丽招式,最重视打发,而且这个人不拘泥与理念之争,少年的时候学了印度的瑜伽呼吸法,把呼吸法和跆拳道结合,并且把剑道,柔术,拳击,泰拳等等功夫融合,后来又去游历了不少国家,在白鹰国,日出国,腐国,德意志国,都有不少战斗未尝一败,手上也沾染了不少鲜血的,四十岁就被世界跆拳道协会授予了九段称号,要知道一般九段只授予60岁以上的跆拳道大师,这人在寒国的地位相当于日出国第一高手天皇教官伊贺源。

        跆拳道原来是军队里的杀人书叫花郎道,崔长白追求杀伤力想让跆拳道回归原本的杀人术,所以这人后来又有一个名号“铁拳花郎”。

        坐在中间的男人睁开眼睛,双目神光刹那间刺目夺人:“这次比赛,肯定是要去的,金大多,李力文,跟我去见识见识吧。”崔长白喊一个人,就一个人高兴的大喊‘是’。

        “九段为什么只带这么些人?”右手边一人疑惑的问道,似乎对于没有自己有些不甘心。

        “这次事情不好说啊,尤其是在那边打,安全第一,我自保勉强有把握,带两个人去见识一下,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小动作,再说那一位北凉立旗,挑战东亚诸国,我跆拳道不需要这个名头,稳坐钓鱼台,看着他们拼杀就行了。”崔长白老神在在的答道。

        “九段是老成持重之言,但是那二十亿可不是小数目啊,协会那边…没有什么意思?”左首一人直指利益关键。

        “郝八段,你倒是看的透彻,但是这二十亿可是烫手的很啊,先不说唐门立旗的那人实力如何,谁拿这二十亿光有实力可不行,后面还要有足够保住这二十亿的势力,不然就成了大肥肉了,赢家输家都会想咬一口的,我们长白流虽然背靠世界跆拳道协会,但是我的理念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好感的。”崔长白意有所指的感叹道。

        “再说以唐门这种大手笔,摆擂那人起码也是我这个级数还要强的人选,我们现在是有心无力啊!”

        “不过也不会一无所获,这次比赛必然会吸引许多高手比斗,一个去观看一下各个流派的手法可以充实完善长白流,另外一个这么大的蛋糕不咬一口实在是不甘心去一下比几场只要能赢个一场,就算是出名了,而且我们实力不够,也不是没有人有实力,我以前有个交好的前辈老哥,我一直有所供奉,这次事情闹这么大,说不得他一心动我们确实能分羹不少,而且就算他不动心我也还有个高手正能为我们作为前驱。”话毕,下首其他人皆说九段大人深谋远虑自有思量,各种恭维不断。

        尼泊尔,一处小山脉下一个身材黝黑,矮瘦,精悍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的男子,正盘膝坐着,身体不时摆出各种各样不同扭曲的姿势带着诡异的流线美感,很难想象一个浑身肌肉股出,一看就是硬汉子的摆出各种柔软的瑜伽造型是什么样子,但是正因这样,体现了这位男子深不可测的瑜伽功力,居然如此坚硬强壮的肌肉都能被他摆出这样多的造型。

        不等这位男子收功多久,他身边的卫星电话就响起来了,他疑惑的拿起电话:“喂?哪位?哦,崔老哥,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什么?有这样大的事情?”

        不知这男子听到了什么,脸上表情阴晴不定,最后不知他是被说动了还是已经下定决心开怀一笑:“当然,这事算我一份,过去三年我阮洪修也该回到世人视野之中了!”

        北凉城中,一位老人正自家院落打着拳法他脸方圆,皮肤色泽好像灵芝一样光润黑红,没有一点老人斑,两只眼睛好像启明星,炯炯有神,闪闪发亮,整个头发花白,胡子有三四寸长,梳得一丝不芶.这个老者身材在一米七上下,不高不矮,精瘦却又不逼人。看上去颇有些古代的大儒学者雍容的气度,打拳时衣角翻动还带有道家的一丝丝出尘意气。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声音三下不长不短,间隔时间分秒无差,老人一听就知道是练家子来了,细细思量,也不知是谁会这时候找来,毕竟他虽然仇人不少,但是他小隐于此并没有外人所知,推开门一看,来人是位身材修长,面容坚毅,鼻梁微高,眼睛闪闪晶晶,皮肤白净中带微黄的中青年男子身后两个看着像弟子的人捧着一堆礼物,这个中年男子看样子在三十七八到四十之间,看上去很是英俊,尤其是英俊之中,还带有异常成熟老练的气质。

        老人一看来人,细细一认,摆了摆手让他们进院,说道:“是长白来了,怎么今儿又不是年节的,就来了?”

        来人正是寒国九段跆拳道大师“铁拳花郎”崔长白,只见他双手作揖微微拱手行了一礼,才说道:“此来正是,有事请炳林兄出手!”

        “哦?”这位炳林兄闻言一惊,崔长白虽然武术不及自己但是已经是这世上数得着的高手了,还需要他出手这是什么急事?要知道他多年受崔长白的供养,有些事确实说不得要出手的,但是看崔长白气息平稳,眼内神光内蕴并未受伤,先稳住问问,他心下想到。

        “什么事情,让你这大名鼎鼎的九段都需要我这老头子出手的?”

        “周炳林兄,久居人家,或未闻,不久之后,北凉城里有一场龙争虎斗!”

        “哦?是什么争斗,让你也需要人出手?”

        “炳林兄可知唐门?”崔长白并不着急反而询问道。

        “当年略有耳闻,不过还不算是什么大势力。”周炳林摸了摸胡须答道。

        “唐门,最近几年得了个手段非凡武艺出神入化的门主,已经是可以超过洪门一筹的大势力了。”崔长白感叹道。

        “哦,这倒是不曾听闻,不过这一方海外庞大势力与此事又有何关?”周炳林疑惑道。

        “那门主武功号称海外洪门百年来第一人,且不说,她手下最近听说有一人武艺得成,需要练手,于是就约战东亚各国,要横压东亚武术界,而且还给了很重的彩头。”崔长白也是不遮掩的说道。

        “哦?”周炳林沉默不语,内里却思量着,以崔长白这人的心思,东亚第一的名头他是没有兴趣的,也没这个实力,估计是这彩头,他心里就有了不少底气。

        崔长白见周炳林不接话,也不气恼笑呵呵的说道:“我是这样想的,老哥你这么多年也是休养生息,一门武艺已经渐渐不为人知了,这人要拿东亚第一,可不知您当年也是打遍东南亚各国,比武无数次,从不一败的太极高手,尤其是当年在越南活生生锤死了‘杀神虎王’乃东升那可是震动各国。”

        周炳林闻言,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喜意,七八十年代,‘杀神虎王’乃东升是金三角一位赫赫有名的大拳师,武功高强,也就是在这个拳师名头最盛地时候,周炳林在一位越南游击队将军的支持下,上门挑战比武,在众目睽睽之下,用捶法把他捶死,然后又打死了他前来寻仇的十多名弟子。

        这是周炳林年轻时候最为得意的一件事情,经过崔长白一提起,不由自主的摸起了下巴上的几缕胡须,嘴角带着笑意。

        崔长白见话对了周炳林的胃口赶紧接道:“这人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且不说,但是您这位前辈高人去见教一下这年轻人也是不错的,说不得到时候您一出手二十年后又拿了东亚第一,这可是佳话啊,而且孙氏太极也目前还没有传人,这次说不得诸国汇聚,不少年轻人都来了,您也能挑到个顺眼的,一身所学也有所传承,岂不美哉!”

        周炳林听到这话,心绪不免促动,是啊,他都这把年纪了,还没有个能合眼的小辈弟子,老一辈传来的东西,年轻人也不喜欢练了,能在比武会上找一个有志于此的人,传承下去,不弱了我‘武神’一脉的名头,也算是师祖老他人家以后泉下有知不会骂我这不孝弟子,再者我养了这许多年体力虽然依旧巅峰,也不知能保持多久,日后要是仇家找上门来,自己年老体衰可是死的不明白,有了这番思量他心下有了决定,转身开口道。

        “长白啊,此事我应下了,只是为了我这一脉后继有人,我也知你想要什么!”摆了摆手打断了崔长白的辩解,却不见崔长白低下头眼内闪过一丝得意。

        “如果我能赢,这次彩头听你说为数不少,我也不要多了,给我一份让我能教导我日后弟子的,其他的就算还你这些年供奉的人情了。”说罢也不听,崔长白口中只说的老哥出马肯定手到擒来的屁话,示意自己倦了,将几人请出了院外。

        而崔长白此时当然不介意老人的不礼貌,只是心下欣喜,‘小武神’周炳林如此名号也入吾瓮中,此处比武胜算已是八成,嘴角难掩笑意,让跟着来的两人摸不着头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